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美国法学教育界的一颗璀璨明星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7-12 09:28:28

    虞平

    在美国法学教育史上,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占据了一个非常独特的位置,这不仅源自其显赫的身世,而且和她的地理位置有着极大的关系,她是美国西部最好的法学院。提到斯坦福大学,不得不谈到她的创始人斯坦福(Leland Stanford)。斯坦福一生的传奇很多,特别是有关他的财富来源至今仍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他曾经商,修建过横跨美国的大铁路,也做过加州州长和参议员,他的财富是来自其做官时的腐败还是搭上了淘金热的快车无人能够知晓,但是出于对教育的热爱和丧子之痛,他倾其所有建立了一所一流大学却是不争的事实。从政之前,斯坦福本人曾经是个职业律师,他从未受过正规的法学教育,仅仅是按照传统的学徒方式出师成为一名律师,这也是为什么晚年的他急于要在刚刚建立不久的斯坦福大学建立法学教育的原因之一。他在斯坦福大学成立之初就信誓旦旦地宣布:“斯坦福大学最为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教育人们热爱受到法律保护的自由以及对政府赖以运行的那些伟大原则的尊重。”

    受命在大学创建法学教育,在19世纪末是件非常不易的事情,筹建人乔丹教授(David Starr Jordan)煞费苦心地请来了卸任不久的前总统哈里森作为法律系的第一个教员,试图吸引年轻人就读法学院,也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但是好景不长,斯坦福大学很快就陷入了财政危机。捉襟见肘的预算让斯坦福法学院的建设推迟了多年,直到1900年,斯坦福法律系开始授予法律学士学位,法律系学生成为斯坦福大学所有院系中最大的一支,有306个学生,占当时学生总数的20%以上。1908年,斯坦福法学院正式成立,JD专业学位也应运而生,最终取代了法律学士学位。斯坦福法学院是美国法学院联盟(Association of American Law Schools)的创始会员和第一批收到美国律师协会(American Bar Association)认证的法学院。

    斯坦福法学院不仅是法律教育的先驱者,同时在美国法律思想方面贡献良多。著名的现实主义法学派也与斯坦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斯坦福法学院教授宾汉(Joseph Walter Bingham)就曾经代表了西部法学院对风靡美国的现实主义法学理论做出了极大的丰富。上个世纪60年代,帕克教授(Herbert L.Packer)提出的“刑事程序的两种模式”至今仍为世界各国讨论刑事司法制度价值取向的经典读物,也深深影响了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讨论与修改。近年来中国旅美学者周大伟翻译的弗里德曼教授的《二十世纪美国法律历史》一书从历史文化的视角解读美国法律的产生与结构,是一卷法与社会学的鸿篇巨制,也从侧面反映了斯坦福法学的深度。

    斯坦福法学院的成功还体现在她为美国政界、司法界以及学界造就了很多顶尖人才。最为法学人称道的当属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大法官奥康纳(Sandra Day O’Connor)女士。当1981年里根总统践行他的竞选诺言提名奥康纳为美国首位女性大法官时,她非常谦虚地说,美国有很多有资格享受此殊荣的杰出女性。然而,政坛经验丰富、法律履历完整的她深知此提名对于女性的重大意义,她不负众望出任了最高法院大法官,并且在她的职业生涯中赢得了“关键一票(swing vote)”的美誉,在很多重大的社会问题,特别是民权保护和两性平权问题上,她投下了极为关键的一票。值得大书的是:在奥康纳就任大法官的岁月里,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就是她的同班同学伦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当年他们分别以第一名和第三名从斯坦福法学院毕业,可谓是一时之选。本人有幸于2002年陪同奥康纳大法官访华,得以亲聆她有关美国女性平权运动的历史。当回忆起从斯坦福毕业后仅能在律师事务所中找到秘书的职位时,奥康纳大法官十分动情,感慨男女平权之不易。另外一个杰出校友是克林顿总统任内的国务卿克里斯托弗(Warren Christopher),他不仅仅协助克林顿总统和各国领导人一起成功地推进了全球化过程,而且在2000年大选风波中重披战袍,担纲民主党在弗罗里达州的点票重任,是美国历史上举足轻重的政治家。此外,斯坦福法学院还和中国有着密切的联系,中国早期留学美国法学院的莘莘学子中的翘楚之一倪征燠先生于1929年毕业于斯坦福法学院,后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位国际法院大法官,也是斯坦福法学院的一大骄傲。人才辈出的斯坦福法学院还为美国非法律领域贡献了许多人才,其中有美国家喻户晓的NBA明星、后来也是体育频道主播的沃顿(Bill Walton)以及美国著名企业家、Paypal的创始人蒂尔(Peter Thiel)。

    斯坦福法学院在推动加州法律教育规范化过程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经过她的艰苦努力,加州将三年制JD教育作为律师执业的硬性规定,任何人欲取得律师执照必须要获得JD学位。另外,斯坦福的教授们对加州律师的执业道德标准的制定也是不遗余力,加州之所以成为美国少数几个律师职业道德楷模之州,斯坦福法学院可谓功不可没。

    今天的斯坦福法学院学术上百花齐放,有着三十多个研究中心和项目,全职和兼职教授人员达170人左右。属于小型法学院的斯坦福仅有不到580名左右的JD学生,加上研究生,也就在600出头,师生比例在美国法学院中偏大,为1:7左右。大多数的班级规模只有不到25人,教学资源极其丰富。不难想象,法学院每年的入学竞争也就非常激烈,在大约3800份的申请中,仅有400左右的录取信,是美国法学院中录取率最低的之一。大多数被录取的学生在校平均成绩(GPA)多在3.9以上,法学院入学考试成绩也都在172以上,这意味着只有学习成绩顶尖,表现优异的学生才有机会进入斯坦福法学院。国际学生关心的硕士、博士学位也是奇货可居,每年斯坦福录取的学生屈指可数,令很多人视为畏途。

    斯坦福法学院教学理念以学生需求为中心,强调学生、老师、工作人员以及校友一体化的教育模式,提倡教学相长,鼓励跨学科创新研究,注重实践知识。法学院的宗旨是培养学生应对未来社会的变革。无论从历史还是今天的视角来看,斯坦福法学院都不愧是美国法学教育界的一颗璀璨明星。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