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雷:《民法总则》让民法典扎根于中国社会土壤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中国普法网发布时间:2017-06-20 11:22:07

  近日,中宣部宣教局、司法部法制宣传司共同举办了《民法总则》学习宣传系列网上谈活动,邀请到了来自人民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政法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高校的民法学、伦理学、社会学等领域知名专家和学者参加访谈,并就相关问题回答网友提问。

  [主持人]:王教授,前两期我们也提到,民法典和信仰、习俗、共同意识这些民族的“精气神”互通共联,需要从中国文化土壤中汲取养分,作为中国民法典的开篇之作,民法总则如何让民法典扎根于中国的社会土壤,体现中华民族的“精气神”,您能否举例说明?

  [王雷]:《民法总则》第一条,立法目的条款讲到要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从具体制度的设计上,也是直面中国问题,奉献中国智慧,总结中国经验,展现了丰富的中国元素。具体可以举几个事例说明。

  首先,从价值理念上,民法总则第一条开篇就讲要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们国家文化软实力的一个灵魂,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将《民法总则》的法治和德治做了一个有机结合,体现了《民法总则》和民法典的道德底蕴。这是《民法总则》精气神扎根中国土壤的鲜明体现。这是从价值理念的层面上的一个事例。

  当然在一些具体的制度上,也有一系列进一步细节的展现。比如说再给大家举一个事例,《民法总则》在法律条文上,也进一步强化了家庭在组织伦理生活和市场经济生活中的重要作用。比如,《民法总则》第26条第一款规定了父母对于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第二款规定了成年子女对父母的赡养、扶助和保护的义务。这两个条款体现了家庭在育幼和养老方面的功能,这也是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一个体现。另外家庭不仅在养老育幼上具有重要的功能,《民法总则》还充分发挥家庭在组织市场经济生活中的重要作用,这特别体现在《民法总则》在自然人这一章最后一节,专节规定家庭以户的形式来参加经济生活。比如个体工商户和农村承包经营户,分别规定了这两户对于财产权的归属和民事责任的承担,这也是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的一个立法的回应,因为两户的民事地位,在比较法其他国家和地区是没有先例的。这是在具体制度上的又一个体现。

  最后一个事例,《民法总则》还充分完善和发挥社会治理机制。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讲要推进法治社会建设,在法治社会建设的过程中,就离不开民事主体以团体的形式来参与民事活动,在《民法总则》第三章法人这一章里面,就具体规定了民事主体团体的形式参加民事活动的具体类型,包括营利法人、非营利法人、特别法人,营利法人比如企业法人,非营利法人比如各类社会团体法人,特别法人在第三章第四节也有规定,机关法人、集体经济组织法人、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法人,这些也都是在团体类型上的一个创新。当然,在团体治理机制上,《民法总则》也有很多探索,民事主体参加团体活动要通过具体的方式方法来参加,这个方式方法在《民法总则》中就具体规定是决议行为。比如说在参加公司治理的过程中,公司的股东通过参与公司股东会,股东会通过做出决议的方式形成一个公司的团体的意思。这种有关决议的法律规则,在《民法总则》中也有相关具体的体现。比如在85条规定了营利法人决议行为的效率瑕疵,94条第二款规定了专注法人决议行为的效率瑕疵。134条第二款还规定了决议行为的成立要件。这些都是《民法总则》在完善团体治理的手段方面的一个立法回应。

  上面的种种,我个人认为,都是《民法总则》植根中国现实,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的一些鲜明的中国元素。

  (王雷: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责任编辑:王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