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修身与法官塑品
稿件来源:人民法院报
发布时间:2019-04-15 14:18:37

曾娇艳   

自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以来”,法官员额制改革于近年来如火如荼地推进,历时三年之久,截至2017年6月,全国各级法院法官人数精简至12万余名,入额的这些员额法官将有幸作为法院队伍的优秀人才继续承担起国家的审判事业,在享有自主裁判权的同时,配以司法责任制,切实实现“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

司法责任制作为一种强制性规范固然可以约束法官的外在行为,防止其滥用司法裁判权,然而人毕竟是自由意志的主体,兼具理性和情感,能运用逻辑但又绝非逻辑的奴隶,故绝不可以物待人,以科学治人。美国法理学家博登海默亦有过形象的比喻:“法律是一个带有许多大厅、房间、凹角、拐角的大厦,在同一时间里想用一盏灯照亮每一个房间、凹角、拐角是极为困难的。”因此,要让这12万余名员额法官公平、公正地行使好手中的司法裁判权,仅有司法责任制或许是不够的,还应当充分传承发扬中华传统文化的优势,增强法官的内心约束力,让这些掌握司法裁判权的法官既能遵从于自己内心的道德准则,又能遵从于外部的司法责任制规则。

君子观在儒家文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儒家的一些重要著作《论语》《大学》《中庸》《孟子》《荀子》等著作都是“言必称君子”,其中《论语》中不仅多处提及君子,而且将君子与小人进行对比。如“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论语·述而》、“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论语·子路》)、“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论语·卫灵公》)。可见,“君子”一词,在儒家文化中是关于理想人格的称谓,所谓“君子,成德之名”(《论语集注·学而》),“君子,才德出众之名”(《论语集注》)。儒家文化中的君子观对后世影响深远,其中的“君子之道”对现代法治视野下的法官品质的塑造亦是极具启发意义的。

正直。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论语·雍也》)一个人只有德才兼备才能成为君子。作为法官而言,具备正直的品德是其最基本的素养,一个没有正义感的法官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法官。而正义感的产生首先来源于其对功名利禄的正确态度,所谓“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论语·里仁》)每一名有志于成为法官的人都应当有“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论语·述而》的人生格局。

才学。人如果没有才学,同样难以为君子,亦难以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官。《论语·阳货》记载了孔子有关才学影响品德的论述,其记:“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乎?’对曰:‘未也。’‘居,吾语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智)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这是因为,好品德也需要从长期积累的学识中养成。古今中外的优秀法官,无不有良好的法学素养和卓越的才华。法官应当终身致力于进德修业,修身为有“质”、有“文”的谦谦君子后,方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官。

好学。良好的法学素养和卓越的才华离不开长期的学习实践。孔子自身就有着“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乐学精神和终身学习的理念,他将“好学”视为君子必备的修养和美德之一,主张“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论语·学而》)同时,儒家文化主张“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论语·为政》)的严谨学习态度,在学习方法上主张“温故而知新”、“学而时习之”。在学习内容上,主张“君子不器”。法官作为社会纠纷的裁决者,面对复杂的社会现象,既要有精通法理的专业水准,又需要有熟悉常理的生活智慧,而这些都离不开以“君子不器”为目标的学习实践。在美国,成为一名法官不仅要求精通法律,而且要求有法官之外的律师、教授或者检察官之类的从业经历。中国的法官遴选机制虽然与美国不同,但无论是已经入额的12万员额法官还是以后有志于入额的非员额法官,都应当有“君子不器”的意识,通过司法实践不断丰富自己的司法智慧。

刚毅。子曰:“刚、毅、木、讷,近仁”(《论语·子路》)。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论语·泰伯章》)。在审判实务中,“刚、毅”的品质对于法官而言最是难能可贵的,它要求法官有排除一切私人和公权力对司法施加不当干扰和非法妨害的决心和能力。如果法官无力摆脱世俗的社会关系给自己带来的困扰,那么法官就承担不起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神圣职责。

木讷。“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论语·里仁》),“木讷”的品质于法官而言,要求其言语谨慎,罔有择言。所谓“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是故君子貌足畏也,色足惮也,言足信也。”(《礼记·表记》)西方亦有句谚语称:多嘴的法官没脑子。法官的职业特点本身要求法官无论法庭内外都应当谨言慎行。

安贫。《论语》中孔子曾称赞他的弟子颜回说:“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论语·雍也》)。古人安贫乐道的思想对于法官而言,需要法官节制其作为普通人的一些不正当的欲望。比如他们的生活目标不能定位对“富”与“贵”的追求,同时他们必须节制自己的社交欲望,比普通人更能忍受孤独。如果法官热衷于社交,朋友遍天下,其在办案过程中,必然会受到更多的人情干扰,从而难以保持客观中立。

在西方语境下,古希腊正义女神朱提蒂亚一直是正义的化身,她左手握着宝剑,意在铲除世间邪恶;右手举着天平,意在公平、公正;她蒙着双眼,意在平等对待所有的人,无论他们的身份、地位、家庭与财富。而要实现正义女神朱提蒂亚铲除邪恶,实现正义的法治理想离不开儒家文化所倡导的“君子修身”,唯有在审判实践中,时时致力于进德修业,怀着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之(《史记·孔子世家》)的态度去追求法官君子品格的塑造,我们的12万余名员额法官方能真正担当起国家的法治大业。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责任编辑:杨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