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大法学院:法经济学的圣地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10-11 09:46:34
 
 
   

 虞平

    过去几年里美国法学界发生了两件大事:2013年9月2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纳德·科斯教授去世和2017年9月1日,理查·波斯纳法官宣布从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荣退。而这两件事均与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有关。很少有人知道作为经济学大师的科斯教授学术生涯的大多数时间是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度过的,他1950年移居美国,从未受过法学正规教育的训练,却获得了芝大法学院的正式教职,通过一篇1960年发表在芝大法学院杂志《法与经济学》上的著名论文“社会成本问题(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在经济学界赢得广泛声誉,也于1991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桂冠,成为经济学界和法学界的一段佳话。而波斯纳法官的主要学术活动也是围绕着芝大法学院展开的。即便是1981年后担任了联邦法官,他仍然坚持在芝大授课至今。他著作等身,享誉世界并且还是中国学者的挚爱,他几乎所有的著作均有中译本就是一个例证。上述两位大师不仅均出自芝大法学院,而且共同的兴趣点都在法律与经济学的关系方面,这与芝大法学院在创立“法与经济学”这门交叉学科方面的功劳是分不开的。从1939年芝大法学院正式设立“法与经济学”项目开始,到科斯和波斯纳以及无数法经济学家的涌现,芝大法学院不仅是孕育大师的温床,更是法经济学理论百花齐放的殿堂,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芝大法学院是“法经济学”的圣地。

    成立于1902年的芝大法学院在众多一流法学院中算是小弟弟,它坐落于芝加哥大学校园的南边,法学院主要建筑莱德贝尔大厦(the Laird Bell Quadrangle)是一个四边形的裙楼,包括主楼图书馆、教师办公室以及礼堂和教室。法学院的设计者是享誉世界的建筑大师萨仁能(Saarinen),他也是著名的圣路易斯拱形建筑和纽约肯尼迪机场的主要建筑师。法学院裙楼体现了美国战后建筑设计上古典主义与现代精神的完美结合。这一建筑于1959年正式投入使用,剪彩仪式由美国当时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沃伦与时任美国副总统的尼克松亲自主持,可谓盛况空前。

    法学院的宗旨是培养有思想的法律人才。它强调毕业生在其终身的职业生涯中做一个富有激情的法律思想者,学院课程注重学生的跨学科能力,要求学生不做法律的工匠,而做一个具有全面知识的人才。为此,芝大法学院从其建院初期即开设了独特的“法律诸元素(the Elements of Law)”课程,要求所有学生在进入法律学习之初就必修这门课。该课程由著名教授担纲,介绍法律及其相交的一些重要学科,如哲学、政治学、经济学以及心理学等学科,引导学生开拓思路,从不同的视角去理解法律的奥义。该课虽然是法学院一年级的课程,却往往让学生很头痛,被称为“最早接触但却是最后理解的课程。”

    在建院一百一十多年的历史里,芝大法学院贡献了大量的法律思想家。例如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美国主流法学思想之一的法律现实主义大家弗兰克教授(Jerome Frank)即是芝大毕业生,后来另一大师卢埃林教授也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转来芝大任教,芝大一时成为现实主义法学思想的大本营。正如本文开头所提及的,芝大还是著名的法经济学派发祥地和学术重镇,其“法与经济学”杂志开一代研究法与经济学之先河,成为众多经济学家和法学家的思想阵地。著名的“科斯定理(Coase Theorem)”就是在该杂志上提出的,因而也为科斯教授赢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此外,芝大也为其他大学贡献了很多学术领头人,其中著名的有在斯坦福大学任教的弗里德曼教授(Lawrence M. Friedman),他的鸿篇巨制《二十世纪美国法律史》最近也被译成中文,赢得中国学者广泛赞誉。而现任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桑斯坦(Cass Sunstein)是美国宪法的一大权威,曾在芝大任教达二十七年,也在奥巴马政府内就任法制信息局局长一职。芝大法学院最有名也是最有型的教授当算奥巴马总统。在竞选总统之前,奥巴马曾在芝大法学院教授美国宪法达十二年之久,并且同时从事公益诉讼,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笔者2011年访问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时,有法学院教授曾为我指认奥巴马教授任教时的办公室以及其公寓,但当时奥巴马已经上任总统数年,芝大法学人引以为傲之情跃然脸上。

    芝大法学院为美国政坛贡献过两个非常有争议的司法官员,一个是小布什时代的司法部长阿什克罗夫特(John D. Ashcroft)。他在任内通过了很多反恐措施引起民权运动人士的极大不满。美国民权领袖们批评他以反恐为由损害了人民的隐私权和部分人身自由权利。另一位是今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科米(James Comey)先生。他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因调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邮件门”事件的不同做法引起了民主共和两党的强烈批评,川普当选总统后,又因与总统不和导致下台。

    芝大法学院非常重视法律公益事业和民权事业,其毕业生中以约翰逊总统任命的司法部长克拉克(Ramsey Clark)最为著名。克拉克在其任内主持制定了很多保护民权的措施和法令,他还极力反对死刑制度,在卸任后推动保护民权的公益诉讼。包括奥巴马总统在内的很多芝大法律人还在民间积极推动民权运动,为实现社会公正和平等做出了积极的贡献。让中国学生学者骄傲的是:留学芝大获得法学博士的梅汝璈先生在远东军事法庭上作为中国的唯一法官代表,为战争中死去的数千万同胞以及其他国家的无辜民众伸张正义,判处了东条英机为首的七位战犯死刑,与纽伦堡军事法庭一起为国际法建立了惩罚战争罪的先例。

    作为顶尖法学院之一的芝大法学院自然成为美国乃至世界各国学子趋之若鹜的法律圣殿,在录取学生方面竞争激烈。据报道,芝大法学院JD学生录取分数线平均在170以上,GPA也高达3.9以上,录取率仅为15%。而LLM学位则更是一票难求,在上千位申请者中每年仅录取7-80位,令世界各国学子望之兴叹。

    总之,芝大法学院以其超一流的师资和崇高的教育理念(培养法律思想者)在未来的岁月里将继续引领美国法学教育潮流,可望为世界法学和法律的进步作出更大的贡献。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