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臂甲”
稿件来源:
发布时间:2019-08-09 10:40:45

从警路上

□口述/梅 轲

撰写/李文彬

时光如白驹过隙,又值盛夏。去年此时,我初任派出所副所长,铆足了劲抓禁毒工作,但在抓捕一名吸毒人员时挂了花。

去年7月的一天中午,我们经过数天摸排,在一条大街准备抓捕一名吸毒人员。我们各就各位后不久,只见一名体态偏瘦、神情恍惚的中年男子骑着一辆电动车过来,停在路口张望。“就是他,行动!”确认无误后,我趋步上前,悄无声息地绕到他的背后,上前一把抓住电动车把手,大喝一声:“别动,警察!”我的话音刚落,该男子脸色大变,惊慌间推开我企图逃窜。我见状一把抓住该男子的胳膊,可身体被电动车向前的冲力带倒并拖行了10多米远。我牢牢地抓住了该男子,两人一起摔倒在地。赶来的同事合力将其控制。

“梅所,你的胳膊受伤了!”同事惊呼道。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左手臂在拖拽中擦伤,皮肤破损,伤口处鲜血不停渗出。“皮肉伤不要紧,先办完案子再说。”轻伤不下火线,我硬撑到把案件办完,方才前往医院处理伤口。虽然是皮肉小伤,但为了不让家人担忧,我从医院出来又回所里“躲”了一夜。

第二天回到家中,妻子见我左臂上有长达20厘米的伤口,心疼地流下了眼泪。“你才当了几天副所长,就这么逞强,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面对妻子的质问,我一时无言以对。这时,2岁的女儿跑过来要我抱,我不自主地抬起左胳膊躲避,用右胳膊一把抱起女儿。见女儿的小手不时指着我的左臂,我灵机一动地说:“这是臂甲,像战士有铠甲一样,爸爸是警察,这是人民警察的臂甲。”

妻子听后破涕为笑,从我怀中接过孩子,轻轻抚着我的胳膊关切地观察。我望着妻子和女儿郑重其事地回答:“作为警察,执行任务是职责所在,受点小伤不要紧。但作为丈夫和父亲,我以后一定多加注意,在此向你和女儿保证,我梅轲一诺千金,我的女儿可以作证,要不她怎么名叫梅一诺呀。”

在这一年中,我每次回家,女儿都会兴冲冲地跑过来,扒着瞅那道威武的“臂甲”有何变化。从黄色的皮肤到鲜红的伤口,从黑色的硬痂到粉嫩的新肉,如今的棕色疤痕虽说很酷,可她依旧只敢用小手指轻轻触碰,并轻轻地念叨什么。

去年在分局禁毒工作排名中,我们派出所名列前茅。可我并没有沾沾自喜,希望今年的排名我所能够争取第一。如今,这道长达20厘米的“臂甲”成了我的特有标志。我常用这道“一”字形的疤痕寓意一直忙碌的公安工作,既时刻激励自己要勇争第一,又警醒自己对亲人的一诺千金。

(责任编辑:金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