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普法平台
欢迎您进入智慧普法平台!
北京朝阳法院探索打造涉老案件集中审理模式
法治日报 2021-11-25

  □ 本报记者 张雪泓

  近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召开“涉老年人权益保护工作举措暨典型案例发布”新闻通报会。记者在会上了解到,朝阳法院探索打造涉老民事案件集中审理模式,由亚运村人民法庭专门审理涉老民事案件,探索涉老案件特别审理程序,引入家事调查、心理慰藉、回访帮扶等制度,为涉案老年人提供更为精准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据了解,截至2020年年末,朝阳区60岁及以上常住人口为70.9万人,占比20.5%,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成为新发展阶段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近五年,朝阳法院审理涉老民商事案件近五万件,较前五年增长42%,涉老年人案件量呈上升趋势。从案件类型看,涉老合同类案件量较前五年增长50%,表明老年人参与社会经济生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有所提升。

  朝阳法院政治部主任刘黎介绍,为进一步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朝阳法院推出了息讼安老、诉讼便老、善意援老、智慧助老、普法护老五大工作机制,从推动涉老纠纷源头化解、提供涉老案件便捷服务、帮助受困老人纾难解忧、确保智能技术与老共享、强化尊老理念宣传引领五个方面,探索老年人权益保护的司法路径。

  通报会上,朝阳法院发布了一起“因手续复杂老人继承遗产未果,法院‘多走一步’解难”的典型案例:王某与于某婚后收养了一子,后与养子解除了收养关系,并明确养子无继承权。2016年于某病逝后,王某去银行提取其银行卡中遗留的30万元存款。因连续3次输错密码,银行卡被“锁”,王某取款无果。2018年,95岁高龄的王某将银行诉至法院。

  银行工作人员表示,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执行〈储蓄管理条例〉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王某需提供经公证的继承权证明书或法院生效文书,证明其合法继承人身份后方能提取存款。因与养子失去联系,养子无法到场办理公证,王某只得起诉确认收养关系已经解除。拿到法院生效判决后,王某又因无法提交公证需要的诸多证明材料,不得不作罢。此事前后历时两年,王某依旧没能顺利将存款取出。

  朝阳法院认为,收养关系解除后,养子无权继承于某的遗产。王某作为于某唯一的法定继承人,依法享有于某生前在银行存款的继承权,故对王某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案件办理过程中,朝阳法院发现《规定》设定的支取条件过于复杂,遂向银保监会发送司法建议函,建议在保障储户存款安全的前提下,简化存款支取手续,对能够提交储户死亡证明、结婚证、户口本等材料,足以证明合法继承人身份的,准予支取存款,为继承人取款提供更多便利。

  据了解,根据朝阳法院的司法建议,银保监会、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简化查询已故存款人存款相关事项的通知》,银保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简化提取已故存款人小额存款相关事宜的通知》。两个新规定简化了查询程序,取消第一顺序继承人、公证遗嘱指定的继承人或受遗赠人提取1万元以内存款的继承公证要求,同时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扩大受惠人群范围,允许银行在5万元以内自行上调免公证提取的金额上限。相关规定的修改,让老年人去世后银行存款查询、提取不便的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责任编辑:赵子贺)
 
智慧普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