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猛:“生死桥”上悟生死 “苦乐坛”中品苦乐
稿件来源:人民公安报
发布时间:2018-11-08 14:46:40

□文/人民公安报记者 吴 艺 通讯员 徐 波

杜猛在中国刑事警察学院读双学位时,导师把法医这个职业比喻成“沟通生死的桥梁”。如今,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刑侦支队法医探组,多了一名经验丰富的探长,他看破生死谜团、参透人生苦乐,勘验了上千起非正常死亡案件,拆穿伪造现场、为群众讨回公道,无一错漏、无一投诉。

选择的路,通往那座“生死桥”

2006年,杜猛来到中国刑警学院读法医学,此前他已经在蚌埠医学院读了5年临床医学,获评“安徽省品学兼优大学生”。完成本科学业后,他完全可以考研,然后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但他毅然报考了中国刑警学院法医学系,因为他有军警情结,曾与读军校的机会擦肩而过的他,不想再与警营失之交臂。

第一次看到的一线现场情景,至今还深刻在杜猛的记忆中。那是2009年9月21日,他刚刚入职嘉定分局刑科所,晚上9点多所长打来电话,说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让他出现场。

现场是一条机耕路,此时被勘查灯照得雪亮,路边侧卧着一名年轻女子,身上有被锐器刺后留下的创口,身下是一片血水。据分析,女子是在步行上班途中被害的,当时的她根本没有意识到正在逼近的危险,脖子上还垂落着一条白色的耳机线……

勘查现场后,杜猛随前辈去了殡仪馆尸体解剖室,解剖直到第二天凌晨2点才结束,回到刑科所,刑警们又连夜分析案情。等他终于有机会合一合眼时,眼前挥之不去的依旧是勘查灯下一览无余的那一幅惨象……

既然走向了“生死桥”,就必须走出恐惧的阴影。杜猛到嘉定分局刑科所不久,一位资深法医就退了休,人手更加紧张了,他不得不提前独自出现场。初入职的10个月时间里,他就累计勘查各类现场300多起。

“生死桥”上,为死者言为生者权

罪或非罪,若是失之毫厘,就会谬以千里。在“生死桥”上,必须看破生死谜团、还原事实真相,还生者一个明白,还死者一个安息,还社会一个公道。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杜猛接报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在某建筑工地,一名工人因中暑而猝死。烈日当头,他赶到现场进行尸体检验,发现了3处疑点:其一,据说死者当时在搬运黄沙,但在他的手套和衣服上并没有发现黄沙颗粒;其二,据说死者倒地时是俯卧位,但杜猛发现死者的背部有螺纹状的印痕,现场却没有可以形成螺纹状的物件,显然,尸体被人移动过;其三,脱去死者戴着的手套发现,死者的右手食指上有一个绿豆大小的圆斑,颜色有点发黄,周围微微隆起,而中央凹陷,摸上去有点硬的感觉。

扎实的专业知识告诉杜猛:这是电击致死,所谓的中暑死亡是假的。他环视附近,没有发现电源。尸体既然已经被刻意转移过了,电源当然不可能就在附近。杜猛不动声色地走在工地上,工地东北角杂物堆旁的螺纹钢筋引起了他的注意。钢筋的螺纹、死者背部螺纹状的印痕,他把两者吻合了起来。接着,他让人把这里的杂物搬走,一台埋藏在下面的切割机暴露了,切割机的电缆线竟然有一部分是裸露的铜线。显然,这里才是案发第一现场。

在铁证面前,工地负责人承认工人触电致死的事实,也承认担心受到停工处罚、延误工期而伪造死亡现场的事实。真相被揭露,工地因安全生产事故被责令停业整顿,差点被蒙在鼓里的死者家属得知了死者的死因,拿到了他们应该拿到的赔偿金。

一天,杜猛接报,有名老人意外死亡。杜猛去到现场询问情况,老人的儿子、儿媳主动告诉杜猛:下雨地滑,老人不慎在院子里跌了一跤,可能是年事已高,想不到就这样去世了。因为下雨,室外的现场痕迹早已被冲刷干净。不过,杜猛在检验尸体时,还是发觉了其中的蹊跷:老人的脚踝处有一道环形皮下出血,颈部和手腕处也发现了轻微的皮下出血,胸部还出现了肋骨骨折现象。

既有约束伤,又有暴力伤,他人加害的可能性极大。对于老人的肋骨骨折,老人儿子的解释似乎合情合理:可能是因为心急、做心脏按压造成的。那么,对于老人大腿后侧的尘土又该作何解释呢?老人去世时着装齐整,怎么会在这里粘上了尘土?

根据这些线索,办案民警对老人的儿子、儿媳进行了针对性审问,终于揭开了事实真相:原来老人的儿子是继子,他想翻新老房,便让老人搬走。可老人生怕继子借故赶自己出去,继而霸占房子,因此死活不同意。这天,继子决定前来“教训”一下老头子,摔倒、捆绑,又坐压在老人身上。年迈的老人哪里撑得住,不幸死在了继子的暴力之下……

案情水落石出,恶人落入法网,老人的沉冤得以昭雪,老人可以在九泉之下安息了。

苦中有乐,人生没有遗憾

“上海的法医是要背尸体的。”这是招警时面试官对杜猛说的。在老法医口中,常常会提到五类令人头疼的案件:尸体高度腐败的、天气情况特别糟糕的、现场环境特别恶劣的、案件特别疑难的、家属特别难以沟通的。

每当出现此类案情,杜猛必定会出现场,即使得趴在粪坑边捞尸体,即使得顶着暴雨或是寒风进行室外勘查,即使得冒险钻进桥洞或危房……这些,他都克服了。

“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成了杜猛的座右铭,他还自学获得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但是有一件事让他很难走出阴影。

一次,他洗完澡后下班回家,3岁的女儿欢天喜地迎了出来。杜猛双手捧起女儿的小脸,正要问她在幼儿园的情况时,不料女儿突然眉头紧皱,挣脱了他的手,喊道:“爸爸,你离我远一点。”说着,就跑进了卧室,还锁上了门。

杜猛的心立刻沉了下去,等妻子终于把孩子哄好后,才告诉他,女儿说闻到了你手上的臭味。没错,他白天确实接触过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可他已经洗过手、冲过澡了,不至于还留有那样的气味吧。

女儿敏感,是因为此前她看到过惨不忍睹的场面。前不久,他又加班到晚上,回到办公室,和同事们正在讨论分析时,想不到妻子带着女儿为他送饭来了。他喜出望外,却突然听到女儿的尖叫,原来女儿看见了他电脑里储存着的死者的照片。尽管在他好言安抚下,女儿的情绪终于平复了下来,但在她幼小的心灵上还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杜猛在沙发上蜷缩了整整一夜,久久无法入眠。

直到今年2月,央视及各大新闻媒体刊播了嘉定兄妹俩离奇身亡凶手成“谜”的报道后,让在“生死桥”上坚守的杜猛和他的同事们迅速进入了公众的视野。扑朔迷离的案情,经过杜猛和同事的细致勘查、抽丝剥茧,最终找出元凶。就在央视节目播出的当晚,女儿扑进他的怀里:“爸爸,你一定要把这段视频录下来,我还要看……”

有敬业的苦,就有乐业的乐。杜猛说,苦与乐是一对如影随形的兄弟,相伴相生,相辅相成。法医这个职业就如同一个五味杂陈的“苦乐坛”,品着属于自己最美的人生酒。

其实,每一起案件背后,都有像杜猛这样的基层法医,在“生死桥”上以他们的敬业、乐业,还原事实真相,赢得了人们的尊重。

(责任编辑:金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