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抓破产难点 把握审判走向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中国法院网发布时间:2017-07-13 10:13:04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王欣新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与法律制度的不断改革与完善,市场竞争的优胜劣汰使企业的市场退出成为常态,而破产就是规范市场主体退出的重要渠道。在我国加速市场经济建设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宏观背景下,如何运用法治化手段促使市场主体有序、快速退出市场并释放沉淀的各项生产要素,通过破产机制配合实现中央淘汰企业的无效和低效供给、去库存、去过剩产能的目标,是各地法院所面临的新任务。

    所谓“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虽然我国企业破产法已实施十年,但是在新形势、新常态下,破产法实施中出现的各种难题仍有待进一步解决,破产审判迫切需要创新实践。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破产法庭成立后的一年中,立足厦门特区的基本情况,牢固树立问题意识,贯彻法治思维,厉兵秣马、善思创新、积极探索,准确把握审判领域的重点,摸准破产工作的脉搏,在人才培养管理、优化内外环境、践行破产法价值方面都进行了有益实践并取得显著成效。

    两支队伍管理教育同步

    每个企业的破产均涉及法院的审理、管理人的管理与施行两方面的工作,审判团队和管理人队伍的建设是关乎破产工作能否高效、公平地进行、破产法能否顺利实施的重要因素,两支队伍的专业理论水平和实务操作能力是决定破产案件审理质效的关键。但是,由于目前各地法院审判团队建设不一,管理人市场发育情况不一,实践中易出现问题解决方式差异以及同情异处的现象,降低了司法审判效率与公平指数。只有充分重视两支队伍的建设,在破产审判之中解决好人力资源配置和人才管理教育,方能有效解决上述问题,充分发挥破产法促进经济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和谐的作用。厦门中院以问题为导向,制定相应工作规范、管理人业务操作指引等规范性文件,以教育培训和办案实操为抓手,夯实破产工作基础,其经验和做法值得各地法院借鉴。

    府院协作内外科学共建

    破产案件尤其是“僵尸企业”破产案件往往审理周期较长,其背后存在复杂的法律关系,涉及多元主体,矛盾纠纷集中,利益冲突剧烈,加之行政协调乏力、衔接机制不畅、派生诉讼繁多、破产费用不足等问题,仅靠法院系统以传统机制是难以解决问题的。不重视破产案件的特殊性和社会影响力,不但会造成“立案难结案”“结案不息争”的问题,甚至可能演化成集体信访、群体事件。

    破产案件具有强外部性的特征,在案件审理过程中除要解决债权债务清偿、财产资源分配等法律问题,还会产生一系列的衍生社会问题,如职工的就业安置、社会救济,企业的工商注销、税收调整,重整挽救成功企业的信用修复等需要政府履行职责解决的问题。破产案件审理的法律问题与社会问题叠加、破产程序和社会问题解决程序关联的特点,需要通过有效的方式打通法院与政府之间、法院内部部门之间的信息藩篱与工作隔离,需要法院和政府之间建立有效的沟通协调渠道,统筹协调、资源共享、分工合作、共同发力解决破产案件审理中的各种社会难题。通过“府院联动协作机制”的建立、法院内部执转破程序的顺畅衔接以及破产审判管理机制的规范运行,营造良好的破产工作环境,保障破产程序顺利推进。

    两种价值救生判死并重

    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数据统计,2016年全国法院受理企业破产案件数量比2015年上升53.8%,破产法的社会调整作用尤其是保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作用进一步发挥。各级法院在破产案件数量激增的情况下,进行破产案件繁简分流程序的改革,对那些无产可破的企业或是“无资产、无人员、无账册”的三无企业适用简易程序审理,以缩短审理时长,恰当运用司法资源,保障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厦门中院在破产立案审查之初就进行案件繁简识别,推行破产案件繁简分流和简易清算程序,提升审判质效,快速清理“僵尸企业”,以适应经济体制改革与司法改革的需要。厦门中院在这方面进行的积极、有益尝试,为简易破产程序的试行提供了经验和素材。

    破产法对市场经济的调整作用,不仅体现在规范企业公平、有序退出市场,以释放生产要素、确保经济活力,而且体现在使陷于债务困境、但尚有挽救希望的企业通过破产重整程序获得涅槃重生。通过重整程序积极的治病救企,需排除外界因素干扰,准确判断企业的重整价值,适当选择重整方案,确保重整程序规范适用,这重重环节都考验着法院的工作能力和应对智慧。厦门中院慎用并善用法治手段,充分发挥重整制度的功效,加大重整案件审理力度,坚持推进一企一策,坚持实践创新,在实践中实现了重整制度的立法目标。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