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描绘法官生活的真实画卷
——长篇法治小说《心照日月》读后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中国法院网发布时间:2017-04-21 10:43:10

  张军民

  江南春日,西北冬末。

  窗外难见阳光,白雪茫茫。双休取消,重回很久以前每周休一天的时光,为挤出时间来读退休法官吴亚频的《心照日月》一书。入行十年,这是笔者读到的第一部描写法官生活的长篇小说。在几乎被文坛忘记的角落,法官文学的身影,终于历经几十年漂洗,开始显现。为公安、检察、监狱系统所占的法治文艺中,法院终于开始发声。十年前甚至更早有《大法官》《刑庭法官》《基层法官》,虽有涟漪终难如《便衣警察》等,法治文学几乎淡忘了法官这个群体。法官群体内外的缄默,使法官和法院神秘化,甚至在猜疑怀疑中,都听不见法官的辩白,剩下的只是沉默的前行。无论新闻和宣传多么如火如荼,终究抵不过文学形象的鲜活动人、持久入心。穿越时空的文学经典,令人一读再读,影响人生和世界,这正是文学的力量。

  在迈向法治中国的历程中,基层法官在人间烟火中,以法律为标尺丈量人情冷暖,以法律所蕴含的公平和正义坚守世道人心,情怀和理想令他们成为物欲横流中的异类,但他们依然如苍茫暗夜中的一星烛火,燃烧着温暖着道德遗弃的角落,照亮蒙冤受屈失望绝望的心田。不谈家国天下,只以身边纠纷的解决为己任,沉默中勤勉躬耕,沉默中砥砺前行。清贫如何丽娜、蒋建方、邹晓义者,坚守的却是这个世界的底线和脊梁。在文学形象的阵列中,却没有这样一群人,是法官自身的悲哀,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哀。笔者一口气读完《心照日月》,尽管以阅读经验而言,这部作品离经典还有一定距离,人物形象的塑造还可再完善,但我的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因为在《心照日月》中,我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十年来所经历的酸甜苦辣,依然不忘初心,始终坚信理想会实现,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法治中国的目标会越来越近。《心照日月》的结尾,不就是我们的心声和期待么!

  笔者与该书作者吴亚频法官初识于福建东山,她留给人的印象是娴静优雅。读其《清流飞花》,始知其外柔内刚,弱肩抗天平,柔心主正义,为解纷止争,吃得苦中苦,受得罪中罪。退休后,她依然难忘职业生涯,为法治鼓与呼,为理想奋斗,《心照日月》的问世,堪比其受领天平勋章。后记中,她提到了那些已经离开的同行,在面对这些文字时,尽管这是极端个例,但我依然庆幸自己还在,尽管这个冬天没有几天晴朗,但我尚可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还可憧憬余生。《心照日月》的叙述,平实朴素,没有大奖作品的惊世技巧,也没有媚俗迎世的搞笑戏谑,描写的是基层法官的日常,仅着力叙述了两起案件的办理,洋洋万言,相信读过的基层同行,没有不唏嘘感叹的。大江南北、黄河上下,从东南沿海到西北边陲,基层法官的遭遇何其相似:被当事人寸步不离地跟随,当事人扬言到家门前烧纸钱,当庭撕毁笔录、传票,面对监控视频画面死不承认自己藏匿了证据,拄着拐杖的当事人隔段时间便满楼喊叫法官……法院楼内、法庭门外,面对情绪激动的当事人,只有请警察出面解决,即便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己也做不得主。万千纠纷恩怨化解之功,毁于一件上访缠访闹访案件。

  脱下法官服,法官也是百姓,也关心柴米油盐酱醋茶,却不能像多数百姓一样只惦念一日三餐,使命和责任已浸入其骨髓,涵养着心灵。法律是百姓维权的武器,却从来不是法官的“软猬甲”;法官是活的法律,有时却未被尊重,在一次又一次的伤心后,有坚忍不拔的何丽娜,也有陷入泥潭的邹晓义,还有不得不离开的汪琳。卢梭说:“我想要生来自由,死亦自由。”“人们如此服从法律,以至于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撼动法律那值得尊敬的枷锁。”但现实却是人人都只希望“枷锁”锁住法官,自己要么旁观,要么肆无忌惮地污蔑,尖锐刻画自己嘴脸的同时,我们仍然看到持法而行、秉法而为,心存良善别具理性之眼的大多数。去年十月,笔者终于在有生之年瞻仰人民英雄纪念碑,细雨濛濛中,仰头再仰头,走远再走远,才看见纪念碑的全貌,要看清群雕,却要走近再走近。在法治的里程碑上,十几万基层法官不正是那些群雕,要走近再走近,才能看清楚他们,而要观整体,则需远距离仰望。基层法官自己写自己,也许只有离开,站在结束与开始的地方。回望《心照日月》,法律人亦在法律的庇佑之下,才不负法之寄托,不枉为法代言,托举起法治的丰碑,在守护公平和正义中方得自由。

  《心照日月》中描写的现实如此残酷,以致压力下的邹晓义割破生命之腕。有人说人类在解决了人与物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后,最重要的是解决人与自己内心的关系。公安文学发展至今,从最初的破案显智勇,到牺牲奉献,作家的笔触已经不断转移,开始由外而内,不断探究警察内心人性世界,试图给出心灵安放之地,比如胡玥的某些作品。以法官为叙述对象的作品,尚未发展至此,吴亚频女士给出这样的结局,私以为意义深远,又在司法改革深入推进之际。相信《心照日月》必将带来法院文学的繁荣,弥补法官缺位于法治文学的遗憾,令更多人懂法,亦懂法官。

  (作者单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玛纳斯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