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托行业法律政策不明 如何构建安全环境怎样设置监管机制
企业兴办幼托机构面临诸多法律问题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11-13 09:47:28

    对话动机

    上海携程亲子园幼教老师虐童案持续发酵。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具体细节、责任有待相关部门认定。除了案件本身,由此延伸出的企业兴办幼托机构问题也成为舆论焦点。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施行,婴幼儿数量增多,家庭照顾任务加重,愁坏了双职工家庭。为此,一些地方鼓励企业单位自办幼儿园、托儿所,这不失为广大年轻父母的福音。不过,问题在于,企业办园属于什么性质、如何进行监管?围绕这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与业内专家展开了对话。

    对话人

    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      储朝晖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外教育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姚金菊

    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副秘书长     田相夏

    西北政法大学教授        褚宸舸

    《法制日报》记者      赵丽 卢 伟

    幼托领域存法律空白

    记者:在此次虐童事件中,携程亲子园成为焦点,一些讨论已然开始:在企业自身不“产出”优秀幼儿园教师的同时,企业主办的幼儿园有没有必要再开下去?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可能先要搞清楚,企业办园,这个园是指幼儿园还是幼托机构?企业是否有资格兴办幼儿园?

    储朝晖:幼儿园与托管机构最大的差异在孩子的年龄上。我们将招收3至6岁孩子的机构称为幼儿园,将招收0至3岁孩子的称为托管机构。

    携程亲子园属于托管机构,类似企业办的亲子园无疑是商业性质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不归地方教委管。目前,企业有幼儿园办学资质。

    姚金菊:教育法里有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不过对学前教育的定义并不明晰。从幼儿园管理条例的规定来看,幼儿园招收的是3周岁以上的儿童。所以,我们把招收3周岁以下儿童的机构称为亲子园。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法律的一个空白处。

    根据民办教育促进法,企业办学在资质上是没有问题的。就幼儿园来说,幼儿园管理条例中有关于办学资质的规定。不过,对于这种托管类型的机构,目前还没有相关规定。

    田相夏:现在说法很多,其中一种说法是企业办的亲子班就是幼托班,不需要办学资质。

    记者:也就是说,对于招收3岁以下幼儿的机构,目前没有明确法律规定,现行政策法规也不明晰。或者说,招收3岁以下幼儿的幼托机构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监管政策不明。

    姚金菊:从国家层面来说,目前特别明确的、专门针对幼托行业的政策法规是没有的,地方上是否有相关规定有待考察。不过,一些基本教育理念是有的,例如教育法中的相关规定等。

    这也涉及另外一个问题:全面二孩政策已经实施,但基础设施、政策法规等方面是否也做好了准备?对大城市来说,人们的生活压力逐渐增大,企业是否也考虑做一些事情,而不是像以前把诸如教育类的问题和职责全部转移给国家。

    田相夏:这其实是一个法律规定的盲区,我们应该将携程亲子园事件作为契机进行完善。

    义务教育归教委管,但这种幼托班也需要政府部门监管。比如,教育部门应该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协商,探讨如何规制幼托机构。幼托机构如果是营利的,那就归工商部门管;如果是为了职工解决福利,还是应该归教委管。

    教育公益性不能丢

    记者:据报道,目前,一些企业兴办幼托机构,其目的是为了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帮助员工更积极地投入工作,通过这种“人性化”的管理来为员工谋取福利。不过,在幼托行业法律、政策不明晰的情况下,企业办园有没有必要继续或者推广?企业办园如何回归教育本质、让孩子健康成长?

    褚宸舸: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也反映在托幼问题上。企业亲子工作室,是在职工需求集中且有条件的企业、园区、楼宇等处开展子女的晚托、暑托、寒托等各类形式的托育服务,属于群众自利或自益性的行为。

    据报载,一些企业亲子工作室员工以互助会的形式自愿成立照看组织,企业提供一定的支持角色。这就需要在法律上厘清政府、企业、家长、工作室几方的权利义务关系。企业亲子工作室存在一系列的问题,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简单的场地和人力物力投入,而是资质确定、责任风险承担问题。亲子工作室不应按照幼儿园标准来设定,要保障基层群众多方面、多层次的需求。

    姚金菊:教育回归到社会,教育关系大众。于是,我们修改了民办教育促进法,让教育对社会开放。后续的问题就是如何制定行之有效的制度来保障教育,保障教育自身的公益性。不管是营利性的还是非营利性的机构,教育的公益性是不能丢的,而且公益也并意味着不可以盈利。

    首先,关于教育机构的准入条件,我们是有规定的,可能目前存在还需进一步细化的问题。其次,在人员的准入上,教师资质问题需要审核,例如保育员资质、教师资格证等。第三,亲子园如何做到有效管理也是重要的方面。例如,我们是否可以利用技术让家长看到孩子在幼儿园的录像?最后,从家长的层面来说,对孩子的关注是最重要的。尽管现在家长很忙,但有时候可能一两句话就能够发现问题,问问孩子今天是不是开心、今天幼儿园有什么事情。有些孩子尽管很小,但情绪的变化还是能够看出来。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