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江湖师生情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9-11 10:09:01

    律师行业传统的师徒模式,不但限制了年轻人的成长,也让老律师缺乏传授经验的热情。然而,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线上培训、线下讲座遍地开花,各种形式的律师学院,在全国各地纷纷兴起

    易胜华

    每年教师节,想必是老师们最欣慰的日子:学生的感恩与祝福纷至沓来,教师群体成为大小媒体最为关注的对象……

    虽然律师职业与教师相去甚远,但也有共通之处。前者做到一定时间,就需要有助手来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小到端茶倒水、装订材料,大到分析案件、陪同出庭。在工作中,助手们可以向师父学习业务经验、待人接物的方式,还可以建立自己的人脉,拓宽发展的空间。更准确地说,律师与其助理之间的这种关系,和师徒类似。一些经验丰富的律师,还应邀走上高校的讲台,向法学院的学生讲授自己的实务经验。还有律师在专业论坛、网络平台上开办讲座,颇有“桃李满天下”的意味。

    不过,律师与其助理虽有师生之谊,更多的还是工作关系。当律师在讲台上、镜头前侃侃而谈,虽然听课的学生很多,却少了师生之间的感情交流。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当前的律师培训,重点大多放在“授业”(即传授业务技能)上,“传道”与“解惑”并不多见。“传道”是人生观、价值观的熏陶,需要润物无声的长期相处。“解惑”不限于业务方面的解答疑问,还包含了对学生人生道路的指引与帮助。做到这三者,才称得上一位真正的老师。

    中国的法科教育与司法实践存在着脱节现象。近几年,一些法学院校开始注重为学生提供实践机会,聘请法律实务工作者走进课堂,情况有所改观,但仍未达到律师业务对新人的要求。刚刚走出校门的法科生眼高手低,对收入有着不切实际的期望,对工作却一无所知,必须从零开始重新学习。有时,这种学习与业务技能并无直接关联,但也关系到新人在职场的境遇。

    我的第一任助理是个手脚勤快、脑瓜灵活的女孩子。刚来律所的时候,她把我的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我对她说:“你不仅要打扫我的办公室,还要把律所走廊打扫一下。如果别的律师同意,你也捎带着把他们的办公室清扫一下。虽然有保洁阿姨,你也可以帮他们做点什么。你要像对我一样对其他律师,多向他们请教,这样对你会有很大的好处。”

    女孩悟性很高,按照我的指点去做。结果,她在律所的人缘非常好,甚至那些对我有点小意见的同事,看见她时也是一脸的慈祥。

    长期以来,“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思想存在于律师行业。尤其是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法律服务市场本身不大,竞争比较激烈。资深律师都很忙,基本上没有时间、也不太情愿向助理传授自己的办案经验。大多数刚刚进入律师行业的年轻人,只能拿着微薄的助理工资(甚至没有),做着一些枯燥的、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事情,在工作中慢慢摸索经验。师父心情好的时候,还可以向他请教几个问题。平日里,师父总是一脸严肃,来去匆匆。

    也有运气好的年轻人。师父倾尽全力传授其业务技能,把自己的全部资源都提供给徒弟,使他们很快就能独当一面,处理各种复杂的法律事务。然而,翅膀硬了之后,年轻人总是要单飞。能够留下来继续和师父一起工作的,并不多见。呕心沥血教出来的学生,最终还是要离开师父。这是一件令人伤感、无奈的事情。

    可以说,律师行业传统的师徒模式,不但限制了年轻人的成长,也让老律师缺乏传授经验的热情。然而,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线上培训、线下讲座遍地开花,各种形式的律师学院,在全国各地纷纷兴起。对于年轻律师而言,这真是一个值得庆幸的时代。

    圣人无常师。金庸笔下,郭靖师从江南七怪、蒙古勇士哲别、丐帮帮主洪七公、老顽童周伯通等人,融会贯通,终于成为一代大侠。多年来,我也从各个前辈律师身上学到了不同的经验。所以,我总是建议年轻人,在业务学习上不要从一而终,不要长期跟定某个师父。做师父的,也不要把学生当成自己的附属物品,限制学生向更多人学习。

    这些年,我带过的助理有几十号人,有的被我辞退,有的主动请辞。如果把“老师”的概念扩大一些,算上那些听过我讲座的人,我该有成千上万的学生了。而我的老师,也有成百上千了。

    我很少在公开场合说,谁是我的徒弟、学生。除非是为了帮他们拿下某个案件的委托,我会对客户说,他是我的学生,人品我是放心的,而且我会指导他办理这个案子。有时候,在我身边工作、学习的某个新人,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得意忘形之下,我也会情不自禁地吹个牛:这是我的学生。而平时,我对外称呼他们是“小伙伴”。“小伙伴”这个词,可以作多种理解。

    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有朝一日,”小伙伴”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我不妒忌、不恐惧,会比自己取得成绩还要高兴。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