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宽带下乡沦为低俗入户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发布时间:2018-05-22 09:52:08

  何勇海

  在“宽带下乡”过程中,搞好网络建设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必须高度重视如何保障农民用好这条“网路”,过上健康的网络生活。

  国家提出,力争到2020年实现宽带覆盖98%的行政村。不过,《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有部分村民通宽带后还不能善用网络,低俗网络文化冲击乡村等伴生现象须警惕。多地受访农村年轻人告诉记者,现在家里安装了宽带,主要休闲娱乐方式就是玩手机、打游戏,一些年轻人甚至宁愿牺牲工作和睡眠时间也要上网看直播、玩游戏,还曾花钱兑换礼物打赏网络女主播(5月18日《半月谈》)。

  “宽带下乡”意在推进信息下乡,发展现代农业,助推农民增收致富,提升农民生活质量。从理想状态看,一根网线就可以给农村打开一扇与世界相连的大门,让农村经济腾飞更可期,让农民精神文化生活更丰富。然而,尽管很多农村通了宽带,但很多人包括不少农村干部还是网盲;一些地方建设的网络文化站大多荒废或沦为“乡村网吧”;一些为村民提供信息服务的项目因运营困难,而处于断网状态,设施设备积满灰尘。这些都对财政资金、人力物力等造成了巨大浪费。

  比财政资金、人力物力浪费更可怕、更痛心的是,在许多农村,“宽带下乡”沦为纯粹的“娱乐下乡”“低俗入户”。像上面提到的,一些村民使用宽带的唯一目的就是看电视、玩手机、打游戏,一些年轻人甚至宁愿牺牲工作睡眠时间也要上网看直播、玩游戏,还花钱兑换礼物打赏网络女主播。据说在一些中西部地区农村,利用宽带看电视、上网等娱乐活动已占据村民大部分时间,若都如此,那么如何顺利实施乡村振兴?这恐怕就偏离了缩小城乡居民的数字鸿沟,让农民能上网、会用网、用好网的初心。

  离“宽带下乡”初心更远的,则是低俗网络文化前所未有地渗透、冲击着村民的精神世界。据媒体调查,在一些地方建设的网络文化站、电子阅览室提供免费上网,以方便村民查询农产品和生产资料市场信息、种养殖信息、劳务需求信息,以及提供气象灾害预报预防服务、村务公开等,却被一些村民用来玩大型网游、浏览黄色网页;即便是农村青少年,也正在被手机游戏蛊惑;在严打黄赌毒之下,一些村落开始流行用微信联系与转账等方式进行地下赌博、地下色情交易、传播色情表演……

  由此观之,在“宽带下乡”过程中,搞好网络建设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必须高度重视如何保障农民用好这条“网路”,过上健康的网络生活。首要任务当然是,政府、行业组织和相关网络企业要大力开展农村互联网应用普及教育,提高农民接触和使用网络的技能,如教会农民利用网络销售农产品;同时,对农民培养健康的网络文化价值观,对面向农村的网络服务加强监管,清除杂草,多多提供具有正确价值观和正能量的网络文化产品,以挤占低俗媚俗网络文化在农村横行的空间。

(责任编辑:金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