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服务缺乏保障机制 专家指出
让国家立法解除志愿者后顾之忧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6-13 15:34:47

    法制日报记者 朱琳

    “用我有限的人生去做一辈子都认为有意义的事情,我认为值!”作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2489名志愿者之一的北京林业大学学生仝瑶这样告诉记者。

    今年已经大四的仝瑶说,这不是她第一次当志愿者了,从大一开始,她就参加了学校的青年志愿者协会。“我相信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必定会薪火相传,这种志愿情怀必将深深根植于每个人心中。”记者眼前瘦瘦小小的仝瑶充满能量。

    不过,仝瑶也坦言,许多志愿者的权益保障令人担忧。她和她的同学也曾遇到一些因语言习惯和沟通方式差异产生的障碍。

    我国志愿服务工作经过几十年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然而,由于对志愿服务者缺少明确法律界定,使得我国志愿者服务工作发展受到限制。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莫于川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地方立法已经出台了多部志愿服务法规,但是国家层面专门立法长期缺位,无法对地方立法予以正确的引导,使得各地志愿者服务水平发展不平衡,也影响了志愿者服务领域的整体建设。

    莫于川说,现在志愿者服务工作发展正处于瓶颈期,要真正稳步推进志愿者服务领域的发展,当务之急就是要出台一部国家层面的志愿服务立法。

    防止功利化志愿服务倾向

    “大一入学时,我们统一注册了志愿北京,并在此网站上记录自己的志愿服务时长,以此作为二课堂加分项。”仝瑶告诉记者。

    仝瑶说,参加不同的志愿者服务工作得分不同,一般来说,参加一次志愿者活动,会得2分到6分不等,这个分数的总和按照一定的比例,再加到我们的综合成绩里,这些成绩会直接影响我们的升学和出国留学等,有时候获得优秀志愿者,还能得到额外加分,这对不少志愿者的吸引力还是挺大的。

    “学习成绩和做志愿相结合,这样其实挺能激发我们做志愿者的积极性,而且慢慢地也会爱上志愿者这样一个身份。”仝瑶说,但是她不会只是为了加分而去做志愿者,她的大多数同学也都是真心热爱公益事业。

    但是,仝瑶也很无奈地表示,确实存在一部分人,对志愿服务工作不感兴趣,只对升学加分感兴趣。

    对于这些人,曾担任北京林业大学青年志愿者协会会长的仝瑶说,看表现就能感受到谁是真心做志愿者,谁是敷衍了事。对于别有用心的志愿者,志愿服务组织会专门进行考察,仝瑶和她的志愿者伙伴们也会互相打分、相互监督,不少没有完成志愿服务任务的同学,都没能顺利获得志愿服务证明。

    “不论是高校学生参加志愿服务纳入实践学分管理,还是公务员考录优先录用原则,都是志愿者回馈制度的一种体现,这样的奖励制度有着积极的作用,可以鼓励更多人参与志愿服务事业。”莫于川指出。

    “但同时也有消极的负面作用,让很多人以此作为某些功利性需求的突破口,使得志愿服务活动功利化色彩浓重。”莫于川说,志愿服务本来源于社会的需求和志愿者自愿、无偿的奉献精神,虽应进行鼓励,却不能从功利的角度去鼓励。

    莫于川认为,在志愿服务发展还不成熟的阶段,不宜制定过于严格的规定,但是不代表不能严格审查,比如在成为志愿者之前,就要明确自己的目的,志愿者服务队伍内也要进行内部监督管理,并制定一定的考评制度,将别有用心的志愿者清除出队伍。

    “有些志愿者在通过志愿服务达到升学或考录标准之后,就不再从事志愿服务活动,成了名副其实的‘僵尸’志愿者。”莫于川指出,这其实也是因为没有形成社会的统一标准,有很多规定过于狭窄,难免让不少“有心”者钻了空子。

    山东大学法治中国研究所所长肖金明建议,对志愿服务的管理加以规范,统一回馈制度标准,并建立长效机制,防止过于功利化的志愿服务倾向。

    志愿者权利义务不对等

    北京理工大学志愿者张森今年上大三,大二时才接触志愿服务工作,断断续续坚持了一年,但是发生了一件事,让他彻底离开了志愿服务行业。

    一个周六的早晨,张森像往常一样,来到了敬老院李大爷的房间,为其打扫房间。张森已经坚持13周了,李大爷也很喜欢这个勤快的小伙子。但就在张森推李大爷出门的时候,轮椅被门框绊了一下,致使张大爷从轮椅摔下,幸亏及时就医没有出现大的问题,为此张森内疚不已,主动为李大爷缴纳了住院治疗期间的所有费用。

    然而,李大爷久未出现的小儿子却找上门来,向张森索赔5万元后续“护理费”。

    “志愿者自身权利义务不对等,志愿者自身合法权利无法保障,成为很多志愿者的后顾之忧,也成为志愿服务发展的一个巨大阻碍。”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杰指出。

    杨杰建议,志愿服务组织与志愿者尽可能签订协议,一旦构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志愿服务组织需要承担主要义务。

    在肖金明看来,建立保险制度对志愿者和志愿者组织都是一种保障,由于志愿服务必然伴随着一定的风险,而建立保险制度则能规避这种风险的发生,由第三方来对风险加以防控。

    然而,巨额经费支出使得部分志愿服务组织无力承担大量商业保险产品的购买,经费紧张仍然严重制约着志愿者保险制度的发展。对此,杨杰建议,可以进行有效资源对接,由政府出资购买。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