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靠立法规制网络水军尚存争议
拿什么管住“水军”一族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9-19 14:05:06

    对网络“水军”立法,重点并非仅包括商业上的不正当竞争,还应包括损害商业信誉和消费者知情权。网络实名制是治理“水军”的重要抓手,更是治理“水军”乱象的重要武器,相关立法应有所体现。

    法制日报记者  朱宁宁

    网络“水军”,这个在全球一直让人头疼的问题,以后可能“更疼”了。

    近日,来自科技界的一个消息,让人们对网络“水军”这个由来已久的网络毒瘤,变得更为担心——因为不久的将来,你在网上所看到的一些关于商品、餐馆、酒店、景点等的点评,很有可能是机器人写的。这就意味着,雇佣网络“水军”的成本大大降低。

    一直以来,充斥网络上的各路“水军”,已经形成一个兴盛的地下行业。只要有钱,网络“水军”既可以通过铺天盖地的虚假点评,帮助商家赚得盆满钵满,也可以通过恶意差评,使对手声名狼藉,甚至在一些热点舆论事件中,直接引导舆论导向。

    如今,伴随技术的进步,网络“水军”的升级换代,不但会迷惑更多依靠网络点评的普通民众,还会让网站等平台在保障内容真实性上面临重大挑战,也给管理带来极大的难题。

    治理网络“水军”,必须要提速了。

    “水军”形态各异危害极大

    靠网上的点评作出选择,眼下已成为很多人的消费习惯。北京的王女士就是其中一员。不管是外出就餐,还是各种网购,她都习惯先看看其他人的评论再下手。“常言道,听人劝,吃饱饭。我一直都觉得,如果大家都说好,那就应该错不了,不会上当受骗。”

    但是,王女士渐渐发觉,网络评价越来越不靠谱,导致自己很多次都“走了眼”:收到商品后发现,跟评论中的很多描述并不一致;选择了一家餐厅却发现,菜品跟之前网上推荐的大相径庭;去了某个景点才发现,与网络上看到的评价完全不一样……“后来,慢慢地我就明白了,其实很多人是为了拿到商家的优惠券、折扣违心写评价。还有一些直接是商家自己雇的人来专门刷评论的。”

    显然,王女士遭遇了网络“水军”。与王女士仅仅在个人财物上遭受一定的损失不一样,在很多热点网络事件中,网络“水军”还会给当事人带来更大的精神伤害,甚至直接导致侵权事件的发生。

    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网络与新媒体研究所所长王佳航关注到了前不久发生的孕妇坠楼事件:“我观察过网上一些报道下面的评论,其中有明显倾向于医院一方的网络‘水军’,事件中的这位丈夫来不及悲痛,已经被称为‘渣男’,名誉权受损。随着调查性报道陆续出来,我们更清楚真正应该讨论的,不是做不做剖腹产和谁拒绝做剖腹产,而是现有医院治疗程序和设施还不能关注到孕产妇的心理健康,并进而探讨公共医疗建设的问题。”王佳航说。

    “网络‘水军’分好多种类型,每一种类型都有很大的危害。”王佳航分析了目前网络“水军”的两种主要形态。

    一类是商业领域的网络“水军”。作为营销手段,不少企业利用网络“水军”来引导用户的评论,抬高自家产品的同时,贬低竞争对手。“这一类网络‘水军’的危害在于扰乱了市场秩序,本质上是一种不正当竞争。在大数据时代,大数据已成为各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大众点评、豆瓣打分等评级制度成为消费者选择商品的重要依据,‘水军’的出现影响了这个体系的公信度,最终影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王佳航说。

    一类是舆论领域的网络“水军”。此类网络“水军”是被雇佣的大批对网友意见进行观点批判或观点维护的人,造成虚假宣传效果,最终表现为虚假民意。“这一类网络‘水军’带来的问题实际上更严重,因为是作为舆论引导的方式出现的,特别是舆情事件的网络‘水军’。”但王佳航同时强调,在舆情引导过程中,事件当事人实名表态,对事件发展进程进行适当干预,疏解矛盾,则不属于网络“水军”,而是正常的网络交互。

    目前法律手段略显不足

    尽管网络“水军”行为样态纷繁复杂,但随着网络治理立法进程日益加快,对于整治网络“水军”,我国在立法规范层面进行了许多有益探索。在我国现行法律中,对于网络“水军”本身虽然并无明确的禁止性规定,但对于其部分行为方式的规制,在刑法和相关立法、司法解释中已有所体现。

    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吴沈括介绍,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构成侮辱罪、诽谤罪,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了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罪以及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罪、第二百九十三条寻衅滋事罪等,网络“水军”的行为对于这些罪名都有可能触及。此外,网络“水军”散布一些诋毁企业的虚假信息也可能涉及第二百二十一条的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雇佣、组织、教唆或者帮助他人发布、转发网络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害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6月1日起施行的网络安全法第十二条强调了网络活动参与者的权利和义务,指出“不得利用网络从事危害国家安全、荣誉和利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宣扬民族仇恨、民族歧视,传播暴力、淫秽色情信息,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扰乱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以及侵害他人名誉、隐私、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等活动”。此外,如果是涉及到一些虚假评论等问题,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也有关于保护消费者知情权等的相关规定,正在起草的电子商务法中也有所涉及。

    “这些规定都从立法层面明确规制了网络‘水军’的违法行为。”吴沈括说。

    但对于如何给网络“水军”定罪处罚,吴沈括认为不能一概而论,应当根据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网络‘水军’本身是寄生于互联网的存在,倘若它仅作为一般的网络营销或公关手段,未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未造成违法后果,则无需过多干涉。但如果网络‘水军’不仅制造话题、恶意炒作、影响舆论,还直接对他人的财产、名誉等合法权益造成现实侵害,已可能构成违法犯罪,则应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