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伤痕的家庭暴力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2016-03-04 09:47:35
 

关注理由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3月1日,备受关注的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家庭暴力的范畴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值得一提的是,冷暴力被纳入其中。不过,要想破解这一存续多年的难题,似乎还有很多难关要闯。

法制网记者 赵丽

“君无狂司马,我何由得相见?”

一个“何”,说话者的幽怨、伤感似乎能够穿越时空、冲破古文白话文之代际,直达人心。

怨者是东晋时期的南康长公主,被怨者则是她的丈夫桓温。随着丈夫权势越来越大,公主开始日益受到冷落。最终,只有在利用公主的君主权威,桓温才会来到公主闺房。

令人哀叹的是,贵为一朝公主,面对丈夫如此的冷暴力,也只能如此一句而已。

光阴荏苒,1700年后的今天,家庭冷暴力似乎被时光冻结,仍以各种方式的冷落、忽视,折磨着万千围城中的人们。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成为很多人眼中解开这一千年难题的钥匙——冷暴力被纳入其中。不过,要想真正破解家庭冷暴力,似乎还有很多难关要闯。

不堪冷暴力女子砸死丈夫

本能地回头那一瞬间,她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不过,这一天真的来了,她却没有无数次想像中的那样颤抖、恐惧,反而轻松地笑了一下。

她叫陈娟(化名),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拜泉县人。在1997年到2009年12年间,她有另外一个名字——李清。不过,即使不改名字,她也早已不是曾经的她,曾经小眼睛、单眼皮的普通农妇通过整容和化妆,变成了双眼皮、大眼睛,黄头发、全身运动装的都市少妇。

如此“蜕变”,原因只有一个——她是名杀人的在逃犯罪嫌疑人。

杀人动机则是——不堪家庭冷暴力。

1997年以前的陈娟,平静地生活在老家农村,嫁人、生子,每天如普通农妇一样做着农活和家务。她一度认为,自己的人生会一直这样下去。

不过,丈夫的一系列变化,让这一切戛然停止。时年31岁的陈娟突然感觉到了丈夫刘贵田(化名)的变化。

曾经温暖的家逐渐如旅馆一般,丈夫每日几近凌晨归家,之后便倒头就睡,不再愿意多说一句。感到变化的陈娟也曾经试过和丈夫聊天,但是丈夫根本不想回答。她也曾尝试过用妻子的爱来温暖他,但是刘贵田根本不愿意多和她接触。

丈夫的态度让陈娟不得不心存疑虑。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她发现了刘贵田的秘密——出轨。

即使如此,朴实的陈娟最先想到的是隐忍,用爱唤回丈夫,但收效甚微。

对于正值中年的陈娟来说,这种冷暴力远比丈夫的拳头厉害得多。

“以前,刘贵田喝醉后与我吵架,曾经动手打过我,虽然很伤心,但我可以忍,因为觉得他要这个家,酒醒之后还会求我原谅。可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后,对我理都不理,这种冷暴力比打在身上更让我心痛、绝望。”对于曾经的痛,陈娟这样供述。

1997年9月20日晚,陈娟决定再努努力,只要丈夫改过,她愿意原谅丈夫。可是,刘贵田又像以往一样醉酒回家倒头就睡。

看着丈夫的睡容,陈娟眼前浮现出了丈夫冷漠的样子。她绝望了,环视了一下家里,将目光定格在一个一米长的擀面杖上,然后拿起它向丈夫的头上猛砸了下去,一下、两下……直到刘贵田无声地倒在血泊中。

此时的屋里、床上到处都是鲜血。陈娟看了看自己的家,趁着夜色逃走了。

之后,刘贵田的尸体被发现,陈娟被警方列为网上追逃人员。

为了逃避法律的惩罚,她12年没有回家,没有见过母亲,没有见过儿子。12年,当她感觉过往似乎已经如噩梦一样尘封,不会再走近现实的时候,却不知天网已经将其紧紧罩住,让她无法挣脱。

落网的陈娟似乎得到了解脱,但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不得不反思,是谁将陈娟推向了杀人的深渊?并且,类似的案件还在不同的地方上演。

2014年7月27日晚,同样因为难忍长达10年时间的家庭冷暴力,27岁的小云在福建泉州安溪县凤城镇一间租房内,黑夜里手握一把匕首,刺向了躺在身边41岁丈夫王龙的心脏;

因为女儿是否去外地求学,殷颖夫妻俩产生分歧。此后,丈夫便将坚持把女儿送走学习的殷颖当成家中的空气:不吃她做的早餐、晚餐,甚至午夜前很少回家。即便回来,也是一言不发。殷颖开始自虐以引起丈夫的注意,但丈夫却越发冷漠。

……

家庭冷暴力,可以说是上述惨案的罪魁祸首。

然而,家庭冷暴力已不是偶发。中国法学会曾对浙、湘、甘三省3500多个家庭做过调查,数据显示,三种家庭暴力发生率排名依次为冷暴力、身体暴力、性暴力。在存在矛盾的家庭中,六成以上的家庭出现过“冷暴力”。

中国著名心理学家刘喆对北京、天津、武汉、长沙四地两千多个家庭的调研结果也表明,有93%的家庭对自己的婚姻质量不满意,70%以上的家庭都有过或正处于不同程度的冷暴力。

(责任编辑:于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