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游戏者涉多重法律关系
“蓝鲸死亡游戏”追责应注重哪些问题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5-11 09:22:11

    对话人

    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法律系副主任 郑宁

    《法制日报》记者         赵丽

    《法制日报》实习生        刘雪妍

    “蓝鲸”游戏危害未成年人

    记者:目前“蓝鲸”话题在互联网多个平台不断升温。4月7日,QQ上线了“诱导自杀自残”专属举报标签,第一时间处理相关举报。

    郑宁:我觉得开发这款死亡游戏的人以及把人拉进群里、教唆别人玩这个游戏的人,可能确实会涉及刑法上教唆类犯罪。参与这个游戏的主要是年轻人甚至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又对一些新鲜的、未知的领域感兴趣,好奇心比较强,很容易被这些人教唆,确实比较危险。

    对于此类游戏,相关部门应该加大打击力度。同时,互联网平台应解散、删除这些群,平台应尽到自己的义务,要屏蔽关键词、即时监控、及时记录,向有关机关举报。

    记者: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参与者几乎都是20岁以下的年轻人甚至是未成年人。

    郑宁:有些年轻人可能是被同龄人怂恿,互相攀比,在类似“你敢不敢做”这样的话刺激下去参与。未成年人心智还不成熟,非常容易被洗脑,这种游戏很可能就是用了一些步骤对参与者洗脑,与传销组织一样,诱使参与者一步一步走向自杀死亡或者自残的深渊。

    及时发现提前干预最重要

    记者:的确。虽然在成年人或者心理健康人士看来,这款游戏简直匪夷所思,但对于价值观尚未建立完整又心理脆弱的青少年来说,“蓝鲸死亡游戏”宣传和包装上的神秘感、内容的黑暗性很容易对他们起到煽动作用,加上游戏任务的设置实际上是不断在生理折磨的同时进行心理诱导和恐吓,更容易使青少年走上不归路。

    郑宁:所以,从保护孩子的角度来说,还需要家长、学校等多方面的作为。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家长和学校都有监护职责,要加强引导。家长一旦发现孩子有这方面动向的话,应该及时加以干预,与孩子保持良好沟通;学校也一样,要形成“家校联动”的机制。

    家长、学校还要与平台保持协作关系,家长一旦遇到这方面的问题,可以向平台投诉,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一旦孩子在平台上已经开始聊这方面的事情了,那就已经晚了,说明他们已经开始采取行动了,所以应该提前发现,提前干预,提前制止。

    网信办去年有一个关于网络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的征求意见稿,其中就提到了对未成年人游戏成瘾这种网瘾的干预治疗等。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提前介入,家长、学校、社会、网站等都要切实负起责任,大家齐心协力去解决这个问题。另外,对未成年人加强教育这一点也很重要,要让他们有一个识别善恶的基本能力,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自己的身体要爱惜,不能自杀自残。

    多种违法犯罪形态交织

    记者:对此,QQ安全团队也表示“蓝鲸死亡游戏”这类行为已经涉嫌组织、教唆他人自杀自残,属于违法犯罪行为,一经发现将向司法机关举报。

    郑宁:相关部门应该介入调查,这背后肯定是有组织的,应该搞清楚组织这个游戏的人到底有什么动机,也不排除有一些不法组织利用这一点达到非法目的。

    另外,此类事件还涉及个人隐私问题。据我了解,有些群要求加入者上传裸照,这就很危险了,可能滋生其他的犯罪,其中的法律关系比较复杂,是多种违法犯罪交织的状态。

    记者:我们也就此咨询过资深互联网技术专家,他表示,目前合法的方式是网友举报,如果程序本身没有违规行为,安全软件以及市场本身就没有办法拒绝。是否意味着对组织者追责,法律尚有较大难度?

    郑宁:说到难度,一个是证据的获取有难度,也就是对组织者的识别这方面,从取证上来说有一定的困难。当然,有人可能会建议从保存聊天记录等方式去取证,但有的时候当事人如果不是实名制,或者是用了别人的身份登录,那么还能不能识别到本人,这可能就是个问题。

    还有一个难题即跨区域问题,也就是说,相关部门在调查过程中,可能会遇到服务器在国外的问题。

    打击网络犯罪有一定难度,需要配合。比如,聊天平台要与公安机关配合。另外,可能需要追溯这个链条,追查最早是从谁开始的,因为后面很多人都是传播者,是被动卷入的而不是主动组织的,这方面应该区分清楚。认定犯罪要区分主犯、从犯、胁从犯,有些人的行为可能不构成犯罪。比如,有一些只是单纯的参与者,并没有教唆他人。因为,自杀在国内并不能说是构成犯罪的行为,主要是教唆的组织人员涉嫌犯罪,怎么来确定组织者可能有一定困难。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