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治南:专揽“瓷器活儿”的预审专家
稿件来源:人民公安报
发布时间:2018-09-25 10:04:11

  □刘 丽

  预审工作是公安机关的一项专门业务,是公安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刑事诉讼程序的一个重要环节。按照刑警的行话,预审是一件“瓷器活儿”。做得好,好看又实用;做得不好,那可就是一堆碎片,扎手扎心还没办法用。

  在四川省泸州市公安局有这样一位牛人,他就专揽这“瓷器活儿”,不仅揽了泸州的“活儿”,还揽了全省很多大要疑难案件。这个人叫董治南,有着34年刑侦工作经历,目前是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政委。采访那天我来到他的办公室时,他正在打电话安排工作,语调平缓,不紧不慢,示意我先坐。

  这间办公室比较小,陈设很简单,一个大书柜吸引了我的目光。趁他打电话,我过去浏览了一下书柜里的书。《刑事案件办案手册》《刑事诉讼法释义及实用指南》《犯罪心理学》《犯罪现场勘查》……这些书大都比较陈旧,我随手抽了一本翻了翻,里面有卷页,有折痕,有笔勾画过的印记,还有注释。

  董治南打完电话端了一杯茶走过来,送到我手中。我接过茶杯坐到他对面,细细打量他。他是那种典型的川南男人形象,像一个邻家大哥一般坐在我面前,中间隔着一台款式很老旧的电脑。

  我喝了一口红褐色的茶汤,很苦。看看董治南的保温杯,杯沿内外厚厚的一层褐色茶垢,像是一种静默的表达,同样是刑警出身,我能够读懂那些无声的语言。

  “刑警支队是业务指导部门,不直接办案子,哪有那么多事情?”我抛出一个问题。

  他拿了一根烟又放下。“泸州的刑事案件办案质量监督管理机制比较严格,比如,支队要求各个县区市公安机关办理的重特大案件在移送审查起诉以前,要把案卷送到支队阅卷,事实上这就是预审。”

  “听说你从预审中挖掘出不少大要案件,怎么做到的?”我又问。

  “其实预审是一种集体智慧,并不是单靠一个人的力量。”董治南脱口而出。茶香味在空气中慢慢散开,瞬间浸润在日子纵深处,记忆的堤坝缺了一个口,一名资深刑警浓缩的过往亦像入水的茶叶一样徐徐舒展。

  1984年,董治南毕业后分到泸州市公安局,一干就是30多年。他虚心好学,对刑事案件有着异常浓厚的兴趣,除了看书学习,还经常软磨硬泡让经验丰富的老同志解剖案例,认真研读每一本案卷资料,经过他审阅的案卷报送到检察院、法院以后,基本都能顺利地批捕、起诉和判决,渐渐的,董治南在泸州政法系统小有名气。

  1993年夏天,泸州市核心城区发生一起醉酒驾驶案件,造成多名人员伤亡。当时没有酒驾入刑的法律依据,如果按照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肇事司机最高判处3年有期徒刑,无法与其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以及严重后果匹配。

  董治南接手这起案件后,通过调阅卷宗、嫌疑人的供述、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照片,综合分析刻画案发现场情况,还原了案件的基本事实。他结合嫌疑车辆行驶路线,通过车辆碾压、刹车等情况造成的痕迹,以及进一步的调查,证实了肇事司机撞人后,周围有群众大叫停车,司机不仅没停车,反而加大油门往前冲,撞上电线杆逼停车,又重新发动汽车调转车头逃逸。案发当时,肇事司机意识清楚,动机明显,对自己的行为后果有清晰的判断,遂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移送审查起诉,董治南从此一战成名。

  后来,泸州全域范围内的重特大疑难案件久攻不下的,都习惯找董治南,他被称作“疑难案件的终结者”。再后来,他被四川省公安厅抽调参与了多起疑难刑事案件的讯问工作,件件案件都完美收官。

  2011年9月23日,合江县九支镇发生一起社会影响恶劣的命案,犯罪嫌疑人王某等人当街砍死受害人李某后投案自首,案件进入刑事案件办理流程。因为是重特大恶性案件,合江县公安局侦查完毕,按照规定,在移送审查起诉前10天把案卷送到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审核把关。

  董治南和同事在分头阅卷中发现,该案虽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是卷中证据反映出不少瑕疵:杀人动机未彻查,证据之间有合理怀疑未能排除,杀手作案的组织化特征缺乏合理解释等。

  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一件事,那就是九支镇很有可能藏匿着黑恶势力。董治南立刻将此情况给分管刑侦的局领导进行了专题汇报。局党委高度重视,成立专案组让他主侦该案。董治南星夜兼程直扑合江县讯问嫌疑人,漏网之鱼终于浮出水面。

  事不宜迟,他带领专案组秘密潜入九支镇,发现这个古老而繁华的小镇只有3条街道,居民相互都很熟悉,小镇上来了陌生人和陌生车辆格外显眼。更要命的是,这个镇背靠大山,与贵州赤水仅一河之隔,连网络覆盖也是贵州的,一切现代化侦查手段在这里都失灵。

  董治南和同事不得不采用最原始的办法,在这里挨家挨户地聊天拉家常,寻找线索。一开始,居民戒备心很强,什么也不愿意说,后来去的次数多了,互相也慢慢开始熟悉了,他们就多少讲一些街头巷尾的琐事。董治南就从这些一地鸡毛的线索里一 一梳理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努力,专案组初步摸清了一个在九支镇山区开设流动赌场的涉黑团伙,也基本弄清楚了赌场人员的层次结构。他们继续守株待兔,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一举端掉了这个赌博团伙,然后顺藤摸瓜,辗转四川、贵州、重庆等10余个省市,行程5万余公里,历经3年不懈努力,破获刑事案件10余起,抓获涉案人员50余名,一举打掉了长期盘踞在九支和赤水一带的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

  晚上吃饭时,董治南的几个得意门生刚好回来,大家边吃边谈着案侦生涯中的苦乐年华,谈起侦办专案时每晚被董治南请去办公室喝茶,还谈起董治南的厨艺,徒弟们言语之间流露出对师傅深深的敬佩。那热烈的情绪瞬间把我带回自己的刑警生涯,许多未曾想起的瞬间在那一刻鲜活起来……

(责任编辑:金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