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5-15 10:10:32

    周凌云

    周末,难得的天气晴好。更难得的是,身为一名每天在案件堆里摸爬滚打的法官,他“破天荒”不用加班。他要兑现拖欠了儿子两个月的承诺。这些天,不满三岁的儿子还有些感冒咳嗽,闻言精神一振。

    他抱着儿子,儿子搂着他,一路走来,小的好奇问、大的认真答。

    公园里的挖掘机旁,看着“小时挖机手,大时工程师”的标语,他想到了蓝翔技校的那则经典广告,想笑,但看到儿子有模有样操作着操纵杆,异常认真地重复挖沙、倒沙、倒沙、挖沙的工序,他憋住了笑。

    玩够了,玩累了。儿子心满意足地走出公园大门,他的钱包里一张“红太阳”不翼而飞。

    “爸爸,我们回家吧,下个星期再来玩。”别看儿子3岁不到,人小鬼大,知道适可而止放长线。

    回程,还是他抱着儿子,儿子搂着他。公园外有小贩在摆摊,也有人在闲玩。

    “爸爸,我要下来。”儿子突然说,旋即从他怀抱里出溜下来,目光定定盯着一个小摊。

    “小仔,怎么了?”他问。

    “爸爸,我想要一个泡泡水!”儿子看看他,又看看小摊。

    “小朋友,过来自己挑吧。”小摊贩看来了生意,主动搭讪招揽。

    儿子想提脚上前,复又回头看他,等着他的指示,这一点还是蛮乖的。

    “为什么想要呢?”他未作表示,进一步追问。

    “因为海绵宝宝吹泡泡水,我也想吹。”《海绵宝宝》是儿子最爱的动画片,每天从幼儿园小小班放学回来,都要看个两三集,循环往复,百看不厌。

    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用肥皂在茶杯里做泡泡水,用圆珠笔套蘸着茶杯吹泡泡的情景。蘸一次吹一个泡泡,运气好时能吹出双环泡、三环泡,此时往往能赢得小伙伴们惊羡崇拜的目光。

    “爸爸,我真的想要一个,以后我会乖乖的。”儿子嘟囔着嘴,紧咬着牙齿,提出了交换条件。

    他被儿子的话语从记忆中唤醒,掏钱买了一个,未再提问,也未作任何犹豫

    第一次吹泡泡,不是很熟练,却很有模样。在他的指点下,泡泡由无到有,由小到大,由少到多。在充足阳光的照射下,泡泡五颜六色,五彩缤纷。路过的小朋友也加入追逐泡泡的行列。

    很神奇,一个泡泡水解放了他的双手。儿子像打了鸡血,一路吹着泡泡,蹦蹦跳跳,哈哈大笑。没了之前的萎靡,全然不像个感冒患者。

    “爸爸带我玩了挖掘机、水枪、小火车……”回到家,儿子带着稚嫩的童音,向家人复述着自己的经历,像是在炫耀,更像是在对他提出口头表扬。

    “我还玩了海绵宝宝的泡泡水。”儿子着重提道。

    临睡前,没有威逼利诱,儿子很配合地喝了感冒药、止咳糖浆。儿子枕着他的手,说:“爸爸,仔很听话,下个星期再带我去吹泡泡,好吗?”

    “下次,我们自己做泡泡水,爸爸教你。”听了他的回复,儿子开心地点着头,不一会儿便沉沉入睡,带着微重的鼻息。

    睡梦里的儿子笑靥如花,不知道是否跟海绵宝宝一起吹着泡泡?他猜想。

    “你儿子可没有几个三岁,很快就长大了啊,别让你儿子的泡泡梦成泡影啊。”妻子提及这个茬,他的脸突然红了,他已数不清自己当了多少次的“老赖”。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咀嚼着这句略带文艺范又略带哲理味的话,想起过往的“缺席”,他有些伤感。

    “儿子的梦不大,无论再忙,也一定要帮儿子圆梦。”他喃喃自语,像是对儿子的承诺,更像是对自己的承诺。是的,就这么定了。

    (作者单位:浙江省江山市法院)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