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世纪法国司法的缩影
托马-阿蒂尔·拉利案的漫长诉讼
稿件来源:法制网
发布时间:2018-07-25 09:41:45

弗兰克《老年伏尔泰》(木板画)

    “托马-阿蒂尔·拉利案”发生于欧洲列强殖民扩张的宏大历史背景之下,是当时法国最漫长、最惊心动魄的案件之一,也是18世纪中后期法国司法图景的缩影。折射出高等法院滥用司法权力、违反公正的一面。对司法体制进行改革的呼声日趋强烈。随着旧制度的终结,高等法院很快也被废除了(1790年)。

    □ 李倩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文明史研究院研究员)

    “托马-阿蒂尔·拉利案”发生于欧洲列强殖民扩张的宏大历史背景之下,是当时法国最漫长、最惊心动魄的案件之一,也是18世纪中后期法国司法图景的缩影。

    被斩首的拉利将军

    18世纪,法国和英国成为争夺印度的主要欧洲国家。双方17世纪就已陆续建立起若干据点。1748年奥地利王位继承战结束以后,英国在印度的势力迅速增强。随着7年战争的爆发,法国王国政府派出了由拉利将军指挥的远征军前往印度增援,这个任命得到宫廷的授意,拉利还被任命为法国东印度公司的总负责人和法国驻东印度所有商贸据点的总督。军旅出身的拉利擅长领兵作战,1758年4月率军抵达印度东南部的本地治里之后,取得了数次对英战役的胜利。但他既不了解政治和外交,也不认为有必要像上一任法属印度总督那样训练印度兵为己所用,这使他并不能真正胜任他的职位。再加上缺乏海上舰队的支援,法军逐渐转攻为守。1760年3月,英军从陆地和海上包围了本地治里,1761年1月,拉利投降。

    当拉利战败的消息传到巴黎,舆论一片哗然。法国东印度公司的众多股东和商人因为利益受损,声称印度战场存在叛国行为。拉利的助手等多名与他不和的人回到法国后也指控他叛国。这时作为战俘的拉利恰恰被押送到了英国。此外,拉利具有爱尔兰血统,其父亲是流亡法国的詹姆斯二世党人,拥护英国斯图亚特王朝的复辟。尽管拉利为法国波旁王朝效力,而且仇视光荣革命后的英格兰,他的特殊出身仍然有可能引发对他的怀疑。

    为了洗清叛国的指责,拉利申请了假释。1762年他回到法国,旋即被关进巴士底狱。自1764年巴黎高等法院启动审讯,拉利始终未获准为自己选择一位辩护律师。经过巴黎高等法院的草率判决,1766年5月6日,拉利因“出卖了法国国王在印度的利益”之严重叛国罪被判死刑,三天后在巴黎的沙滩广场被斩首。

    漫长的诉讼拉锯战

    “拉利案”是18世纪法国重大司法案件之一,它得到伏尔泰、孔多塞等启蒙哲人的关注,其判决结果在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舆论领域都引发了很大的反响。

    拉利有一个私生子,少年时代凭借亲戚给的财富以及路易十五的资助进入巴黎最古老的学院之一阿尔古学院学习。直到拉利被判刑的次日,拉利之子才获知这位将军就是自己的父亲。此后长达20年的时间里,拉利之子孜孜不倦地试图为他未曾谋面的父亲恢复名誉,并且得到了伏尔泰的声援。伏尔泰与拉利相识,他对拉利的印象并不好,认为拉利是个勇敢却暴躁傲慢的人,此外,伏尔泰本人还是法国东印度公司的股东,然而高等法院对拉利的判决令他决定为拉利辩护。晚年的伏尔泰不仅和拉利之子保持着频繁的书信往来,还专门撰写了《关于印度和拉利将军的历史片断书》,批评高等法院的不公正和司法判决的草率,揭露刑事诉讼中的积习,呼吁根据启蒙的原则改革法国司法制度。

    1776年12月,拉利之子提交司法诉状,要求撤销原判,同时附上了大量原始文件,以证明他的父亲没有得到公正的判决。这时在位的国王已经是路易十六。枢密院受理了申诉,1778年作出撤销原判的决定,之后把该案移交给鲁昂高等法院复审。拉利之子全程参加了复审诉讼,然而这期间,他遭遇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巴黎高等法院的法官德普雷默尼。1779至1783年间,德普雷默尼撰写了多篇文章,强烈反对给拉利平反。其中还包含一个私人原因:拉利去世前曾经受到法国东印度公司的前任总负责人德莱里特的指控,后者正是德普雷默尼的叔父。鲁昂高等法院违规同意了德普雷默尼参加复审诉讼的要求。拉利之子与德普雷默尼两人之间的辩论和斗争惊心动魄,十分轰动。枢密院后来不得不把取消原判的决议转交给第戎高等法院复审。1783年,第戎高等法院仍然确认了1766年巴黎高等法院的判决,拒绝予以正式撤销。拉利之子的诉求失败了,不过他赢得了舆论的广泛支持。1786年9月,国王路易十六亲自下令,为拉利将军恢复了名誉,此时距拉利被斩首已过了20年。

    映照君主制危机的镜子

    “拉利案”构成了映照法国旧君主制危机的镜子。伴随着1763年《巴黎和约》的签订,法国的势力相当于从整个次大陆撤出,仅仅收回和保留了本地治里等5个商贸据点,英国几乎完全控制了印度。7年战争导致的庞大开支,给法国财政带来巨大压力,赤字不断增长。路易十五的声望由此大为下降。拉利一案判决之后,尤其通过伏尔泰的宣传,公共舆论逐渐发生改变,由起初对拉利个人的愤怒和敌视,转而认为法属印度丢失的主要原因在于法国君主制自身的政策和局限。

    从制度层面来看,作为最高司法机关的高等法院拥有国王委托的司法权,以“王国法律的守卫者”自居。然而旧君主制时代后期的“拉利案”以及“让·卡拉案”(1762年)等一系列产生很大影响的案件,折射出高等法院滥用司法权力、违反公正的一面。对司法体制进行改革的呼声日趋强烈。随着旧制度的终结,高等法院很快也被废除了(1790年)。

(责任编辑:杨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