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发布会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5-31 10:32:03

    王金平

    自打刘保泰接手这起医疗事故损害赔偿案,就陆陆续续有人来说情,有同学、有朋友,有的当科长、有的当局长,有在商务局、有在计生局,有给原告说情、有给被告说情。

    原告张一倩,住县城西郊小石头庄村,在县城里也有不少亲戚。

    被告县医院第三门诊部,在县城的熟人就更多了。门诊部的上级是县医院,县医院的上级是卫生局,卫生局的上级是副县长,副县长的上级是县长、县委书记。当然,副县长不会管这事,县长、县委书记更不会管。

    案情是这样的。张一倩怀孕临产时住进了县医院第三门诊部。产后,她感到右胳膊上端无力,只能平举,右手举不过肩膀。第三门诊部的医生虽然进行了诊治,但没有明显疗效。为此,张一倩的丈夫时不时找第三门诊部主任或医生闹腾,住院费也分文未交。20天后,张一倩要转院,她丈夫向部主任索要转院费,不给就肆无忌惮地大喊大叫。无奈,部主任让财务会计将抽屉里仅有的几千元给了他。张一倩转到医专附属第一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右侧臂丛神经损伤,住院花费一万多元。

    县医院第三门诊部接到起诉书后叫屈不迭。张一倩生完孩子,发现胳膊有毛病,我们已经尽力了,干嘛非咬住我们不放?

    刘保泰想从中找到契合点,努力调解,结果失败了。

    谁主张谁举证。原告自掏腰包,委托市医学会鉴定。原告方对市医学会鉴定结论不服,按程序又委托省医学会鉴定。

    每一个环节,双方都托人写条子、打电话,说情的人络绎不绝,刘保泰都有点应付不过来。医方也疲惫了,他们对省里的鉴定结论虽有异声,却没提出。原告方也有些疲惫,虽不满意,也没提出书面异议。

    开庭那天,双方仍争得面红耳赤。但刘保泰心里,已经有了子丑寅卯。

    刘保泰决定,召开一次案件发布会。

    案件发布会在审理过程中召开,情况就有点特殊了。而参会17个人的身份也比较特殊,他们都曾为此案说过情。

    双方律师也被请来了。

    刘保泰坐在台上,面带微笑。

    大家好!非常欢迎你们来参加这次案件发布会……本案中,县医院第三门诊部,对张一倩的胎儿体重估计不足,在分娩过程中未正确干预,其医疗过错行为,与原告张一倩右臂丛神经损伤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刘保泰分析道,他把双方递交的证据和省医学会的鉴定展示给大家。

    分析完案件,刘保泰温和地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都不愿输掉官司,可偏袒一方必然会损害另一方,唯有公正处理,才是双方愿意接受和乐意承受的。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嗯!保泰说的在理,原来我们是越帮越忙,不但于事无补,反而误导了人家,咱要调整角度,去解他们的疙瘩。

    要有底线,不能因此乱了方寸,放弃原则!

    大家都感悟很深。

    两日后,纠纷顺利得以调解。 (作者单位:河北省邢台县法院)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