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放过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9-18 10:50:26

    王金平

    告我啥了?

    何小月一脸惶惑,她接过起诉书,看着看着,手便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吕正宵这个造孽的东西,上哪借过19万块钱呀?纯粹是瞎编的,刘法官,你要主持正义呀!

    何小月的脸,变得蜡黄。

    吕正宵是何小月的前夫。

    离婚前,吕正宵借了张泽远19万元。张泽远将吕正宵和何小月告到法庭,要求偿还借款本息。

    刘保泰默默观察了一阵,看何小月呜呜地哭,听她不停地诉说。

    等她情绪稍微稳定了些,刘保泰才问,你的意思是,从来没借过他的钱?

    何小月擦去眼泪,瞪着红赤赤的眼睛,说,确实没有!我冤枉啊!

    刘保泰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冤枉的?

    何小月无言以对,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来,何小月对反证并不懂,刘保泰耐心引导她。

    你认为借条是假的,是否要对借条写的时间进行鉴定?

    啥时写的也能鉴定出来?

    何小月有些惊讶。

    能!刘保泰肯定地说。

    这就好!

    何小月露出了笑容。

    何小月申请了笔迹鉴定。

    可问题又出现了。

    案子里,吕正宵的借条,落款是2009年9月。鉴定机构要求,必须拿出吕正宵当时写的字的样本。问题是,现在是2013年10月。还有,吕正宵一直不接法庭的电话,他根本就没到过法庭。

    看来,指望吕正宵,很难!要是拿不出他那时的字迹,鉴定机构就无法拿出鉴定结论。

    刘保泰传张泽远和何小月到庭,了解案情。刘保泰想从反反复复的交谈中,寻找突破口。可一连几天,一无所获。

    又过了两个月,原告张泽远被传唤到庭。刘保泰把实情一说,张泽远的脸臊红了。

    张泽远说,原本觉得,这回准能蒙混过关,钱绝对能要到手,没想到!没想到啊!

    张泽远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张泽远被拘留了,并处以1万元罚款。

    何小月双手握住了刘保泰的手,激动的泪水直往下淌。

    谢谢刘法官,要不这些债,我要背一辈子,是你救了我啊!

    何小月又来到法院,握住院长的手,一再道谢。

    周五下午学习交流会上,院长点名让刘保泰介绍自己的办案经验。刘保泰谈了自己的体会。

    审理每一起案件,特别是复杂疑难的案件,一定要搞清事实真相,不能放过每一个细节,包括捕捉当事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

    刘保泰还讲述了张泽远的那起民间借贷纠纷案。

    那天晚上,我正吃饭,突然想到了被告何小月前一天说过的话:2009年伏天,我到华夏医院刚做完人流手术,吕正宵就要跟我离婚,把我起诉到将军墓法庭,年底才判离。好!有啦!我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手舞足蹈,弄得媳妇和儿子莫名其妙。

    刘保泰的话,惹得同事们一阵大笑。接着,他继续讲下去。

    第二天,我到法院的档案室里,调出了吕正宵与何小月的离婚卷宗,里面的送达回证和调解笔录上,都有吕正宵的签名,华夏医院也有他的亲笔签字。

    送去样本后,鉴定结论很快出来了,那张借条,不是吕正宵2009年所写。

    依此,我对该案的处理结果,已成竹在胸。

    (作者单位:河北省邢台县法院)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