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案“大神”张船山
开玩笑闹出人命,是过失杀人还是斗殴杀人?
稿件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8-08-09 16:52:28

    “大清神断”张船山:与包拯、狄仁杰齐名

    张船山(1764-1814),名问陶,字仲冶,一字柳门,号船山、蜀山老猿,清朝四川遂宁县黑柏沟(今四川蓬溪县任隆镇黑柏沟村)人。杰出的诗人、诗论家,著名书画家。他天才横溢,与袁枚、赵翼合称清朝“性灵派三大家”,位居清朝“蜀中三才子”(张船山、彭端淑、李调元)之首,被誉为“青莲再世”、“少陵复出”、元明清“蜀中诗人之冠”。今遂宁市船山区由他得名。

    乾隆55年(1790),张船山考中进士,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嘉庆15年(1810),张问陶出任山东莱州府知府。在莱州任上,张船山审理案件灵活多变,于法有据,于情有理,不徇情枉法,深得民心。被人称为“神断”,与包拯、狄仁杰相提并论。

    最值得称道的是,张船山断案的判词,文采飞扬,幽默透辟,普法讲理,深入浅出,每一篇判词都斐然成章,成为后世的楷模。

    “判案段子手张船山”专题,拟将张船山在莱州任上的案件及判词与大家分享。

    【案情

    曹家庆、黄仁亮同在一个饭馆打工,关系要好,经常开玩笑。这天,两人又开玩笑,继而动手,黄仁亮被伤及腹部,几天后死去。

    县衙审讯此案后,认为这是一起戏杀案。但黄仁亮家属不服,导致此案迟迟没有结案。此案上报到莱州府,知府张船山重新审案,追究细节,认为不属于戏杀案,应判为斗殴杀人案。

    【张船山判案

    曹家庆和黄仁亮两人关系一向很好,没有矛盾。两人都在同一个饭馆打工,经常相互间开玩笑。

    一段时间以来,黄仁亮患上了头晕病。这天,曹家庆开玩笑说,黄仁亮是因为想家了,所以装病。黄仁亮也不甘示弱,就以想与曹家庆老婆睡觉的玩笑回敬曹家庆。

    黄仁亮这个玩笑开得过了头,曹家庆顿时火起,用手把黄仁亮推倒在炕上。黄仁亮不及提防,被撞出鼻血,左肋也受了伤。

    黄仁亮没想到曹家庆出手这么重,也毛了,起身去推曹家庆。曹家庆朝黄仁亮脸上就是一拳,打伤了黄仁亮的右腮颊。

    黄仁亮连吃两个亏,哪肯罢休,又向曹家庆扑来。曹家庆闪开,从黄仁亮背后猛推一把。黄仁亮站立不稳,跌倒在炕沿上,磕伤了肚子,伤势严重。几天后,黄仁亮伤重不治。

    开个玩笑,闹出人命。县衙接报后,仵作验尸,县衙认定这是一起戏杀案。但黄仁亮家属不服这个判决,上告府衙,导致该案迟迟没有结案。

    本官认为,所谓戏杀,是两人都知道后果,但还是继续打斗下去,最终导致出了命案。法律上对此也说得很清楚。

    再来看本案,因为黄仁亮的玩笑开得过分,曹家庆忍受不了,先出手把黄仁亮推倒,导致黄仁亮受伤。黄仁亮还手,曹家庆又用拳头把他打伤。黄仁亮再次还手,曹家庆已经躲闪开了,还从黄仁亮后面推他,导致黄仁亮跌倒受伤,最终丢命。

    两人一推一扑,接二连三动手,虽然没有出现口角之争,但争斗的事实清楚,性质明确,是不容置疑的。

    这样的一起案件,怎么能够因为开玩笑而定性为戏杀案呢?县衙认定此案为戏杀案,是明显错误的。本官认为,此案不管是用手足还是其他棍棒、刀器,应该依照法律,定性为斗殴杀人案。

    因此,应判曹家庆死刑,听候监斩。不过呢,此案是因为开玩笑推磕而闹出人命的,应该酌情考虑,判处曹家庆死缓。

    【张船山判词原文

    讯得:曹家庆与黄仁亮素好无嫌,彼此同受雇于一兴园饭馆佣工,时常戏谑。

    黄仁亮时患头晕之病,曹家庆戏称尔思家装病。黄仁亮以欲同曹家庆之妻睡宿之言回谑。

    曹家庆用手将黄仁亮推仆坑上,撞出鼻血,并挣伤左肋。黄仁亮起身还推,曹家庆用拳伤其右腮颊。黄仁亮复向扑推,曹家庆闪侧,复从身后力推。遂致黄仁亮仆跌坑沿,磕伤肚腹。至六月初三日,因伤殒命。

    报由原县验尸讯究前情,将曹家庆依戏杀律拟断在案。经尸亲上控,延未清结。

    夫戏杀云者,两人皆知所为足以相害,而情愿和同以为之,因而致伤人命也。律注以堪杀人之事为戏,如比较拳棒之类二语,其义自明。

    今曹家庆因黄仁亮用言戏谑,先将其推倒受伤,继复因黄仁亮回推,又用拳将其格伤。迨被再扑,该犯既已闪侧,乃复从后推送,致将其仆跌受伤身死。一推一扑,再接再厉,虽未互相骂詈,而争斗情形,已无辞可为之曲解。

    安能以衅起戏谑,遂强附为戏杀?该县将该犯依戏杀律处断,未臻平允。应即依律载斗殴杀人者,不问手足他物金刃。拟绞监候,惟念衅起戏谑死由推磕,应酌入秋审缓决。尸棺饬埋。

    此判。

    【点评

    一起因开玩笑而闹出人命的官司,县衙与府衙的定性截然不同,这直接导致案件当事人所受的刑罚。

    如果没有过硬的法律知识,没有秉公办案、为民做主的理念,没有明察秋毫的本事,张船山或许就会糊涂判案,维持县衙的原判,致使冤案、错案发生。

(责任编辑:杨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