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普法平台
欢迎您进入智慧普法平台!
首页 > 法治理论
西周时期的司法防错机制与程序正义追求
来源: 法制日报 2020-01-15 11:10

  □ 贺彤

  本着“敬天保民”“恤刑慎罚”原则,西周统治者建立了一整套防范司法冤案错案的程序或制度机制。这些机制主要有:据证审判以防单凭口供定罪之制,当庭举证质证之制,集体陪审制或臣民参与司法之制,以及疑罪从无从轻(赦赎结合)规则等。这些努力,旨在以全方位程序机制防止错案发生。

  首先,在“恤刑慎杀”“列用中罚”的原则指导下,西周司法强调对刑狱保持敬畏和谨慎,反对重刑滥刑,倡导谨慎裁判,重视证据在案件定罪中的作用,将证据充分作为认定入罪的必要条件。法律规定,只有犯罪意图而无相应证据的案件,不能受理,不能判决(《尚书·吕刑》“有旨无简不听”),此种防止司法官滥权制造冤案的机制果断精准。西周还建立了司法检验制度,司法官(“理”)须定期对涉案人或物之伤痕、创痕、折损情况等进行检验审察,核实案件事实,以作出公正裁判(《礼记·月令》“孟秋之月……命理瞻伤,察创,视折,审断,决狱讼”)。这一审察程序,实际也是错案预防程序。

  其次,西周建立了辨别口供真伪的“五听”诉讼程序制度。司法官在审判案件时,通过观察当事人在陈述时的语言表达、面部表情、说话气息、听觉反应以及眼神等细节来判断其陈述真伪(是否说谎)。如果当事人有语无伦次、面红耳赤、喘息急促、听觉迟钝、双目无神等特征中的一项或几项,法官就可认定其所言非实。这种有一定心理学基础的证据识别程序,也体现了西周司法兼顾实质公正与程序正义的要求。

  为确保证据真实,西周法律还要求诉讼当事人双方出庭质证。《尚书·吕刑》记载道“两造具备,师听五辞”(汉人注为“古者取囚要辞,皆对坐”),这反映出当时的庭审程序要求当事人双方对面而坐,对对方提出的证据进行质证,由法官根据双方的质证辩驳来确认证据真伪,最后据此定罪。甚至证人也必须出庭作证,接受质对。在出土西周“散氏磐”铭文中,有矢氏侵犯散氏土地权案记录,说双方共请了二十五位证人,全部出庭作了对质。

  再者,为保证司法裁判权谨慎行使,西周还确立了“三刺”这种近乎“民主司法”或“公众司法参与”的审判程序。在重大疑难刑事案件审理中,西周法律规定,周王和司法官员必须询问和听取群臣、群吏和万民的意见(《周礼·秋官·小司寇》“以三刺断庶民狱讼之中:一曰讯群臣,二曰讯群吏,三曰讯万民”),来决定诛杀或从宽,适用重刑或轻刑,以确保审断正确无误。孟子称道古时有经“左右”“大夫”“国人”三级征询意见程序后才定罪处刑之制,大概就是对西周时集体陪审制度的回忆。此种情形,类似于古希腊赫里埃陪审制和“贝壳放逐法”。西周还设“司刺”专官,专掌“三刺”启动运行,并负责协助司寇审理狱讼。为保证“三刺”正常运行,法律还规定了具体程序。据《周礼·王制》记载,司寇审理狱讼必经“三刺”程序,不可或缺(“司寇正刑明辟,以听狱讼,必三刺”)。若刑案存疑,司法官要更加广泛地征询民众意见;民众若对案件事实表示怀疑,则将嫌疑人无罪释放(“疑狱,泛与众共之;众疑,赦之”)。出土青铜器“琱生簋”和“琱生尊”铭文,记录了西周时一起土地侵占案。该案被告为西周贵族琱生,主审官为周王宗族大臣召伯虎。铭文载,在案件裁决前,召伯虎三次动用“讯”程序(“余既”“余以邑讯有司”和“今余既讯有司”)征求意见。这种臣民集体陪审程序,显然旨在以程序正义保障审判结果的公正。

  此外,西周还建立了司法逐级上报审核的程序制度。这种自上而下的审查监督方式,旨在慎重刑狱,减少错案发生率。《周礼·王制》载,凡重大疑难狱讼,其审理结果(包括事实认定、引法拟判)先由“史”报给“正”,“正”再报“大司寇”;如此三次审核之后,还要上报给“王”;周王再命三公共同听审;三公审毕再上报周王,最后才能定判并执行刑罚。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为防止错判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西周还确立了疑罪从无或从轻的原则及相关程序。《尚书·大禹谟》和《左传》都记载,西周确立了“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即疑罪从无原则。《尚书·吕刑》记载当时有“五刑之疑有赦,五罚之疑有赦,其审克之”,“墨辟疑赦,其罚百锾……大辟疑赦,其罚千锾”与“五刑疑,各入罚”的制度。这些均体现了西周法律奉行司法权谦抑行使的原则。当时的疑罪从赦,不一定都是今人理解的全案无罪或无条件释放,而是代之以“赎”或罚锾。遇疑罪时,周制采取了使当事人损害最小、考虑民愤平息但留有余地的处理方式。

  最后,西周还建立了法官违法渎职责任追究制。通过明确法官责任,倒逼官员谨慎司法,防止错案发生。《尚书·吕刑》记载了关于司法官责任的“五过”制度。若法官未能公正适用法律使民甘服,那么就要以“五过”之制加以处罚(“五罚不服,正于五过”)。“五过”规定了司法官常犯的五种不法行为——权力干涉、公报私仇、徇私枉法、索取贿赂、受人请托等(“惟官、惟反、惟内、惟货、惟来”);官员如有这五种情况之一就要被问责。

  总之,为保证司法活动公平、公开地进行,为促进审判结果的公正,西周统治者建立了一系列防范错案的诉讼审判程序。比起后世“重实体,轻程序”的司法理念和操作模式及某些流弊,我们必须承认,西周司法制度在重视程序正义,注重通过正当程序促成案件审判结果公正,重视冤假错案防范的实在机制建设等方面,有着相当出色的成就,值得我们注重和借鉴。在三千多年前的中国,已经将防冤程序设计到了如此高的程度,是相当了不起的。这份司法文明的历史遗产,值得今人珍惜和弘扬。

  (作者单位:杭州师范大学法学院)

(责任编辑:金燕)
 
智慧普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