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标点符号的一生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5-15 10:08:22

    

    杨金坤

    叹号

    踮起脚尖

    低矮的母亲

    顶一头高粱花

    把自己拔节成叹号

    遥望高粱深处

    蚂蚱四起

    跳跃的父亲平伸双臂

    压在高粱叶上

    唰,唰,唰

    一道波浪,一道波浪

    一道道波浪

    向叹号涌去

    母亲的脸似高粱

    红的愈红,白的愈白

    逗号

    沿着春天的韵脚,

    蹲身,曲腿,勾头

    栽瓜点豆的母亲

    把自己想象成

    破土的秧苗

    母亲不是秧苗

    只是株与株之间的

    一个个逗号

    破折号

    我的乳名

    母亲唤起时

    犹如炊烟

    在乡村的上空

    不断转化,延续

    钢筋水泥的城市

    看不到炊烟

    我听不到

    母亲的呼唤

    省略号

    没有省略猪羊的母亲

    没有省略五谷的母亲

    没有省略儿女的母亲

    开始省略自己

    母亲的头开始下垂

    母亲的眼睑开始下垂

    母亲的乳房开始下垂

    母亲的臀部开始下垂

    劳作一生的母亲

    一点,两点,三点

    四点,五点,六点

    把自己慢慢

    植入脚下的土地

    (作者单位:山东省临清市检察院)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