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中法两次南海争端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人发布时间:2018-08-24 16:09:06

    程骞 旅美法律学者

    内政部还印制了《南海诸岛位置图》,标绘了西起北仑河口、东至台湾东北的U型南海断续线。这条断续线在《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上也得到体现,成为国民政府对南海疆域主权主张的重要文件

    民国时期政局动荡,国民政府对内统治尚且不稳,对于广大散布在南海的星罗岛屿有时也难免鞭长莫及。抗日战争前后,法国曾两度挑战中国南海主权,但国民政府都调动有限的内政与外交资源进行了回击。

    1933年4月,两艘法舰于南威岛登陆并升国旗。同年7月,法国更是以“无主地”为由公开宣布对南沙群岛中的九座岛屿实施“先占”。此事发生次日,国民政府外交部紧急发表声明,指出上述岛屿仅有中国渔民居住,在国际上也都确认为中国领土。

    时任驻法大使顾维钧亦向法国政府提出严正抗议,要求归还岛屿。法国政府则要求由海牙国际法庭加以仲裁判断。当时日本侵略事棘,国民政府无暇南顾,只能与法国在外交层面不断交涉,历经数年。在这次事件中,国民政府暴露出对南海信息掌握不全的问题。当时国民政府不知法国所占岛屿的具体情形,只能要求对方将相关岛屿的名称与地理位置加以说明,并且在称谓这些岛屿的时候也只能采用外语译名。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国民政府于1933年成立了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对南海岛屿礁石进行测量绘图和名称审定。1934年,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发布《中国南海各岛屿华英名对照表》,罗列了东沙、西沙、南沙(今为中沙)、团沙(今为南沙)四大群岛共计132个岛、礁、石、滩。1935年又发布了《中国南海岛屿图》,将中国南海最南端的疆域线划至北纬4度。

    此后,内政部还审定发行了1946年亚光舆地社的《袖珍世界详图》,1947年陈铎、时中华的《新编中国地理教科图》,均依当时最新信息标注了南海疆域与岛屿位置。其中,后者专供中等学校地理教学使用,对于培育国民南海主权意识颇有价值。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海军一时没有进驻南海诸岛,法国再次意图挑战。1946年10月,法国舰艇入侵南海,登陆岛屿、刻写碑文、宣示主权。此时国民政府已从美国接收了不少舰艇,于是国民政府一边与法国展开谈判,一方面由国防部布置海军前往南海岛屿进行接收、巡查。

    11月6日,由太平号、中业号、永兴号、中建号四艘舰艇组成舰队从虎门起航,由国防部、内政部、空军总部、联勤总部、广州行辕、海军海道测量局等部门官员随行,先后接收西沙和南沙群岛,在永兴岛和太平岛上分别树立“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和“南沙群岛太平岛”石碑。这两岛此前均用外文译名,至此则根据接收军舰重新命名。

    1947年1月,法国再次派遣飞机飞越永兴岛,继而派遣军舰抵达该岛。法舰军官要求岛上中国驻军撤离,遭到力拒。中国驻军进入备战状态,双方对峙一日之后法舰驶离。4月,中国海军再派永兴、中业两舰驶往永兴、珊瑚、太平三岛,除进行驻军补给之外,还建立灯塔、观测气象、调查资源、准备修筑码头,以图永久建设。

    除了军事行动,国民政府还于1947年12月重新审定南海岛礁名称,由内政部发行《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或恢复清朝旧名,或以接收军舰、舰长命名,以减少外文译名的比例。内政部还印制了《南海诸岛位置图》,标绘了西起北仑河口、东至台湾东北的U形南海断续线。这条断续线在《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上也得到体现,成为国民政府对南海疆域主权主张的重要文件。

    1938年抗日战争正酣,《新战线周刊》仍不忘刊文提醒南海的重要:“(西沙群岛)握着欧亚出入口道”,“各岛环湾深入,可泊巨舰”,“军需的供给至为便利,足以控制各方”。这是国民政府不畏法国强权,坚持声索南海主权的原因。如今已是和平年代,但南海的战略地位依然重要,南海主权的维护仍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杨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