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伤痕的家庭暴力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2016-03-04 09:47:35

 

古稀老人缘何三次离婚不成

据说“床头吵完床尾和”是夫妻吵架的最高境界。恋爱中男女的吵架,有各自的战术选择——比如对方揭老底儿时要如何应对,甚至对方挥拳头时要如何自卫反击。网上有攻略,前辈有经验,父辈有指导。这些架,都算吵在明处,有事说事,激烈动荡一场过后,两人可以继续过自己的小日子。

然而,有一种不吵架却比吵架更让人痛苦的情形,那就是冷暴力。对于家庭冷暴力,官方给出的定义是这样的:家庭冷暴力,多指夫妻双方产生矛盾时,漠不关心对方,将语言交流降到最低限度,停止或敷衍性生活,懒于做家务等行为。

从字面上看,冷暴力似乎可以形容为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如果说家庭暴力是一记闷拳,那家庭冷暴力就可以称得上是容嬷嬷手中的绣花针。

受了家庭暴力,可以让法医鉴定,几级伤害都有明确标准;受了家庭冷暴力,大多却只能打碎牙肚里吞,无论寂寞和冷漠多么巨大,也是任何手段都无法检测出来的。

也正因如此,因冷暴力欲离婚者,经历N次离婚诉讼似乎成了“正常”现象。

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就有这样一位古稀老人。在外人看来本是少年夫妻老来伴之时,谢老太却第四次将丈夫告上法庭,要求离婚。

老两口1966年相识相爱成婚,可在这几十年的围城中,现年72岁的谢老太却成为一名家庭冷暴力的受害者。

丈夫王大爷脾气古怪,常无端责骂老伴,争吵成为家常便饭,更过分的是,他还往做好的饭菜里扔脏东西。

谢老太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暴力生活,便萌生了离婚的想法,要求平分夫妻共同财产——虽然简单,但谢老太在法庭陈述时的抽泣却令人动容。

自2009年5月起,大约每隔一两年,谢老太便会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三次均在法官的悉心调解下和好,并约定王大爷每月给付谢老太800元的生活费。但王大爷仍像前两次一样,不按调解书的约定履行义务,以致于谢老太第四次到法院要求离婚。

王大爷则表示,“这么大年纪还闹什么离婚,丢不起脸面”,不同意离婚。

面对两位古稀老人,法官担心离婚后各自生活无着落,希望做调解工作使二老重归于好,可此次谢老太态度坚决,执意要离婚,不同意调解。

最终法院认定在法庭一次次调解和好后,原、被告的夫妻感情未得到改善,原告已是第四次起诉离婚,可见双方无和好可能、无继续共同生活的基础,准予二人离婚。

如果说,谢老太的四次起诉还有年老之托辞,那么生活在辽宁省鞍山市的黄丽(化名)的不幸则完全缘于冷暴力的认定难。

黄丽婚姻生活的转折是2011年,也就是女儿出嫁后,夫妻俩的单独共处。

在那以后,丈夫越来越不爱待在家里。下班晚饭后,就出去下象棋,直到半夜才回家。周末除了钓鱼就是和朋友聚会,即便待在家里也靠看电视打发时间,对她则视而不见。

就这样,又一个女人发现——家真的成了丈夫的旅店。

黄丽经常为此跟丈夫理论,丈夫的观点是“老夫老妻的,哪有那么多话?这把年纪了,还要什么浪漫”。

2012年年初,黄丽大病一场,但丈夫张文(化名)依旧我行我素。再往后,张文甚至有时不在家居住,直到两人彻底分居。

长期被冷落让黄丽心寒,2012年10月、2013年8月,她先后两次到法院起诉要求与张文离婚。

但是,由于对冷暴力证据的认定存在困难,法院在审理黄丽这起案子时异常慎重。因黄丽没有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法院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

2015年2月,黄丽第三次起诉离婚,终于得到了法院的支持。法院经审理认为,夫妻关系存续与否应以感情为基础,判决离婚应以感情是否破裂为标准,如感情确已破裂,应准予离婚。

“最近几年,因遭遇冷暴力而提出离婚的逐年增多,并且不好调解。”处理黄丽离婚案件的法官如此坦言,冷暴力在实际的离婚案件中体现为夫妻间缺乏沟通交流,导致夫妻感情受损。不乏一方故意制造冷暴力,造成长期分居,最终以分居时间长、感情破裂为由离婚。

新法施行或将解救受害者

10%,这是一个关于家暴的数字。

根据权威统计,真正能够通过司法诉讼程序最终认定属于家暴行为的案件数量,仅占同类案件总数的10%,而冷暴力案件的数字会更低。

业内人士认为,司法实践中,家暴案件仍然受到“举证难”“取证难”以及“认定难”等现实因素制约,畅通反家暴的“最后一公里”确有必要。

“家庭内的冷暴力隐蔽性比较强,一般人认为这是夫妻私事,因此外人很少得知,甚至当事人都未必意识到自己是精神暴力的受侵害者。和肉体上的伤害相比,精神上的伤害很难找到法律依据。冷暴力很难界定,实际举证也存在困难。”北京律师秦永乐向记者分析说,在她承办的多起离婚案件中,也有长期不与妻子说话、长期拒绝与一方过性生活、长期对一方冷言冷语等判例。由于当事人很难判定是否属于精神层面的暴力,多以感情不和为由起诉离婚,真正以冷暴力起诉的很少,法官最终也是依据情感是否破裂进行判决。

在很多人观念中,家庭暴力是家务事,外人一旦介入可能会激化矛盾甚至导致更为严重的后果。没有伤痕不见鲜血的家庭冷暴力更是夫妻拌嘴之后的正常冷战。人民网强国论坛进行的调查显示,高达77%的认为这种行为不需要社会干预。

事实上,这种冷暴力往往不仅存于夫妻之间,许多隐匿于赡养案件、离婚案件、遗产继承纠纷案件和家庭纠纷案件中的谩骂、恐吓等精神侵害,因没有造成肉体伤害后果,在案件审理中也很难得到相对应的权利救济。

87岁的河南独居老人和某就曾经历这样的难言之隐。

一场车祸造成和某生活不能自理,三个子女因宅基地和土地流转租金分配等问题产生矛盾,长子和次子不仅不再支付和某的赡养费、医疗费等,还常常恶语相向、恐吓咒骂。

2014年11月,贫病交加的和某将两个儿子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决两个儿子支付赡养费和后续治疗费用。

但因当时他们对老人所实施的辱骂、恐吓等行为因没有造成伤害后果,法院难以对其进行制裁。在法官和乡村干部的斡旋调解下,该案虽已调解,但在基层农村造成的恶劣影响却难以挽回。

不过,这种精神暴力难以被判定为“家庭暴力”的现象或将得到改变。

在今年3月1日正式实施的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中,家庭暴力的范畴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均属家庭暴力。

在证据认定方面,除证人证言和法医鉴定之外,录音录像等电子证据和公安部门处警记录也可作为家暴的证据,使得家暴行为的认定更加的清晰和简便。

同时,反家暴法明确了人身保护令适用的时机、场合与范围,对家暴受害者的权利救济有了新的渠道。从此,家暴的定义不再模糊,保护范围更广,证人顾虑更少。

因此,我们期盼着:家庭暴力案件将会越来越少。

制图/李晓军

(责任编辑:于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