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枕碧楼宅院的老四房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9-11 10:14:51

    沈厚铎

    沈氏老四房的新宅,就在现在的复兴门内北侧的长话大楼后身的宗帽胡同内城隍庙街,现在好像已经没有这条胡同了。

    搬过去时是1940年春,我还不到一岁。

    祖父玩笑说:沈承煌住进了城隍庙,我来日无多矣。不想一语成谶。由于痨病已入膏肓,加之心境十分低落,第二年祖父就撒手人寰,时年五十二岁。

    我是沈家老四房厚字辈的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妹妹,所以从中国传统的意义讲,也算是独生子。其实我是个假老大,前面还有一姐一哥。不过,我姐还没出满月就夭亡了,听母亲说她小名叫“珍宝”,还没来得及取大名。我哥比我大四岁,小名“升錧”,名“厚錧”。他聪明伶俐,很受祖父疼爱,成天被抱在怀里。据说我出生后,祖父连抱都没抱过一下。然而,家兄也因之染上了痨病,祖父去世时,家兄也病得奄奄一息。祖父出殡,尚在襁褓中的我,也披麻戴孝作为孝孙排列在送殡的队伍中。祖父去世不久,家兄也离开了人世,他在人世间仅仅停留了四年,这是父母终生的遗憾。

    我的祖母赵六如毕业于北京女子师范学堂,与解放初北京师大二附小(现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校长、著名教育家、我的老师陶淑范是同班同学。但她笃信道教,整日沉迷于《道德真经》《南华真经》和练气功。虽有女子师范学堂毕业的资历,但从来没有在社会上做过事。按中国人的习俗,祖母算是苦命之人,她和祖父同年,而我父亲去世时祖母六十七岁,可谓中年丧夫、老年丧子。也许是因为信奉道教,又练了几十年的气功,所以在十分凄苦的生活中,她却能享寿八十四岁。

    我的父亲沈仁坚是独生子,连个姊妹都没有。他曾就读辅仁大学,学习语言文字之学,与著名训诂学家陆宗达先生同学。沈、陆两家是通家之好,家父与陆先生又是八拜之交,且又共同爱好语言文字之学,所以一起拜章太炎先生为师,又在太炎先生的推荐下做了黄侃先生的学生。

    祖父去世后,父亲把我们全家送回杭州,响应蒋委员长的号召自己跑到陪都重庆抗日救国去了。他在重庆做了中苏友好协会秘书长。由于中苏友好协会的特殊环境,家父接触了不少中共人士和主张团结抗日的民主人士。日军大轰炸时,父亲被炸得全身只剩一身内衣裤,靠朋友资助才回到杭州。

    后来,父亲受聘复旦大学,同时在上海救济总署任职,我们全家于是迁到上海。父亲因上级要他协助贪污救济款,愤而辞职。后来,父亲又受朋友怂恿做生意,被骗去了大部分家当。此时解放战争节节胜利,家父接到陆宗达先生的信,邀家父北上迎接解放。父亲积极响应,但等我们全家到了天津,正在等待北京(当时称北平)消息时,天津围城了。天津解放了,又等到北京解放,我们才来到北京。

    因错过了时机,父亲失业了,只能靠变卖家产以维持全家生计,我们的家也越变越小。那时父亲心境极差,满怀激情迎接解放而来,来了却落得个失业的结局。赋闲在家的他只能或是与陆宗达先生交流些训诂音韵,或是与雷普华、汪梦涵几位先生交流棋艺,以解郁闷。

    没有收入,只能是变卖家中的东西。先是卖衣物、家具,然后就是卖书,琉璃厂的一位姓党的书贩,时不时来我家挑挑选选。

    再后来家徒四壁无物可卖时,父亲已病重,但最终也不知道是什么病。没钱治病,就靠祖母帮他练气功治病,结果愈练愈重。1952年2月7日的早晨,父亲便一息游丝离开躯体,抛下了我们孤儿寡母,那年我十三岁。家父去世的第七天,北京大学“兹聘请沈仁坚先生为语言文学系教授”的聘书送到了。

    因为家人的缘故,我认为气功是可以强身的,但绝不能治病,更救不了命。前者有祖母长寿为证,后者有家父之病故为鉴。

    老四房这一辈祖父早逝,父亲又早逝。我的大妹沈厚镡,1958年就进了北京电子管厂做学徒,那年她还不到十六岁,在那里工作了几十年,从那里退休;二妹沈厚锬学的师范,毕业后在小学工作直到退休。

    我的母亲董曼英也是书香门第。我的外祖父董大年,曾经是“公车上书”的积极分子。

    母亲拉扯我们三个长大,积劳成疾,去世时只有59岁。她是一位典型的、伟大的中国母亲,辛辛苦苦一生,还没来得及享受子女的孝敬,就离开了人世。每当想起她,我就会心痛,就会热泪盈眶。“子欲养而亲不待”,我是深深体会了。

    金井胡同一号的枕碧楼宅院和住在那里的后人,如此而已。所幸者,2017年这所宅院已经由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出资,将其中三十多户居住十分困难的居民迁出,并对宅院进行修葺以恢复原貌。之后,这里将由最高人民法院布展,作为沈家本故居对外开放。

    这或是中国法律文化史上的一件喜事——中国近代法治奠基人、近代法学的开拓者沈家本的故居将对外开放。得此佳音,中国法律文化与法制史学界的同好们必会击掌相庆,也使我这个沈家本先生的后人,在面对来自国外的关注者们时,不再汗颜。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