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增:一群孩子喊他“爸”
稿件来源:人民公安报
发布时间:2018-08-09 10:16:18

  □人民公安报记者 仓 烜 通讯员 何耀军

  “丹爸来了!”听到有人这样喊,丹增突然一怔,瞬间觉得有点尴尬,又有点感动。

  警察梦

  1987年,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结古镇一个藏族家庭里,降生了一个男孩,父亲给他起名“丹增尼玛”,希望他能成为一个勇敢坚强的男子汉。

  丹增的父亲是警察,爷爷是警察,叔叔中也有警察。生在警察世家,小丹增的心中也滋生了当警察的梦想,丹增喜欢影视剧中除暴安良的好汉和英雄虎胆的侠探。

  丹增11岁的时候,父亲因公牺牲了。多年后,丹增说,从小到大,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要当警察,别的什么都吸引不了他。

  2007年,丹增考入青海警官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他在西宁市公安局当文职人员。此后,他考入西宁市公安局,成了一名真正的警察。

  孩子王

  3年前的秋天,丹增信心满满到西宁市公安局监管支队报到。报到的第一天,丹增被分配到管教岗位,管理未成年监室。管教,顾名思义就是管理和教育。

  十几个14岁到17岁的未成年在押人员隔着窗户,用陌生的眼光打量着丹增。一个个稚嫩的脸庞,一双双懵懂的眼睛,让丹增久久不能平静。

  一位老民警走过来,看到发呆的丹增,对他说:“小伙子,刚来吧?在看守所当警察可是很累的,工作忙又枯燥,以后你就知道了。”

  刚开始值班,丹增就领教到了这些孩子的厉害:无视监管场所纪律,想吃就吃,想睡就睡,个性张扬,口角不断。

  “这里是挽救他们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们已经耽误太久,教育改造刻不容缓。”此时,丹增才明白,老民警那句意味深长的话的含义。

  在摸索中,丹增开始了他的管教工作。他对所有未成年在押人员的档案进行整理和分类,针对不同案情,对他们分级管理。

  对案情较严重、爱惹事的,丹增对他们适当教育批评,让他们多做一些手工;对案情较轻、表现良好的,丹增经常鼓励他们,告诉他们外面世界的变化,让孩子们对生活充满向往。

  突发事

  管理未成年监室几个月后的一天,丹增去单位的路上,得知未成年监室发生打架事件,这让丹增心情很沉重。他进入监区,眼前的情景超出了他的想象:监室内,洗漱用品及被褥床铺扔了一地,几个孩子脸上都有轻微的伤痕,监室内充满了压抑的感觉。

  此时,打架的两个孩子已被控制。丹增得知,其他几个孩子虽没有参与打架,但也没有劝架,反而在旁边加油助威。

  听到这些,丹增很生气,准备去教育两个打架的孩子。此时,丹增听见有孩子说:“原来丹队也只是会教训人的队长,我还以为他有什么别的本事。”

  听到这句话,丹增突然冷静了下来,平复了情绪,去看了看两个孩子。他发现,一个孩子的案情重,另一个孩子的案情轻。

  大多数情况下,是案情重的孩子挑事,案情轻的孩子是受害者。为此,丹增严厉批评了案情重的孩子,但这个孩子眼含泪珠、欲言又止。丹增回过头,看到案情轻的孩子很是得意,他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丹增走出禁闭室,向其他孩子了解情况,确认了事发原因:案情轻的孩子因快要释放了,便在监室内炫耀,对案情重的孩子恶语相加,并将水杯、洗漱用品等砸到对方脸上,案情重的孩子忍无可忍,两个人扭打起来。

  通过这次打架事件,丹增反思了很久,他觉得再不能对孩子“分级管理”,这可能导致他们之间产生不同认知,让他们之间充满敌意。丹增开始全新的尝试,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一则“请给孩子多一点耐心”的公益广告,对此感触很大:对这些孩子,也应该多一点耐心。

  新称呼

  丹增当起了文化老师,教这些孩子各种技能、文化知识、法律知识,希望他们在自我救赎中获得新生,让他们重回社会的时候懂得遵守法律、尊重生命、感恩社会。丹增给孩子传授时,自己也在不断充电,因为他知道,必须有足够的知识储蓄,才能吸引这些孩子,才能真正地教育他们。

  丹增不定期走进监室,与这些未成年在押人员聊天、沟通,教他们一些流行用语和游戏卡牌,并给他们购买一些书籍,内容由他们的爱好兴趣而定。同时,丹增更加关心孩子们的生活,及时给他们购买生活用品。天气好时,让孩子们晒被褥,催他们勤洗澡,搞好个人卫生。

  经过大半年的努力,丹增发现,奇迹般的成果出现了:孩子们脸上有笑容了,大家能够互相帮助与体谅,甚至开始诉说和畅想未来,虽然偶尔还会发生违纪违规的事情。

  这些孩子在背地里也给丹增起了个昵称——“丹爸爸”。就这样,丹增开启了自己的管教之路,用自己的办法管理和教育这些孩子。

  再相见

  前不久,丹增在莫家街遇到了一名曾经管理过的孩子,已经大变样的孩子没有避开丹增,他拉着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过来。

  孩子告诉丹增,他在陪妈妈买东西。孩子说,他出来以后,发现所有的事物和丹增说的一样,自己没有与外界脱节,社会没有遗忘他,家人也没有遗忘他。

  孩子妈妈感激地说,“谢谢你和看守所,在我的孩子迷失的时候,帮他找到了正确的道路,让他树立起重新做人的信心和勇气,他一定会努力珍惜,决不辜负你们的一片真情。”

  听完母子的话语,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丹增感到无比暖心。当管教快3年了,丹增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公主。提起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丹增说,很多孩子走上歧途,与家庭教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近3年的时间,他送走了五六十个孩子,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的过去,想到自己的家庭。他想着自己的职责和肩负的使命,也提醒自己:我能做的,也就是这么多了吧,或许我能做得更好。

(责任编辑:金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