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享明理的法律人生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7-12 09:29:15

    周光权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我今天的发言一方面是简要回顾一下你们在明理楼所享受的人生;另一方面是就如何乐享明白事理的法律人生谈谈想法。

    先说建筑物。我真的羡慕你们,我所念大学的法律系当时不可能有独立的一栋楼,更不要说里面配有专门的法律图书馆。而为了迎接你们的入学,一栋明理楼早早的立在那里,不胖不瘦。

    明理楼里的女老师们美丽而优雅;男老师中除零星散落着几枚“帅锅”外,一水儿地如我一般长得着急。你目测就能发现,明理楼的面相似乎比男老师们还老气横秋,现代化程度也不高。但是,这些都不重要,要紧的是你的法律人生从此起航,这里承载了你无尽的欢笑和诸多宝宝不开心;你们在法图占座、女朋友专治你各种不服的场景仿佛发生在昨天;老师们大多会记得在明理楼里给你们上第一节课的场景;你一定也不会忘记,当坐在214大教室迎接那张圣旨般的闭卷考试的卷子时,你默默地点了多少个赞,来表示对任课老师高超命题艺术的崇高敬意——这辈子要是没有在这个大教室里被隔行隔列地虐过,今后躺在摇椅上对着绕膝子孙们追忆那绸缎般的似水年华时,你都没有本钱;在320教室选修我课程的同学大致还记得,那台古典多媒体设备自己过热或遇到“热词”时一言不合的“闭月羞花”——世界一流大学的设备哪一天二流过?你更不可能忘记的是,到明理楼里找老师一遍遍修改毕业论文时的“此恨绵绵无绝期”。

    不过,现在总算好了,那些捆扎得像砖头的课本、那些单个字意思都懂但连起来却不知道说啥的经典文献、那些长得像绿毛怪的考题,此刻,再也不会扎心了。你对明理楼优雅地挥一挥衣袖,生怕老师多留你一天,更怕老师多留你一年。回想起来,这些年活在明理楼,你也真心不易。

    所谓师生一场,无非是“迎来送往”,聚散两依依。只不过当这一幕幕发生在明理楼,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互道珍重也好,急切离开也罢,在你的未来岁月里,明理楼注定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曾经发生的事不可能忘记,只是你可能想不起来!“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舒婷《致橡树》)。

    接下来,我要讲讲法律人应该如何享受明白事理的“明理”人生。法律人的明理,是指能够分清是非,能够运用方法论进行论证,并把行为对错的标准告诉国民,让他们的行动有定海神针。说实话,法律人干的行当,最讲究的是以理服人,绕开说理,凭感觉得出结论,没有能力进行论证,凡此种种,都背离法律人的本分。

    法律人的明理真的很重要,远一点,可以看看聂树斌案,22年前的那件错误判决,直到去年底才得到纠正。我们做梦都想看到的,就是“天下无冤”!

    法律人的明理真的很重要,近一点,可以看看10年前的南京彭宇案。我们这个社会原本更应该多一些见义勇为和乐善好施,如果彭宇案的二审法院不是那么急于用调解方式结案而且对调解结果保密的话,老百姓当时就有机会知道彭宇真的撞了人,他承担责任不是因为助人为乐而是因为其侵权行为,今天公众就不会在需要挺身而出时畏手畏脚。我不反对调解结案,但是,我反对那些由法律人主持的,不分是非、不讲原则的调解;反对的是将法律人的调解与电视里邻家大妈的做法混同。法律人如果把定分止争的神圣事业降格为抹平与摆平,“糊涂官审糊涂案”,也没有在分清是非对错的基础上进行处理,他们哪有资格责怪民众不了解真相,民众又到哪里去了解真相?

    法律人的明理真的很重要,再近一点,可以看看几天前二审的山东于欢案。如果法律人在明白事理之后敢于担当,哪里还会对拘禁行为的不法侵害性、防卫前提都一概予以否认,一审检察官怎么能够对被告人提出判处无期徒刑的量刑建议,一审法官也竟然敢照单全收?

    这下你可以大致明白了:明理的法律人都是相同的,不明理的法律人则各有各的糊涂。明理的法律人能够明辨是非,敢于担当,善于论证,裁判结论兼顾天理国法人情,说到底,能够“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不明理的法律人则各有千秋:有的人完全缺乏方法论的指引,办案时如同无头苍蝇乱窜;有的人为尽快结案,不分是非曲直进行调解;有的人则粗心地把判决书上落款的“人民法院”打印成“人民币法院”;有的人甚至睁着眼睛说瞎话制造冤假错案。不明理的法律人辜负党和国家的信任与重托,使正义蒙羞。看着他们,连明理楼门口那尊独角兽的良心都会痛!

    法律人的明理,还表现在能够坦然面对各种考验和煎熬。法律人是一个极其特殊的群体,可能会有更大的概率去经历物质上的匮乏、不被他人理解的痛苦、比较罕见的晋升机会。鲁迅先生早在90年前就已经说过:“中国人的官瘾实在深……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鲁迅全集》,卷3,页220),但是,作为明理法律人,你注定要长期经历平凡,升官、发财或与你渐行渐远。你必须要学会处理各种琐事,翻看堆积如山的案卷,核实相互矛盾的证据,或许你前脚送进监狱的是一个盗窃犯,下一个提讯的还是盗窃犯,你还必须持久面对“上手太慢”的质疑。作为“新司机”或未来的司法“民工”,你需要用默默奉献来诠释现代工匠精神的真义。

    作为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铁杆粉丝,我要用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语言告诉你:作为法律人,你一辈子对人心和世界的思考、所承受的内心折磨会超过别人几辈子。我们累,却无处歇息;我们苦,却无力回避。你的清影孤灯,照亮的是别人的整个世界。西班牙诗人阿莱克桑德雷(Aleixandre,1898-1984)的那句诗说得好:“所有的火都带有激情/光芒却是孤独的”。为了使这个社会更加有序,让所有人都活得更安心,法律人就必须穷经皓首,守住寂寞,却又能洞察苍生疾苦,内心阳光,不媚权势,明断是非,运送正义,只向真理和法律低头。

    老师们深信不疑的是,作为从明理楼走出去的法律人,你们定会不忘初心,懂得坚守,乐享明理的法律人生!

    (本文为作者在清华大学法学院毕业典礼上发言节选)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