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场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中国法院网发布时间:2017-10-13 09:09:54

    王金平

    苹果树死了

    早上8点20分,人民陪审员程振洋朝河北省邢台县人民法院浆水人民法庭走去,远远看见法庭门口站着一位年轻妇女。程振洋认识她,是水门村的月草。

    月草一脸急慌慌地说:“俺来告状了。”程振洋边开门边问告谁。

    月草说:“告俺村小林。”

    她和丈夫枣夏在村南栽种了两亩半苹果树,地北紧挨着小林的硫酸镁厂。去年闹洪灾,地里的苹果树死了一大片。她说是厂子在高处,是上面渗下来的水,毒死果树的。

    程振洋问:“小林是啥理由?”

    月草说:“厂子早就停产,他说他按要求对厂子进行了封堵掩埋,树死跟厂子没关系。”

    月草知道浆水法庭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法庭,是河北法院系统推行的一项便民措施,主要负责简易民事纠纷、调解司法确认、法制宣传、民调组织培训等,所以她原先没来这里找。她还请农业局的技术人员到现场进行鉴定,结论是该土地为酸性过度土壤。月草要求对方赔偿2.5万元。

    浆水法庭就在乡政府里。程振洋叫上乡政府的包村干部小田到地里查看。那一块两亩多的梯田里,胳膊粗的苹果树死了一片,这些果树正在挂果期,真是可惜了。北边高台上的硫酸镁厂,废渣已经用土填埋,但厂里有个不太明显的坑,雨下大了会造成积水、渗水。

    月草跟到地里,又撵到村里。程振洋临走时,月草说:“我得去信访局问问。”那口气,俨然要上访。

    程振洋说:“信访局解决不了,还得批转下来。我给你解决吧!”

    “你?”月草瞪着两眼,分明有些瞧不起他。

    程振洋坚定地点点头。

    月草想上访

    程振洋了解他们,月草没多大脾气,她丈夫枣夏可是个愣头青。近些天,恰恰北京正要开重要会议。

    时间耽搁不得。回到法庭,程振洋马上给县农业局打去电话,要求他们对月草那块土地搞一份详细报告,明天上午就去拿结果。

    第二天上午,程振洋乘坐长途汽车到县农业局。可拿到报告一看,只是比上一份报告多了对太行山腹地一般土壤的分析。该土地土壤酸性过度,一般土壤略碱或者为中度。从这份报告上,仍不能确定月草苹果树的死亡,是与硫酸镁厂有关。

    程振洋回到法庭,月草就等在那里。月草说:“俺知道北京要开会,俺不去县里,不行俺直接到市里、省里、北京上访,不信俺的事就没人解决!”

    程振洋说:“你这是咋说哩!我不是给你解决吗?”

    月草不吭声了。

    程振洋和小田又一次跑到水门村,向村民调了解了情况。现场已经看过,也有了县农业局的检测报告。程振洋心中有了数。

    以地换地解纷争

    这天,程振洋将月草和小林通知到法庭。月草的丈夫枣夏也跟来了。

    月草先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以前,俺那苹果树好好的,咋下了场暴雨树就死那么多?一亩地种70多棵,每棵下优质果100斤,每斤按2.5元算,两亩半,承包30年,损伤的树算下来不下9万元,俺要2.5万元,没多要。”

    小林不认账。“按国家规定,硫酸镁厂该停的停,该封的封,该填的填了。你家树死了,那是天灾。”

    双方争吵起来。

    程振洋心里清楚,月草地里苹果树的死,不是人为因素,是自然灾害,法律术语叫不可抗力。

    程振洋咳嗽了一声,开口说:“小林,你想想,好好的两亩半果树,就该受损伤?”小林眨巴眨巴眼,不说话。程振洋继续说,“下了暴雨,你知道去厂里看看,发现渗水,你为啥不及时改条垅口?”

    程振洋继续说:“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看站在哪个角度去看,也就是看站在哪个立场。小林不妨换位思考,如果是你的地,死了果树,你咋办!”

    程振洋站起来朝外走,边走边让小林出来一下。小林跟在他身后。

    程振洋在院西边的梧桐树下站住了,对小林说:“按照法律规定,月草的苹果树枯死,是不可抗力的自然灾害,但根源在哪?咱们心里都清楚,你厂子废渣虽然都按规定进行掩埋,但渗漏的雨水是造成果树死亡的直接原因。下了雨,你光关心你的厂子,咋不关心人家果园,咋不把雨水引开?”

    小林有些困惑:“你说我有责任?”

    程振洋说:“你有责任。”停顿一下,他又说,“你看月草两口子的态度,不解决誓不罢休!你又不想出一分钱,那只有换地了。”小林沉吟了片刻,说:“行,换地就换地。”

    小林的思想做通了,就看月草两口子的态度了。

    程振洋回来对月草说:“你们让他赔偿钱,这条路走不通,只有换果园。再说,那土地经硫酸镁废渣水浸泡,土质几年恢复不了,你们仔细想想,是不是换地好。”

    月草和枣夏一商量,也同意了这个方案。

    就这样,小林用1.1亩和0.97亩两片果园,换了月草的两亩半果园。月草得到的果园虽然亩数少点,但离家近,土壤又好。小林换到的地亩数多,又挨着自己的厂子。双方都很满意。

    (作者单位:河北省邢台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