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迷途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7-17 10:32:00

    贾新城

    这次上面来派出所考核要求分局领导班子全员参加,而且每名民警都要接受一对一谈话。民警老马兴奋得烙了一夜的人肉大饼,机会千载难逢啊。

    早上六点半老马就到了单位,先后扫了三遍院子、掸了两遍水,领导第一印象很重要。所领导表示了,自己在派出所管了三十年后勤默默无闻,该提副科了。老马暗暗告诫自己,越这个时候越不能想这事,在这当口,表现出一如既往任劳任怨是首要的。

    时间接近八点。老马手持手机登上大门口的垃圾箱,睁大双眼翘首以待。按照所领导的嘱托,他得进行先期侦察,一旦发现车队的影子,立马给所里打电话。这无疑是天赐良机:我老马肯定是第一时间跟上级领导打照面,第一时间啊。

    余光中,老马注意到侧后方有一辆警用面包车混在车流中驶来,他扭头瞥了一眼,继续向前方眺望。大概是哪个派出所拉通勤的,领导不可能坐这破车来。

    一句话的工夫,警用面包车停在了派出所大门口。老马一回身,面包车里下来五个人,清一色白领制服。老马蹭地跳下垃圾箱,飞奔过去。一个留着小平头的中年人满脸笑容,伸出手说:“老同志,我们是分局的。”老马急忙抓住那只手,带着哭腔朝院子里尖叫起来:“所长!教导员!”小平头身后一个胖胖的大背头摆手制止了他:“你别喊了,带我们进去。”话音未落,所长和教导员带着大队人马冲了出来。老马脑袋嗡的一下,他清楚地看到,大背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坏菜了,出师不利。

    所长一边带路一边问日程怎么安排,领导们提议先看看所容所貌。老马一听,悬着的一颗心才沉下了不少。所里预备了,他用丰富的经验说服所领导,安排新警刘丽娜背了两天解说词。教导员说:“我们有专职解说员,喏,门口戴耳麦的就是。”说着一指老马,“我们的军师老马一手策划的。”大背头又一摆手:“没这个必要,又没有外人,你和所长简单介绍下最好。”小平头一笑:“王局说得对。”老马后背一麻,急忙向刘丽娜跑去。

    找了个机会,所长用口型向老马传递了信号:水,矿泉水。老马“读懂”后,十万火急地把会场上的“农夫山泉”全部换成了“百岁山”。刚摆好台面,领导们就有说有笑地进来了。老马躲进办公室刚松了口气,电话就响了。听筒里所长压低了声音咬着牙说:“你倒换成贵的了。赶紧撤掉,泡茶,用那种白瓷杯,带把的。”老马耳鸣手抖,鼻尖很快就晶莹了。

    倒完了茶水,所长摆手把他叫过去,递给他一张纸条:“中午六菜一汤,三素两肉,那条鲤子保留。大闸蟹,留着你一个人好好吃。”

    下午1时,一对一谈话正式开始。老马敲开门一看,正是那个大背头王局。老马心里正忐忑着,那边王局站起身来,老马急忙迎上去鞠躬。王局一摆手:“这是啥礼节啊老马,快坐吧,我已经对你很熟了。”老马一听,几乎哭出声来,这把彻底废了。

    谈话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接近尾声时,王局说:“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是永远的标准。到什么时候,形式主义也是要不得的。”老马终于掉下了眼泪:“领导我错了,我的所作所为不符合党员标准。”王局急忙摆手打断他:“没那么严重,我听说中午安排我们在食堂吃,就是你的主意,这很好嘛。”老马抹了把鼻子还要说什么,王局又一摆手:“凡事实事求是,这次考核,希望你把心态放平,好好工作就好。”老马暗忖,王局为啥故意点食堂就餐的事呢?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没戏了。

    送走了领导们,教导员把老马叫到办公室。老马一屁股跌到沙发上,苦笑了一下说:“这回我是知道啥叫关键时刻掉链子了。”教导员说:“这话怎么说呢?咱们继续争一保二,问题不大。”老马眯着眼睛说:“那你找我来干啥?”教导员说:“向你恭喜呗,分局领导最后跟咱们交换了意见,开诚布公,很阳光,你的事全票通过了。”老马眼睛一花:“王局也……也同意了?”教导员乐了:“你看你,激动个啥?王局找你谈的话,他对你称赞最多。”

    老马腾地一下跳起来:“要不说,还是大局长英明,胸怀宽广。”教导员一愣:“啥大局长?王局是副的啊。”老马梗着脖子叫道:“那哪个是大局长?”教导员双手一摊:“刘局啊,那个小平头。”

    老马彻底蒙圈了。 (作者单位:哈尔滨铁路公安局)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