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普法平台
欢迎您进入智慧普法平台!
疫情不退战斗不止战士不归 海关关员坚守旅检口岸卫生防疫第一线
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 2020-02-10 11:28

  

     天津邮局海关最大限度压缩疫情防控物资通关时间。顾建柱 摄

  

  广州海关对发热空乘人员进行流行病调查。邵子成 摄

   

  大窑湾海关关员正在验放一批进口防疫物资。李进 摄

   

  北京海关对出入境旅客开展体温监测。甄凯 摄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蔡岩红

  今年春节注定不寻常。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突袭,为防止传染病跨境传播,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在机场、车站、码头、邮局等各口岸现场,全国各地海关关员,放弃休假,舍弃小家,以疫情不退、战斗不止、战士不归的决心,坚守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场上。

  “没有理由不坚持”

  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武汉沦为重灾区。

  1月24日晚,海关总署向武汉海关下发通知,要求设立专门受理窗口和绿色通道,第一时间为防疫物资办理通关手续,对进口捐赠物资实施快速验放。武汉海关遂在官网上发布通告,公布了一批海关工作人员的咨询电话。记者注意到,武汉海关所属天河机场海关综合科科长卢燕萍的手机号位列首位。

  武汉海关捐赠咨询群、机场海关肺炎防控工作群、武汉海关捐赠清关咨询群、长沙黄花山岗捐赠物资群……这是卢燕萍手机里微信工作群。

  工作群建立以来,卢燕萍就处在满负荷的工作中。春节期间,亲朋好友都在微信中问候拜年,卢燕萍却忙得无暇顾及,她只能抽空在微信中统一回复:“一线的同事们彻夜工作,比我更累更忙的都有;大女儿会在我头晕眼花时帮我回复微信;小女儿会在我疲惫不堪时给我温暖的抱抱,我没有理由不坚持下去。生病几年来,我从来不喜欢拿我的病说事,我只是觉得我多接一个电话多回复一条微信就会有多一些捐赠物资到武汉。

  在严密的监管措施下,天河机场海关卫生检疫岗位的工作量成数倍增长。与此同时,他们还要承担旅客不理解、不配合的巨大压力。“我身体没有问题,凭什么要我测体温!”“你凭什么不让我走!我投诉你!”……旅客们大声的斥责和质疑,是关员们每天都要接连不断应对和解决的工作内容之一。

  尽管如此,卢燕萍仍满怀希望的对大家说,他们始终应该把目光放到阳光面,武汉一定会渡过这次难关,愿大家都安好。

  支援检疫义无反顾

  “新加坡TR188航班上可能载有大量武汉旅客,将在晚上9点抵达杭州,萧山机场请求支援。”得到消息,除夕之夜当天本就在卫生处支援的袁立,连个电话都来不及给家里打,就急奔萧山机场。

  海关卫检人员第一时间登机检疫,袁立和其他支援人员则在入境大厅的隔离区内给先下飞机的200多名无武汉旅居史的旅客进行体温检测。为确保万无一失,机上116名武汉旅客,必须采用一对一的腋温测量和医学排查,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排查进入后段,接连几名武汉旅客有的发烧、有的咽痛,袁立和同事立刻将这几名旅客带至负压隔离室等待进一步流行病学调查。这时,袁立接到了更加艰巨的任务。

  “负压隔离室的流调采样人员忙不过来,需要支援,你参加过技能比武,能不能顶上?”

  “好!”袁立只回答了一个字就走进了负压隔离室。这是卫生检疫中难度最大、风险最高的工作,做的不好,不仅会增加自身感染的可能,更会因采样不到位让病患成为漏网之鱼。站在疑似病例的面前,袁立安下心来,询问情况、采集样本、填写送样单,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大年初一凌晨2:38,将最后一名疑似病例送上救护车,精疲力尽的袁立推开了负压隔离室的门,长时间穿着防护服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久站的脚后跟也钻心地疼。TR188航班共确诊8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其中2人是袁立排查中发现的。

  “爸爸,我们不哭”

  “喂,爸爸,你今天晚上要早点回来哦,妈妈做了好多好吃的,等你回来吃年夜饭啦。”

  “宝贝,对不起!爸爸刚刚接到通知,这次的疫情严重,今天可能回不了家了。”

  这是1月24日晚上9岁的夏梦瑶和爸爸夏春的视频通话。那天是大年三十,身为上海虹桥机场海关副关长的夏春按照值班计划,早早来到虹桥机场海关开始工作,出门前他已和女儿约好今晚一起守岁。

  然而,疫情防控进一步升级,让他不得不“失约”了。海关总署的紧急视频会议对防控工作进行了详细的部署,作为虹桥机场海关分管旅检的负责人,夏春意识到自己必须时刻在一线。

  现场人力资源紧张,夏春就自己上,指挥分流、回答疑问、检查体温;现场防护设备告罄,夏春主动把防护眼镜、防护面罩、防护服让给一线关员;为了确保第一时间快速反应,夏春吃在办公室,睡在备勤室。

  初三下午,连续工作了4天的夏春终于得空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刚刚躺下就打起了震天的鼾声,然而不到5分钟,现场的电话又让这位高大的汉子再次披挂上阵。

  “晚上,我和妈妈躺在床上看微信,我又看到爸爸在机场工作的照片,爸爸没有穿防护服,我知道,他是把防护服省下来给了其他人……看着爸爸戴着口罩,坚定的手指向前方,突然,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懂事的夏梦瑶,将对爸爸的思念写成了作文——“爸爸,我们不哭”。

  “我是一名党员”

  看到妈妈收拾东西即将离开家门,李玉娟的儿子劝说:“您五十多岁了,身体也不好,现场那么危险,能不能别去了?”李玉娟轻描淡写地回答:“17年前的非典,妈妈也做着同样的事情,现在有啥好担心的。”

  李玉娟,是广州海关所属广州车站海关卫生检疫科关员。工作30年来,在卫生监督和检疫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今年春节期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严峻,李玉娟主动请缨,取消了休假计划,第一时间加入疫情防控战。

  由于长期高负荷工作,李玉娟左右两边视网膜穿孔,先后做了4次手术,如果长期盯着监控屏幕很容易造成视网膜脱落。

  然而,再次奔赴前线的李玉娟,没有心思考虑到自己,一到岗即马不停蹄地开展工作。1月26日,往返粤港两地的旅客大幅回升,虽然广州迎来了年内的最低温,她却忙得直冒汗,突增的工作量让本来体弱的她愈发疲惫不堪。同事们都劝她回家休息,她却只是找个角落,在一方小桌上打了会盹儿,便继续投入战斗。

  有人问她:“能坚持住吗?”她微笑着说:“我是一名党员,我能。”

  只想来个“葛优躺”

  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这个春节对于瑞丽海关驻姐告办事处旅检一科副科长熊丽娜来说有些漫长。

  瑞丽口岸是中缅边境人员、车辆、货物流量最大的陆路口岸,尽管正值春节假期,每天出入境的人员仍达到了2万人以上。“由于人力资源紧张,每个人都是一岗多责,受疫情影响,最近工作的强度还是挺大的。”熊丽娜说这些话时显得很平淡,实际上她与同事每天从上岗到下班6小时左右都没时间喝一口水、上一次厕所,只是拿着电子测温枪的手不断起起落落,一句“请配合海关测量体温”。的简单话语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尽管凳子就放在身后,不知和大腿触碰了多少次,但却没时间坐下休息几分钟。熊丽娜经常开玩笑说,每天下班回去她只想来个“葛优躺”。

  1月25日起,海关总署重新启动了出入境人员填写健康申明卡制度,熊丽娜一大早就与同事在国门一线忙活起来。但在工作中她发现,有的缅甸边民不识字,在填写“健康申明卡”时存在很大困难。为此她急忙调整科内人员配置,让熟悉缅语的同事专门负责这个岗位,并向上级及时汇报,聘请了几位翻译前来支援。见边民戴口罩率低,她便一边叮嘱同事告知疫情的严重性,一边向上级汇报建议缅方做好疫情防控宣传工作。看着戴口罩出入境的缅甸边民越来越多,熊丽娜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责任编辑:杨卓)
 
智慧普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