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逃债,不惜虚假诉讼“玩火自焚”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中国法院网发布时间:2017-06-19 11:20:48

    记者 周瑞平 通讯员 王 鹏

    为逃避巨额债务,安徽合肥居民怀彩可谓机关算尽:先是编造虚假巨额借款协议,让情人起诉自己,接着又让侄儿起诉负有共同偿还债务责任的前妻,两起诉讼都达成了调解协议。债权人发现怀彩等人以恶意串通的方式提起民间借贷诉讼,意图使人民法院作出错误裁判和执行,于是向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最终,法院撤销了两份民事调解书内容,参与虚假诉讼的人则面临被追究刑事责任。

    1

    欠巨额借款被诉

    2011年7月21日,在合肥经营一家投资担保公司的怀彩出具借条一张,向一家投资管理公司老板石盟借款300万元。同年8月17日,怀彩又出具借条一张,借石盟400万元整。石盟当时是通过金某账户向怀彩指定的工商银行账户转账支付350万元,并从石盟徽商银行账户向其工商银行账户转账支付50万元。借款到期后,怀彩偿还石盟100万元,之后又偿还20万元。但对剩下的借款,怀彩称“哪有那么多。”

    2014年,石盟将怀彩及其妻金琏告至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偿还原告580万元借款,并支付借款利息和违约金。

    怀彩在法庭上辩称:石盟向我出借700万元与客观事实不符,也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借款未约定利息应视为无息。

    金琏提出,她与怀彩已于2012年6月离婚,自己对涉案债务不知情,即使债务是真实的,也是在金琏与怀彩分居期间发生,双方当时无经济往来,更无举债的合意。这笔资金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她不应承担责任。

    合肥中院审理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应当受到法律保护。被告怀彩向原告石盟借款,虽未签订书面借款合同,但石盟已实际向怀彩支付借款,双方的借贷关系合法有效。怀彩对2011年7月21日300万元的借据予以认可,但称没有利息。对2011年8月17日400万元的借据真实性予以认可,但称没有实际给付借款。经查,从怀彩出具给金某的承诺书中反映,怀彩当时欠石盟600万元,与此案欠款总额700万元,之后已还100万元,是相吻合的。这份承诺书亦能反映此案诉讼时效未超过法定时效及涉案借款有利息,但借款利率超出银行同期利率4倍的部分不予支持,应以银行同期基准贷款利率的4倍计息。被告金琏与怀彩在此案债务发生时系夫妻关系,金琏与他人签订的协议书证明她对家庭债务知晓,依相关法律规定,婚姻存续期间的债务由夫妻共同偿还。

    2014年11月,合肥中院判决被告怀彩、金琏共同偿还原告石盟借款本金580万元及利息(利息计算方式:以300万元为基数,按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标准,自2011年7月21日计至款清日。以280万元为基数,按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标准,自2011年8月17日起计至款清日)。

    2

    让情人起诉自己

    上述判决生效后,石盟向合肥中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申请。与此同时,另一个“债权人”、 怀彩的情人方园也拿着一份2014年4月23日生效的民事调解书,向合肥庐阳区人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

    2014年4月16日,方园向庐阳法院提起诉讼,声称怀彩因周转需要向方园借款300万元,方园于2011年6月21日以银行转账方式向怀彩指定的郭某账户支付该借款本金,双方约定利息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4倍计算。方园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怀彩立即偿还原告300万元借款,支付借款利息20万元。

    递交诉状时,方园将怀彩、金琏都当作被告。案件审理过程中,方园申请撤回对金琏的起诉。方园提交了怀彩出具的借条以及方园向案外人郭某的银行转账记录作为证据。

    双方当事人要求法院进行调解,且不到一周时间就达成调解协议。庐阳法院对调解协议予以确认,内容为:双方确认至2014年4月22日,怀彩尚欠方园借款本金300万元、利息20万元。上述借款本息由怀彩于2014年4月23日前一次性还清;如怀彩未按期还款,则自2014年4月23日起,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逾期还款的利息至所有借款还清之日止。

    此后,方园向庐阳法院就涉案民事调解书确定的债务提出了强制执行申请。

    石盟在案件执行过程中,发现了这份民事调解书确认的债务,立即向公安部门报警。

    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刑警三队在调查过程中讯问了方园、怀彩,并制作了讯问笔录。

    在笔录中,方园陈述,她与怀彩于2010年年底认识,2011年开始成为男女朋友关系。当时怀彩经营投资担保公司,方园父母在该公司放了45万元。此后,怀彩的公司资金链断裂。2014年前后,怀彩的债务人陆续起诉。方园与怀彩商量后,决定通过法律程序起诉怀彩,防止以后没有分到钱的机会。怀彩提议把他老家的几个朋友一起代为起诉,并以电话告知的方式征得其他人同意后,以方园名义起诉300万元债权。

    方园到庐阳法院起诉,因法院审查需要提供借条和银行对账单,方园和怀彩的其他朋友不熟悉,怀彩也在外地,于是方园自己想办法找了一份对账单提交法院。

    方园向警方承认,对账单是假的。“提供假对账单的原因是因为法院需要,我提供不了具体的债务人,就直接去找了假的对账单,对账单账目实际反映的是怀彩用我的账户转账300万元给案外人郭某。”方园说。

    方园还陈述,自己到打印店让人打印了一张借条,并叫怀彩在借条上签字后,作为起诉的重要证据。方园向警方承认,“到法院起诉怀彩时,借条和银行对账单都是我准备的,怀彩只负责签字,看都没看,因为当时我是怀彩的女朋友,他对我很信任。”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