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原则”纳入基本原则适应现实需求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4-20 09:26:24

  你该知道的民法总则·权威访谈

  法制日报记者 蒲晓磊

  民法典被誉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作为民法典开篇之作的民法总则,经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

  作为中国民事立法史上的里程碑,民法总则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至今回忆起立法期间的一些时刻,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仍然记忆犹新。

  3月8日下午,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吕忠梅拿到了民法总则草案四审稿。当看到“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这一规定恢复为“基本原则”之后,她终于放下了心。

  长期关注环保问题的吕忠梅认为,21世纪的民法典与19世纪、20世纪的民法典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必须回应一些现代问题,生态环境问题显然是典型的现代问题之一。

  在吕忠梅看来,绿色发展理念的核心是“经济要环保,环保要经济”。

  “要把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相互有机地协调起来,贯彻绿色发展理念既不能单靠民法,也不能只靠环境法,必须有多个法律领域的沟通与协调。我们既要认识民法和环境法的不同,又要找到它们之间的接口。通过确定‘绿色原则’将绿色发展理念贯彻和体现在民法典编纂中,就是在做对接。”吕忠梅今天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一波三折终于写入基本原则

  2016年6月,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审。在向社会公布的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保护环境、节约资源,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这一条被称之为“绿色原则”。

  这一规定在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的草案稿中,依然存在。

  二审期间,一些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保护环境、节约资源、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值得提倡,但是在“基本原则”章节中作出规定,不如在“民事权利”章节从民事权利行使角度加以规范,更为适当。

  2016年12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三审的草案稿将“绿色原则”从基本原则中移除。将其放在民事权利一节且与其他内容合并,规定为:“民事主体行使民事权利,应当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弘扬中华优秀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一修改,不仅大大降低了绿色发展理念在民法中的地位,由民事活动的基本原则变为了行使民事权利的公共义务,而且其内容也被大大限缩。

  三审稿面向社会公开后,多位代表和学者发表意见,认为在基本原则部分恢复“绿色原则”更为合适,也更符合中国国情和现实需求。

  吕忠梅也是众多呼吁者中声音很高的人之一。

  吕忠梅在收到面向全国人大代表征求意见的三审稿后,以书面形式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提交了修改建议和专门论证报告,建议恢复“绿色原则”。同时,也在不同形式的征求意见会上大声疾呼。

  最终,在提请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中,“绿色原则”重新回到了第一章的基本原则部分。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在关于民法总则草案的说明中,对于规定“绿色原则”的理由作了特别表述:这样规定,既传承了天地人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优秀传统文化理念,又体现了党的十八大以来的新发展理念,与我国是人口大国、需要长期处理好人与资源生态的矛盾这样一个国情相适应。

  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包含“绿色原则”的民法总则,其规定为: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

  “绿色原则”可成为司法判断准则

  谈到积极呼吁将“绿色原则”放回到基本原则的理由时,吕忠梅坦言,只有将绿色发展理念作为一项基本原则,才能成为所有民事活动的遵循和司法判断的准则。

  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吕忠梅即开始研究环境法与民法的关系。在她看来,环境法产生于传统民法的不足,但“解铃还需系铃人”:一方面,如果民法不对民事活动施加环境保护的义务,无法遏制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另一方面,对因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导致的个人生命健康以及财产损害,如果不在民法中作出明确规定,污染破坏者的法律责任则无法得到有效追究、受害者也得不到充分赔偿或补偿。如果民法典中不规定相关内容,即便环境保护法等法律有了规定,也难以执行,尤其是司法机关在审理案件时会遇到极大问题。

  比如,环境保护法第64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造成损害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承担侵权责任。”如果侵权责任法不作相关规定,环境保护法的这一条就会落空。实际上,我国现行的侵权责任法只规定了“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民事责任,没有规定“破坏生态”造成损害的民事责任,就可能出现因生态破坏遭受的损害,法官找不到法律依据而无法作出支持受害者的裁判。这个问题需要到民法典分则编纂时才能加以解决。

  “现在,民法总则规定了‘绿色原则’,如果法官在审理案件时再遇到类似情况,就可以依据绿色原则来作出判决。绿色原则可以为法官寻找立法的本意或者法律价值取向,通过法律目的解释裁判具体案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吕忠梅说。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