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实施近半年网络直播乱象依然存在
网络直播行业缘何陷“屡教不改”困境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5-12 09:59:12

    法制日报记者 韩丹东 法制日报实习生 吴双 孟雨佳

    在网红经济背景下,网络直播成为博眼球、利润大的一个行业,巨大利益的驱动加上自律的缺位,造成网络直播乱象丛生,违法行为不断发生,且花样翻新。监管者要运用法律赋予的行政指导、行政监管、行政处罚等执法权限,加大监管力度,对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自去年开始,网络直播市场疯狂增长,几乎可以用“人人皆可直播”来形容。许多网友想搭乘网络直播的“便车”一夜暴富,于是,各种跌破“三观”甚至涉嫌违法犯罪的内容充斥网络直播间。

    针对网络直播乱象,自2016年12月1日起,国家网信办实施《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于直播资质、内容管理、信用体系等提出了具体要求,给规范互联网直播服务划定了底线。一些直播平台也陆续出台管理规则,对主播和用户的行为进行规范。

    时至今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实施已近半年,网络直播乱象是否得到遏制?《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直播内容跌破底线

    最近一段时间,“女主播藏身故宫直播慈禧床榻”“水滴直播监控画面”成为网络直播行业的两大焦点“新闻”。在“女主播藏身故宫直播慈禧床榻”事件中,涉事女主播回应称“当晚和朋友到了怀柔一家影视基地,假装在故宫里做了直播”。“水滴直播监控画面”,则是将餐馆、商店、培训机构甚至居民家庭进行实时直播,市民直呼:“太恐怖,我的隐私从何谈起?”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当前网络直播的问题绝不只有这两起热点事件。

    在某网络直播平台,最近比较火的是“生吃各类动植物”类直播。

    在这个平台上,一名用户发布了376个“直播生吃各种动植物”视频,其中直播生吃癞蛤蟆的视频达到了18.9万的播放量,另外还有直播生吃壁虎、兔子、臭虫、蝙蝠、蝴蝶等视频。

    视频中的男子自称“老张”,年龄大概四十岁左右,直播背景多为墙面斑驳的院落、卧室、猪圈、菜园等,直播场面血腥。

    直播过程中,有人问“没有生命危险吗”?老张回复:“当然没有,每个人的抗体都不一样,你们不要模仿,但是在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是可以吃的,我现在是为你们做榜样。”

    在另一家大型直播平台,一名女主播在直播时衣着暴露,直播全程都在向观看者索要“礼物”,话语中多次涉及色情暗示语言。有观众要求看“福利”时,这名女主播让观众去她的微博“找福利”。记者在该主播的微博上发现大量尺度较大的照片与视频。当有观众说要举报主播时,这名女主播回应:“你不要举报我,上次被举报停播了一个多月。”

    直播的乱象不仅出现在封闭的直播间里,现在还出现了所谓的“打野主播”。

    “打野主播”,即网络主播到田野、山林中猎捕野生动物,边猎捕边直播,并以竹鼠“互斗”、上山“收夹”等关键词作为直播房间的介绍词,吸引用户关注。记者发现,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网络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

    记者调查发现,有的网络直播平台甚至还出现了虚假广告。记者统计发现,网络兼职、三折充话费、低价苹果手机、高仿耐克阿迪、假烟假酒等,是网络直播间最常见的虚假广告内容。在某直播平台上,主播直播间的“麦序”成了可以买卖的广告位。这些广告则打着主播担保的名义吸引观众。

    还有一些直播内容直接与违法犯罪相关,比如有直播赌博、吸毒、教唆犯罪。

    户外直播问题最大

    对于直播内容的乱象,市民是最有发言权的。

    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孙先生平时比较关注网络直播,他告诉记者,曾有业内分析文章称,网络直播的流量分为三大部分,游戏主播大概占三分之一、美女主播占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一是户外主播。

    孙先生告诉记者,他觉得:“户外主播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因为他们需要用一些行为来博人眼球,比如向河里扔共享单车等。这种户外主题内容不定的网络直播,内容风险性最大。为了博取关注,一些网络主播什么出格的事都干。”

    孙先生希望直播平台能多一些公益性的内容,比如讲课的学霸或老师。在美国,最受欢迎的网络直播节目是“数学老师”,主要就是分享学习经验以及老师答疑解惑。他认为,国内的网络直播也可以按这个思路来发展,使其成为直播平台的一股清流。

    在北京经营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的王先生则认为,当前的网络直播乱象也是主播们的无奈之举。

    王先生说,网络直播平台的赚钱方式和主播的赚钱方式不一样。直播平台可以通过抽取提成和出租广告位的方式赚钱,但网络主播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观众刷的礼物或者打赏,访问量和关注度是网络主播变现的关键,因此会为了吸引观众而突破底线。

    “相关部门应加大对网络直播乱象的管控。”王先生说,据他观察,目前相关部门对网络直播行业的管理,一方面是对平台进行监督,另一方面是对违规网络主播进行处罚,但这都是治标之策。真正治本的方法应该提高相关从业人员的素质,可以建立直播主体资质审查机制,也可以建立信用监督评价体系,通过直播主体实名制的方式对其行为加以管控。同时,还可以建立色情暴力内容举报奖励机制,利用场外人员的积极性,进行多方面监管。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