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中国第一位赴欧美的全权特使(一)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网发布时间:2018-07-04 09:10:35

    □ 周大伟

    我在美国北加州居住的城市名字叫Burlingame,距离著名的斯坦福大学只有15分钟的车程。在这座不到3万人的小城市里,华裔人口一直在逐渐增加,讲英文时常常不愿意发尾音的广东华侨们径直将这座城市称为“柏林甘”。不过这么多年来,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华裔居民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城市的真实名字背后竟蕴含着一个与中国密切关联的神秘人物的故事。

    数年前的元旦时分,我正在美国加州休假。国内一位正在山东老家探亲的朋友在越洋的手机短信里告诉我:“老兄,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你在美国居住的这座城市是以蒲安臣的名字命名的,蒲安臣可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赴欧美的全权特使啊!”我实在为自己的孤陋寡闻感到汗颜。于是,在这座城市的图书馆里,我怀着极大的好奇心开始查阅与这位名叫Anson Burlingame(蒲安臣)的相关资料。

    在这些资料里,我看到了今天国内历史教科书里无法读到的内容。我终于知道了:谁是中国第一位赴欧美的全权特使?谁设计了中国的第一面国旗并把它带向国际社会?谁签订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对等条约《美中蒲安臣条约》?谁为中国人留学美国打开的大门?我这才知道,这个人不是中国人,而是被称为“最年轻的政府的儿子和最古老的政府的特使”的美国人蒲安臣。

    1820年11月14日,蒲安臣出生于美国纽约州的新柏林市。1846年,他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此后,蒲安臣在波士顿执律师业,并投身政治。1848年,他为美国自由土地党(United States Free Soil Party,存在于1848年-1852年)所作的演讲使他赢得了广泛的声誉。1853年,他成为马萨诸塞州的参议员。当时,奴隶制再次成为美国政治的争论中心,蒲安臣是坚定的废奴主义者。1854年,蒲安臣与一群废奴主义者,在马萨诸塞州创办了共和党,到小布什为止,共和党人有18人当选为美国总统。1855年,他当选为联邦众议员,一直连任了3届(1855年至1861年)。

    1861年6月14日,上任不久的林肯总统任命蒲安臣为驻奥地利公使。但奥地利政府以蒲安臣同情匈牙利革命为由加以拒绝。蒲安臣赴任途中行至巴黎时得此消息,不免进退维谷。林肯总统得知中国政府允许欧美各国遣使北京,于是就改派蒲安臣为美国驻华公使。蒲安臣风尘仆仆地由巴黎启程赶赴北京,1861年底抵广州,1862年7月20日到北京,是第一批入驻北京的外国公使之一。他抵达中国那一年是咸丰十一年,当时他还不到41岁。

    蒲安臣上任后,积极执行对华“合作政策”。提出“在中国,对于一切重大问题要协商合作。在维护条约权利所必需的范围内保卫条约口岸。行政方面,要在世界性基础上,支持那个外国人管理的海关。赞助中国政府在维持秩序方面的努力。在条约口岸内,既不要求,也不占用租界,不用任何方式干涉中国政府对其人民的管辖,也不威胁中国的领土完整。”蒲安臣来华后把“合作政策”作为中美外交的基础,该政策也影响了其他西方国家。由于他的努力,美国成了最尊重清政府的西方国家。美国的对华态度赢得了清政府的好感,蒲安臣也得到了清政府的特别信任。蒲安臣谈吐幽默机敏,人格受到人们的敬仰。历史学家王尔敏曾说,蒲安臣是在中美关系史上是对中国最友善的公使。蒲安臣对当时中国所面临的外交困难常常从中调停,不使中国吃亏。

    为了让清政府了解西方。1864年,蒲安臣把传教士丁韪良翻译韦登所著的《万国律例》送给了清政府。闭关自守的中国,第一次知道了国际间的国家关系,是可以用国际法的方式来规范的。清朝政府得到《万国律例》后,对此书非常重视,1864年冬,同文馆正式出版《万国律例》一书。该书是中国了解西方国家法治的伊始。这种做法使得有些西方列强耿耿于怀。法国代办哥士耆对蒲安臣说:“丁韪良是谁?居然让中国人了解我们的国际法。除掉他,他会给我们造成麻烦。”蒲安臣不理会他,仍旧继续坚持说服清廷要员,摒弃陈腐的华夷理念,其目的在于真诚地帮助中国融入世界潮流。

    1865年,蒲安臣萌生退意,不想再做公使。他卖掉了北京的房子,然后在春天回到了美国。其间,他把董恂题写的诗扇赠送给了朗费罗。不过,西华德国务卿最终还是说服了他。第二年,他再赴北京续任公使。

    作为美国公使的蒲安臣,经过数年的不懈努力游说华洋友好,清政府对蒲安臣产生了特别的好感和信任。1867年11月下旬,担任驻华公使已有6年的蒲安臣卸任回国,在总理衙门举办的饯行宴会上向恭亲王等表示:“嗣后遇有与各国不平之事,伊必十分出力,即如中国派伊为使相同。”恭亲王说:“这方面的工作是需要的。你是否要经过欧洲呢?”蒲安臣作肯定答复后。恭亲王请其代中国向巴黎和伦敦两政府说项。恭亲王说:“如果一个公使为两个国家服务是可能的话,我们很愿意派你充任我们的使节。”蒲安臣同意接受此职。清政府批复:“使臣蒲安臣处事和平,洞悉中外大体,着即派往有约各国,充办各国中外交涉事务大臣。”这是历史上清政府政府第一次派团出使外国。这种楚材晋用、中西合璧的“使团”,今天看上去多少有些荒唐可笑。当时,有着几亿人口的大国实在找不出一个懂得国际外交的官员。后来的事实表明,聘请蒲安臣这样一个美国人来担任特使,实为清政府的万幸。

    历史学家们几乎一致认为,清廷选用蒲安臣的主要原因在于,蒲安臣当过驻华公使,了解中西文化,可以帮助清政府顺畅准确地与西方强国交流,不仅仅在语言方面,而且在人种外形方面,可以比较平等地向其他拥有不同经济基础的强大政权表达意愿。当时在国际社会处境尴尬、内外交困的清政府需要寻找一种自己能够承受的外交方式,以此来最大限度地缓和国际环境,以便为将开始的修约谈判作准备,希望西方各国在修约谈判时要求不要太苛刻。由此可见当时的清廷外交在历史转折时期的无奈和纠结。如同赫德在给美国驻华公使劳文罗斯的信中说:“不只是通过驻北京的外国使臣相联络,更希望能通过常驻的中国使臣为媒介,在每个国家的首都向其政府陈述意见。”

    其实,晚清年间,外国人在中国朝廷任职早有先例。罗伯特·赫德(1835—1911),英国政治家;1854年来到中国,1861年起在上海担任海关总税务司职务,1863年正式接替担任海关总税务司。赫德曾担任晚清海关总税务司达半个世纪之久(1861-1911),在任内创建了税收、统计、浚港、检疫等一整套严格的海关管理制度,还创建了中国的现代邮政系统。另外,1859年,清政府在上海设立总税务司署,按照英国建议,任命英人李泰国(Horatio Nelson Lay)为首任总税务司。各口税务司及海关高级职员,均由外国人担任。1863年,英国人赫德(Robert Hart)继任总税务司,他担任这个职位一直到1909年。

    1868年2月25日,清政府组织的第一个由美国人蒲安臣担任代表团团长的外交使团一行30人,自上海虹口黄浦江码头乘坐“格斯达哥里”号轮船起航前往美国旧金山。随同出访的还有两名中国官员:总理衙门记名海关道志刚和礼部郎中孙家谷以及翻译张德彝。蒲安臣的两名副手:左协理是英国使馆翻译柏卓安(John M.Brown),右协理是海关税务司法籍职员德善(E.de Champs)。

    为这次出访,蒲安臣还受委托设计了中国第一面国旗——黄龙旗。据史料记述:“蓝镶边,中绘龙一尺三长,宽二尺,与使者命驾之时,以为前驱”。由此,作为中国象征的黄龙旗正式登场,标志着中国第一次以主权国家面目出现在国际社会之中。其实,早在1859年底,蒲安臣就提醒清廷,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索,就直接与“亚罗号”悬挂英国国旗有关。他建议中国沿用国际惯例设计自己的国旗。但清廷当时根本不理解国旗的意义,认为这是区区小事不足为虑。1862年,蒲安臣在给美国国务卿西华德的信中说:“中国终于有了漫长历史上的第一面国旗。我很高兴向您汇报,中国政府采用了一面国旗……帝国抛弃了最后一丝排外,把它的力量象征摆在了我们面前,并要求在列国之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杨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