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科技警务战略面临的问题及对策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2018-08-08 09:50:41

  所谓警务战略,是指在一定时期内,公安机关根据外部环境作出相应的警务活动整体方略。当前,在信息化时代的背景下,通过大数据与警务战略碰撞与结合,建立情报机制的科技警务战略,势在必行

  □ 张正

  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公安机关正从传统的警务战略向科技警务战略转型,这对维护社会治安,进行公共服务,打击各类犯罪及侦查取证,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信息化科技警务战略的实施势在必行

  所谓警务战略,是指在一定时期内,公安机关根据外部环境作出相应的警务活动整体方略。当前,在信息化时代的背景下,通过大数据与警务战略的碰撞与结合,建立情报机制的科技警务战略,势在必行。

  首先,是突破传统警务战略局限的需要。传统的警务战略,是通过传统侦查模式以及治安秩序的管理进行警务活动的。其局限性主要表现为,侦破案件的侦查人员过分重视口供,依赖讯问,强迫犯罪嫌疑人自证其罪,往往与维护嫌疑人自身权益相悖。此外,传统的侦查模式,会使侦查人员陷入经验主义的思维误区。现在的信息技术型犯罪逐渐增多,侦查人员依据过往经验侦查取证新型犯罪往往力不从心,甚至导致冤假错案。在治安方面,流动人口和流动资金的增加,社会矛盾纠纷越来越多,公共事件治安灾害频发,这就需要利用大数据合理配置有效资源,对采集的海量信息加以整合归纳,深度挖掘,智能处理,分析其规律,充分发挥其巨大作用。

  其次,是提高警务工作效率的需要。过去,各地区各警种之间缺乏交流,各自为政,浪费资源。实施科技警务战略,警务信息和各种社会信息交流更加便捷,分享更加及时,有利于在涉及侦查、反恐、公共安全、联合指挥等方方面面的协调合作,降低跨地区侦破案件的警务成本,提高工作效率。

  再次,是预防犯罪和治安问题的需要。科技警务战略可以利用大数据的算法,将一些犯罪率较高的地区以一种立体的方格动态显现出来。同时对预测和实际发生警情与巡防力量的配比进行多视角、多方位的可视化统计分析,为有针对性地组织开展防范打击提供有效的决策方案,明显提高警力使用能效,增强公安机关防范和打击犯罪的能力。

  信息化科技警务战略出现的问题

  当前,大数据的高度共享以及传播的多样化也带来了一些弊端,使信息化科技警务战略在实践中面临一些问题。

  (一)信息自身纷繁复杂。信息化警务模式下,公安人员面对大量数据,特别是案件事实不清楚,毫无头绪的案件,在海量数据库面前无异于大海捞针,给办案人员造成了很多困难。同时,数据的真实性有待考量,如若使用假数据,很容易造成冤假错案,有违社会公平正义。办案人员要在纷繁复杂的数据里找到一条完整证据链,这对警员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自身平庸,很容易形成办案的僵局。

  (二)侵犯公民个人隐私。侦查机关在和第三方共享平台接触的时候,会接触到很多与案件无关的信息,即公民在各种平台上留下的各种各样个人“电子脚印”,包括姓名、职业、电话、家庭住址,甚至银行存款、投资状况等。这些个人信息暴露在陌生人面前,往往被犯罪分子所利用,使得诈骗、欺诈、恶意“人肉”等犯罪现象屡见不鲜。应该怎么处理那些与案件无关的公民个人隐私,则成了公安机关面临的难题。

  (三)大数据的计算处理效率低下。大数据的计算处理是信息化科技警务战略的重中之重。

  (四)数据库本身数据的不健全。各个地区公安系统中的信息仍然存在滞后性,共享不到位,对于办理地区间流动作案产生困难。

  信息化科技警务战略的完善对策

  我国信息化时代的科技警务战略还处在初期阶段,实施过程中必须不断完善。

  (一)完善数据库资源,拓宽共享机制。目前,公安机关应加大对数据库建设的基本投资,为信息化的警务战略打下坚实的基础。要强化警务信息和社会各个方面信息的输入,加强信息平台,网络平台数据录入,健全智能检测系统。通过数据整合分析,可以作为证据证明犯罪,同时也可以主动出击,预防犯罪。要对公民信息进行数据化管理。比如,建立公民的一卡通制度,建立信用代码,严惩失信,更好地进行社会治安管理及公共服务。推动网络实名制的建立,记录网民行为,建立网民档案,形成合理的预防措施。

  (二)上下左右紧密配合,协同作战。维护社会治安,进行公共服务,打击各类犯罪及侦查取证,不仅依靠专业技能,还要采取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综合措施。这就需要上下左右紧密配合。公安机关要加强与各个不同部门、地区、行业之间的联系,实施数据共享,调动各方协同作战。要建立完善奖惩机制,对合作地的公安机关侦破案件,要适当的进行奖励,而不是单单的奖励侦破地的公安机关,以提高各机关之间协作的积极性。

  (三)健全法律法规,保护公民隐私。公安机关在利用大数据进行警务活动的过程中,特别是利用大数据侦查取证,要做好数据库的安全工作。要对犯罪嫌疑人与案件无关的隐私进行保护,也要对与案件无关的其他人的隐私进行保护。在数据发布时,应不暴露当事人的具体信息,采用化名,匿名的处理方式,涉及到人的面貌时,将其脸部运用马赛克遮挡。对于已经利用完毕,或者无用的数据,进行数据销毁工作,以防泄露。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肆无忌惮的使用大数据技术侵害公民隐私,教训深刻。为杜绝这类事情的发生,立法机关必须健全相应的法律法规,将警方权力锁在制度笼子里,加强检察机关对其进行监督。

  (四)培养大数据人才,提高警员综合素质。警务活动的信息化需要大数据专业化人才进行数据信息整合与推演。通过培养和引进相关技术人员来进行操作,提高效率,节省人力物力。督促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强化与时俱进的办案思维,学习掌握计算机方面的知识。在培养新一代侦查人员方面,不仅教授其传统的侦查学知识,更应与大数据紧密结合。开设犯罪情报学、现代科技与犯罪对策、刑事图像技术等相关课程,从一开始就培养其数据化的思维,与时代潮流紧密结合,实现信息化时代科技警务战略的变革。

  (作者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

 

(责任编辑:金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