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厉问责!莫让超级污水渗坑继续“坑”民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网发布时间:2017-04-21 11:10:33

  法制网特约评论员 斯涵涵

  4月18日,一环保微信公众号发布《华北地区发现170000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的图文报道,称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及天津静海区存在多处“超级”工业污水渗坑,面积最大一处达17万平方米。19日,环保部分别与天津市政府、河北省政府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展现场调查。目前,两地已对污水渗坑启动治理,环保部表示将对相关渗坑污染问题挂牌督办。

  从图片上看,这些工业污水渗坑面积大,颜色深,识别度较高。此次引发舆论关注的超级污水渗坑,经调查发现已存在多年,此次是被远隔千里的重庆民间环保机构在微信上曝光后引发关注的,这一事实既让人惊讶,也让人悲哀。

  当地网友称,这个地方被举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什么到现在都没人管?河北、天津两地也都曾对此开展过治理工作,但效果很差。如面积最大的渗坑所在地的大城县政府回应,两处土坑均为多年挖土形成,2013年曾发生废酸违法倾倒事件,导致坑内存水及土壤受到污染。废酸倾倒事件发生后,大城县政府组织相关单位对污染水体进行了治理,但治理工作一直未完成。

  这些工业污水渗坑有共同的特征:年代“久远”,日积月累,不少被污染渗坑都处于“无主”状态,即便当地政府部门已查找到相关责任人并对其进行过处罚,但对于治理这些庞大的工业污水渗坑仍显得杯水车薪。久而久之,当地部门或心有余而力不足,或现任管不了前任之事,或采取鸵鸟政策,多方推诿,拖拖拉拉,小打小闹,形成恶性循环,致使超级渗坑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污水横陈,异味冲天。

  据报道,这些工业污水渗坑处于村庄、农田之间,附近还能看到羊群在渗坑边吃草,不难想象,这些渗坑会对广大农民造成多大的伤害。更可怕的是,类似渗坑遭到污染后,污水有可能进入地下水系统,导致地下水被污染,进而影响京津冀周边地区的水体环境。

  目前,环保部披露初步调查结果,两地渗坑污染问题基本属实,将对相关渗坑污染问题挂牌督办,大城县政府也表示,将聘请国内先进的治理公司,按照水样、土样检测结果,有针对性地大力开展水体、土壤修复工作。“不管任何困难,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将污染渗坑治理到位”。回应可谓铿锵有力,但假如这番话落实到几年前,也就不会有超级污水渗坑的今天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多处超级污水渗坑的形成就是一笔硕大的历史欠账,单靠地方政府的治理决心和治理能力,恐怕难以纾解渗坑之困。鉴于严峻现实,笔者认为,当务之急是地方政府要主动担负兜底责任,积极行动起来,采取两条腿走路的原则,一方面根据环保部的主导协调,各地各部门联动,制定整治方案,加快治理进度,出钱出人出力,先对污水渗坑来一个歼灭战,遏阻污水渗坑的环境污染,减轻对周边环境的影响;另一方面查找污染源,固定证据,跟踪追击,对导致污水渗坑严重污染的责任单位和人员实行依法追偿,严厉追查失职渎职、懒政怠政的责任人,让其分别付出破坏环境、危害公众、玩忽职守的法律代价。

  未雨绸缪远胜于亡羊补牢。即将实施的民法总则明确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只有将绿色发展理念作为一项基本原则,才能成为所有民事活动的遵循和司法判断的准则。总结超级污水渗坑形成的惨痛教训,在今后的各地政府考核中,不妨加大环境工作所占的比例,实行重大环境事故“一票否决”制度,并发动群众、强化监督,提升环保意识,将环境治理端口前置,杜绝新污染源的产生。

  “坑”是有形的,超级污水渗坑犹如华北大地上的一道道疮疤,触目惊心;“坑”也是无形的,超级污水渗坑污染环境、危害公共健康,损害地方政府公信力,降低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治理渗坑污染都迫在眉睫,千万不能再让超级污水渗坑放任自流,继续“坑”民“坑”政府了!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