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休度的审问与办案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中国法院网发布时间:2017-08-25 14:46:58

    刘文基

    《清史稿·循吏列传》记载了朱休度在担任山西省广灵知县时审理的一起案件,朱休度没有因为案犯供认不讳,就立即下判,而是不厌其烦,巧妙审问,最终查明了案件真相。

    薛某带着妹妹去看戏,妹妹年轻漂亮,薛某的一个朋友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见此情景,薛某气愤不已,当即用刀刺杀对方,导致其死亡。杀人偿命,薛某以为自己肯定活不了,因此在官府审讯时就大大咧咧地说,我早就想杀死他,现在一点儿也不后悔。

    但知县朱休度并没有轻信薛某的这一说辞。第二天,朱休度问薛某:你平日擅长拳击,能做到百无一失吗?薛某如实回答:我不会拳击,不能做到百发百中。朱休度进而问他:那你为什么一刀就能杀死他?薛某说:我突然刺杀,并没有料到他会死亡。朱休度继续审问:你不知对方是否死亡,为什么不再刺几刀?薛某回答:我看到他鲜血淋漓,非常害怕,哪里还敢再刺他?

    朱休度之所以再三审问薛某,是因为事关故杀与误杀的认定。故杀与误杀,主观意图不同,定罪量刑也大相径庭。误杀虽然导致对方死亡,并不判处死刑;而故意杀人,即使不立即处死,也要判重刑。

    经过再三审问,朱休度准确把握了薛某的主观意图,确定薛某属于临时起意,是误杀。他依照法律规定,对其减轻处罚。结果,薛某并未判处死刑,而被发配边疆地区服刑。

    更为难得的是,朱休度不仅对薛某一案严格把关,对所有的案件也都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在担任广灵知县时,他深入实地,体察民情,对群众的诉讼耐心倾听,抓住要害,几句话就能彻底解决纠纷,让老百姓心服口服。几年后,当地社会治安良好,官府监狱空空如也。

    案犯究竟是临时起意泄愤,因误伤导致被害人死亡,还是蓄谋已久,早就想杀死被害人?关系犯罪的恶性程度。是故意杀人、过失杀人,还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至今仍然是审理人命案件定罪量刑的关键所在。面对这一关键问题,朱休度没有偏听偏信,轻易地相信案犯的供述,而是结合全案整体情况,进行合理怀疑,并巧妙进行聊天式地谈话、询问,让案犯在不经意之中说出真相。

    司法办案关系当事人的财产乃至生命,必须慎之又慎。对于案件中的所有细节都必须重视,绝对不能图大概。要通观全局,综合衡量,对存在疑点要巧妙设置提问,探求当事人的真实意图。审问不能急功近利,满足于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其实,舍近求远,声东击西,往往更能曲径通幽。

    细节决定成败。我们今天的司法办案程序虽然较完善,但在细节上,办案人员仍应慎重,要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公正司法,这样才能取信于民,才能树立司法权威,人民群众才会自觉守法、信法、尊法。

    (作者单位:甘肃省民勤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