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似锦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发布时间:2018-05-21 09:38:51

□ 李嘉璐

  昨日烟雨出行,丛林繁盛,繁花似锦,深邃沉静,如至梦中。万物大美无言,零星的碎花,却唤起了我对山水花木的丝缕情意。花木的洁净,能在瞬间平复我百转千回的内心,在多少个寂寥雨夜,我独自伏于书案上奋笔疾书,是它们伴我成长,慰我心安。

  “莫叹萧疏秋已暮,尚有残荷散清幽”。时常幻想着回到江南,着一身素衣,乘舟行于田田莲叶翠荷间。在明媚的阳光下,采摘莲蓬,哼着不成调的采莲曲。看散落的花瓣漂浮于水中,几尾鱼儿欢快地嬉戏。

  心往江南尤爱莲。莲,是清冷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斜风细雨中,几茎荷花,亭亭玉立,洁净飘逸,耐人寻味。似是未经烟雨漂洗的精灵,绝世而独立。莲,是纯情的,南朝《西洲曲》中写道:“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古人借莲来诉说潺潺的相思之苦,喻爱情一如莲花般清纯忠贞,纤尘不染。莲,亦是绝尘的,独落淤泥不世故,不管置身何处,总有那一份独有的宁静逸然。无论身处无人问津的山野乡村,还是种植于亭台水榭,或是置于满是枯枝残梗的池塘,依旧风雅从容,气质依旧。如果有来生,谁人不愿做这样一朵莲,清白一世,摇曳生姿,任风吹雨淋,也不移那最初的本心。

  “孤姿妍外净,幽馥暑中寒。如何山谷老,只为赋山矾。”遥记一年盛暑,花同芬芳逼人,不禁开窗观望,只见栀子一袭白衣,毅然接受着烈日的洗礼,清凉如水他悄然绽放。我亲爱的栀子的素洁一身,淡雅绝俗的芬芳。她不同于娇艳似火的红玫,亦不同于清丽不可摘的幽兰,栀子惹人怜爱,愿与之肌肤相亲,却又素雅互白,醉人心怀。记得在故乡时常会在放学的路上摘回几朵栀子,小心地串成一链,或置于书案做成精巧的点缀,或置于衣襟与发梢,那纯真如水的童年,似乎都被栀子染上了丝丝清香。只是如今故乡路上的栀子早已开谢不知几回,却再无人有兴致提篮采摘。小桥流水,烟雨如画,带着远意,亦令人内心怅然。园中栀子,洁白如雪,瓶中栀子,淡雅清香。她的倔强,使她只绽放于酷暑,她的高贵,故不输别的奇花异草。

  “亭亭岩下桂,岁晚独芬芳。叶密千层绿,花开万点黄。”清秋时节,桂花飘香,金黄的花瓣盈满枝头。街道上,庭院里,甚至于校园的小道上,都满溢着桂花的幽香。桂花虽平凡小巧,在百花中却清香最胜。清晰地记着儿时最爱这样的时节。青石小径,落花缤纷,闲庭漫步,不忍踩之。便唤来妹妹,一起来拾取这如被的桂花,轻轻装入布囊,蹦回家中交与外婆,看她洗净晾干这片片巧花,用蜂蜜腌制花酱,储存一些时日,待要做甜点时,抹上一层桂花酱,顿觉连寻常食物,都生了蜜意柔情。如今时过境迁,妹妹与我都离开了故乡,只空留外婆一人存着那一瓶瓶如蜜的花酱,守着那一段段柔和着温暖的阳光。我的心情顿时苦涩起来,抬头凝望这一树桂花,只见它与世无争,温和依旧,缥缈之味,似在眼前,实则遥远。

  人间繁花,看似无情,实则有心,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各吐其芬,各舒其韵。花是风景,点缀了时节,花是禅客,给人以明净空灵,花亦是美人,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责任编辑:金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