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薹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5-22 10:48:17

漫画/高岳

    季宏林

    春天来了,沉寂的园地里也跟着喧闹起来。早在其他蔬菜还在迟疑之中,菜薹就以势不可挡的风头,抢占了千家万户的餐桌,安抚那些期待已久的味蕾。

    我的家乡,家家户户都有块菜园地,大多数在水边。秋天到了,母亲整出一畦畦菜地,撒上籽,泼上水,施点肥,过一段时间,便长成绿油油的一片。从嫩绿的菜秧子,到青菜棵子,一直吃到秋冬季节。菜秧子嫩,清炒,还可以下汤,一锅肉汤放入一把菜秧子,如枯竭的沙漠里惊现一丛新绿,立刻勾起人们的食欲。

    我奶奶炒的青菜十分潦草,从来舍不得多用点香油,一大篮子青菜下锅,也只是蜻蜓点水似的,用筷子在小油壶里醮一下,然后顺着烧辣的锅沿淋一圈。末子,还吧嗒一声,舔净壶沿上残留的油滴。不一会,锅盖沿滋滋地直冒雾气。确切地说,我奶奶这叫烀菜,哪会有什么好味道呢?吃起来有一股青气,只得醮点辣椒糊改改味,凑合着扒上两碗饭。

    日子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过着,一直捱过了漫长的冬季,终于盼到了菜薹上市的季节,贫瘠的日子也变得风光起来。菜薹种类多,却各具风味。我上学时路过的河埂,上上下下长满了腊菜,开着耀眼的黄花,跟油菜十分相似,只是身子娇小些,带着些野性。腊菜薹可腌制,也可在开水里焯一下,晒干后称作霉干菜,与肉放在一起炒着吃,色泽鲜亮,有嚼头,香的很。油菜薹也能吃,不过它过于奢华、珍贵,农家怎舍得成为盘中餐。听母亲说,她只是在闹饥荒时偷吃过,味道也不错。不过,我是从来没有吃过。

    在各种菜薹中,口味最好的是青菜薹。青菜薹天生一副敦实、肥硕的模样。它岔头多,长得快,一天一个样,母亲今天掐了这棵,明天掐那棵,反反复复地掐,能连续吃半个月左右,过后就老了,吃在嘴里有些苦涩。鲜嫩的青菜薹,适宜清炒,火要旺,油要多,三两下子就能出锅,清灵灵的,油亮亮的,又嫩又爽口。母亲炒菜薹时经常加点糖,吃起来更鲜嫩,更甜美。我几乎每天让母亲炒一盘,一直吃到菜薹“人老珠黄”为止。想一想,我对菜薹的青睐就跟老戏迷一般,每次直看到舞台谢幕,才眨巴眨巴眼睛,恋恋不舍地走出剧场。

    有一事,现在想起来仍觉得好笑,以前母亲经常用菜薹做汤饭,每次揭开锅盖见是汤饭,我就噘起嘴,嘟囔一句,也要照顾下人家嘛!可是,多年后,当我偶尔在饭店见到熟悉的汤饭时,突然觉得它是那般的亲切,又是那般的清爽可口。

    (作者单位:安徽省无为县公安局交警大队)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