孟强:成年意定监护制度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中国普法网发布时间:2017-06-20 11:29:16

  近日,中宣部宣教局、司法部法制宣传司共同举办了《民法总则》学习宣传系列网上谈活动,邀请到了来自人民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政法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高校的民法学、伦理学、社会学等领域知名专家和学者参加访谈,并就相关问题回答网友提问。

  [主持人]:《民法总则》提出了成年人监护制度,成年人可选定自己的监护人。 孟教授,您如何理解监护制度这一变化?成年人任意监护制度和未成年监护有何不一样?如何理解胎儿利益受法律保护的规定?

  [孟强]:《民法总则》第33条规定了成年意定监护,意定监护和法定监护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在他意志清醒的时候就可以与别人协商,书面形式确定自己以后的监护人,一旦自己丧失全部或者部分的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由这个选定的监护人担任他的监护人。这个制度相对民法通则来说是一个新增加的制度,但是在我们国家法律体系上,最早来自于2012年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26条规定了老年人的意定监护,此次《民法总则》扩张到了所有成年人的范围。成年意定监护制度主要是扩张了监护人的范围,可以自由选择事先协商。跟未成年的监护制度相比有一些自己的特点。

  未成年人的监护制度就是法定的,就是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成年的兄姐,你不能自己选择。但是成年意定监护制度就可以选择谁将来担任你的监护人。还有就是监护的范围也不一样。未成年人监护制度,范围是法定的。作为子女不能只要求父母提供生活开销,而不让父母管自己的学习成绩。但是成年意定监护就可以通过协议的方式约定哪些事项不交给他监护,哪些事项不交给他,不交给他的部分还是可以交给法定监护人来处理。

  成年意定监护制度在我们国家有特别重大的现实意义。为什么?因为我们国家老龄化的现象很严重,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一个国家的老年人口,就是65岁以上的人口占到总人口比重7%的时候就进入到老龄化社会,到14%的时候就叫老龄社会,到20%的时候就到了超老年社会,我们国家在2000年的时候,65岁以上的人口达到了8800多万,正好达到当年7%的总人口数。所以,我们从2000年的时候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据2015年国务院统计的最新数据,我们65岁以上的人口达到了1.4亿,占总比重的10.5%,所以我们已经快要到老龄社会。成年监护制度运用比较广泛的就是老年人。特别是我们国家一方面是社会迅速的老龄化,另一方面,人的寿命又在增加,我们的人均寿命多高了呢?据国务院的统计,2015年人均可预期寿命已经达到76岁。经常听到相关报道,七旬老人还要赡养自己九旬的父母,当他的监护人,那个困难是可想而知的。同时我们还面临人员大幅度流动的现状,因为我们的城镇化在加剧,很多人都要外出务工。据统计,2015年外出流动的人员达到了所有人口的六分之一,将近2.5亿。就是6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人是流动人口。同时,统计发现,这些流动人口里面,老年人只占7%,也就是说93%的老年人没有跟随这些流动人口去流动,而且岁数越大,流动的比例越低。这说明什么?说明绝大多数老人并没有跟随这些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在劳动地居住下来。年轻的外出务工人员没有办法在所居住的地方把自己的家人,尤其是老人给就地安置。这也说明我们城市里面的生活成本比较高,医疗、居住各方面资源也比较紧缺。这样就带来一个问题,大家传统上就是居家养老,天伦之乐,子女在父母的身边,父母老了,子女照顾父母,但是人员大幅度流动的情况下,比如说子女在外国上班,在异地工作读书等等,就没有办法了。所以,空巢老人、独居老人也是非常多。据统计,2020年,我们空巢老人大概会达到1.2亿,所以,传统的居家养老模式必须要改变,必须扩大监护人的范围。成年预定监护制度就比较好了,比如说独居老人按照法定的顺序没有办法选择一个合适的,比如配偶没有了,父母去世了,子女不在身边,只能选择关系比较疏远的近亲属,这次成年意定监护就可以选择自己信得过的,比如好姐妹、邻居,或者村里面的干部什么的,他都可以选择他将来担任自己的监护人,这是一个非常有重大现实意义的制度。

  《民法总则》第16条规定,涉及到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我们都知道在民法上,自然人的权利能力始于出生,终于死亡。胎儿在出生之前,是母亲身体的一部分,不是一个独立的主体,不享受独立人请求权。这个时候如果受到什么损害,只能是以母亲的名义。为什么这次赋予他独立的请求权?是为了扩张对胎儿的保护,体现民法的人文关怀。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是在继承的时候,要为胎儿预定特留的份额,这是我们继承法规定的,遗产分割的时候要为胎儿预留一定的份额,这是民间说的遗腹子,要留下一定的份额。

  第二种情况就是接受赠与,对一个胎儿进行赠与,这个胎儿生出来是活体的,这个赠与就有效。

  第三种情况,母亲在怀孕的时候,受到了外界的侵害,比如说怀孕的时候,遭遇车祸,或者是服用了药物是不合格的,或者吃了什么食品是不合格的,导致胎儿出生之后有缺陷,或者畸形,这个时候,只要胎儿是活体,他就可以独立地请求损害赔偿。如果是死体,只能是母亲以自己的身体健康来请求了。还有一种就是当胎儿出生之后,他的监护人,比如说父亲、母亲因为别人的侵权行为去世了,他就可以找侵权行为人主张生活费用的赔偿。主要是体现在这些方面。这就是我们民法对人的一种关爱。

  现在民法对人的保护已经向前和后延伸了。本来是出生到死亡这一段,我们向前延伸到胎儿乃至于受精卵的保护,向后延伸到人去世之后的尸体、尸骸,以及死者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都给他保护了。

  (孟强:北京理工大学副教授)

(责任编辑:王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