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起动漫游戏知产保护“防火墙”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中国法院网发布时间:2017-06-19 11:22:07

    易珍春 刘丹 方涵

    据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统计,该院2015年、2016年受理的涉动漫游戏知识产权案件,同比2013年、2014年上升了近8倍;近三年间,该院已审结涉动漫游戏知识产权案件272件。伴随着新技术和新传播方式的发展,涉动漫游戏知产案件数量呈井喷之势,新游戏产品的不断出现、新技术的运用也增加了法律适用、法官释法的难度。如何有效应对审判实践中出现的新问题?近日,石景山法院对该院近年来审理的涉动漫游戏知识产权案件进行了梳理,并结合此类案件的新特点、新难点,给出了应对之策。

    未经授权侵犯著作权

    金庸先生所著武侠小说《天龙八部》和《鹿鼎记》早已脍炙人口。北京畅游公司获得了包括这两部作品在内的金庸先生共计11部武侠小说的独家PC端和移动端的游戏软件改编权,并获得了改编后游戏软件商业运营开发的独家授权。而广州游爱公司未经北京畅游公司或金庸先生许可,在移动端游戏《幻想江湖》中大量使用以《天龙八部》和《鹿鼎记》武侠小说的原著情节、人物名称、武功名称或装备名称为蓝本的内容,严重侵害了北京畅游公司的权益。广州游爱公司与其他3家网游公司在推广《幻想江湖》时,也使用了金庸先生武侠小说作品的内容作为宣传素材,并从中获利,严重干扰了北京畅游公司相关游戏的正常开发和运营。故北京畅游公司起诉要求广州游爱公司等4家网游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连带赔偿经济损失。

    石景山法院经审理认为,广州游爱公司与其他被诉3家网游公司中的两家公司侵害了北京畅游公司的独家网络游戏改编权,判令广州游爱公司及两家网游公司立即停止含有侵权内容的移动终端网络游戏《幻想江湖》的在线运营,并连带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

    ■法官释法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被告广州游爱公司作为被诉游戏的开发者,未经权利人授权许可,将金庸所著武侠小说《天龙八部》及《鹿鼎记》的故事情节、人物、武功、武器装备方面的内容大量使用在被诉游戏中的行为,超出合理使用的范围,侵害了原告畅游公司经授权继受取得的独家移动终端网络游戏改编权及独家电脑客户端网络游戏改编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

    侵犯注册商标专有权

    网络游戏《地下城与勇士》由韩国新人类股份有限公司开发,腾讯深圳公司享有该游戏各项知识产权。然而,北京掌娱公司也推出一款与该游戏名称及风格相似的单机小游戏《地下城勇士与魔女》。同时,北京掌娱公司通过各种应用平台广泛推广该款游戏并非法获利,造成腾讯深圳公司重大经济损失。腾讯深圳公司认为,作为《地下城勇士与魔女》著作权人的上海永晨公司,以及该款游戏的开发商和运营商北京掌娱公司,共同实施了商标侵权行为,故将2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2公司停止涉案商标侵权行为,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石景山法院经审理后认为,2被告公司在开发、运营的游戏软件名称中使用“地下城”“勇士”的行为侵犯了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专有使用权,应当共同承担法律责任。最终,法院判决2被告立即停止在其开发经营的游戏软件上使用包含“地下城”“勇士”文字的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诉讼合理支出共计30万元。

    ■法官释法

    根据我国商标法的有关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为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本案中,《地下城与勇士》游戏系以其享有权利的注册商标“地下城与勇士”作为游戏名称使用。而《地下城勇士与魔女》游戏名称中的“地下城”“勇士”文字与原告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地下城与勇士”相近似,而且二者同属电子游戏类产品,容易误导相关游戏用户,误认为被控侵权商品与涉案注册商标所标示的商品来自相同的开发运营主体,或者误认为两市场主体之间存在经营上的合作或法律上的关系,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与误认,故侵犯了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

    超授权期限使用配乐

    许镜清是86版电视剧《西游记》前25集中所有音乐作品的曲作者。因认为蓝港在线公司在其创作并出品发行的游戏《新西游记》的配乐中超出授权期限且未署名使用了自己享有著作权的《西游记序曲》《猪八戒背媳妇》两首作品做游戏配乐贯穿游戏始终,该行为已侵犯了自己依法享有的著作权,包括署名权、改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故将该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该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石景山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蓝港在线公司超出授权许可使用期限,在其运营的网络游戏《新西游记》中使用了原告许镜清作曲的两首音乐作品《西游记序曲》与《猪八戒背媳妇》,且未在使用中给原告署名的行为侵犯了原告许镜清包括作品署名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内的著作权,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共计17.5万余元。

    ■法官释法

    蓝港在线公司对于超出授权期限使用许镜清作品以及未署名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对于上述音乐作品享有的署名权、信息网络传播权。而是否侵犯许镜清改编权的问题,依照著作权法的规定,改编权是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虽然蓝港在线公司在游戏背景音乐中使用了许镜清音乐作品,且与原曲存在一定差异,但无法确认该使用行为已经达到了改变原曲,形成新作品的程度,故蓝港在线公司的行为,无法认定为侵犯了原告改编权。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