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纸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6-26 11:15:58

    余孝安

    辛苦了一年,李老汉老两口总算换来了不易的收获。喂养的3头肥猪,个个都长了巴掌厚的“膘”。

    腊月初一这天,老两口为图吉利,寻了几个乡邻,挑了两头大肥猪,绑上滑竿,往谭山坝镇的屠宰场,“嗨哟!嗨哟!……”叫起号子抬去。

    卖了肥猪,李老汉数了数崭新的票子,正好是屠宰场报价,6500元。他取出6000元,用手巾包好,余下的500元放在旧棉衣内的衣袋里,害怕放漏了,还用手探了几次,感觉万无一失,才宽下心来,向屠宰场附近的农村商业银行走去。

    这天晚上,李老汉回到家里,还没来得及和老伴说上下午的“秘密”,就亟不可待地再次打开了帆布包。仔细一看,顿觉晴天霹雳,天旋地转,忍不住痛哭起来。随后就奔房外池塘而去,李婶一看情况不妙,边哭边喊,“救命啊……”跟随他追了出去,可还是迟了半步,李婶没能拽住老伴,眼睁睁见他扑通一声投了池塘。

    闻声赶来的邻居们,把他从池塘里捞了上来,李老汉还是奄奄一息,不省人事了。好在一顿人工施救后,李老汉总算活了过来。过了几个时辰,才慢慢缓过口气,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天上午,他把肥猪卖给屠宰场后,将那包好的6000元存在了银行,而后请帮忙的几个乡邻下了次馆子,谢了乡邻,独自去集上转了几圈,简单买了年货就往回赶,没想走到青岗坡时遇了桩怪事。见石板路上,不知是谁掉了个帆布包,打开一看,顿时眼睛都有点转不动了,里面是三扎崭新的票子,足足三万元。

    没想,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个青年后生来,看李老汉愣在那里,“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便漫不经心地说道:“这年头,路不拾遗的人已经没有了!更何况捡东西,又不是偷抢东西,不要白不要!”李老汉想了想也是这个理,更何况我那小儿子在外读大学烧的就是钱啊。李老汉到底老实,这心脏跳得“咕咚咕咚”的,此时那后生说“这事天知地知!”李老汉咬咬牙,说了句:“要得!”边说边想一起分了这包钱。谁知那后生按住他的手,一脸正直地说:“没必要去打散那钱!如果您有零钱的话,随便借点喜就行了!捡钱是您老人家的修来的,我哪敢平分。”李老汉本想给他那400块现金,又感觉拿不出手,就把那6000元的存款单给了他,还告诉了他存单的密码。李老汉急急火火赶回家,打算细数那三扎钱,才发现除了每扎的前后几张是真票子外,其余全是白纸一扎……

    听明白事情前后,老伴拽着李老汉就向派出所报了案。

    刑警队接到报案,深感事态严重,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起类似报案了。刑警们立即在可能发案的乡镇布网侦查起来,两个月后,将诈骗团伙抓获归案。

    这个6人犯罪团伙,分散在不同乡镇的银行营业点附近,跟踪窥视存取钱的中老年人和妇女,确定目标后抄近路到受害人必经之路上,抛诱饵设陷阱,一旦得逞立即逃离。没想在第四次作案时,被埋伏在银行营业点附近的刑警当场拿下。

    (作者单位:重庆市丰都县法院)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