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古人的祭奠诗文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4-17 09:57:31

  胡勇

  每一个清明节,各个陵园墓地大多都挤满了熙熙攘攘祭奠逝者的人们。许多人甚至不远万里前往陵园墓地烧纸上香,以表达对逝者的哀悼思念之情。

  当今,前往陵园墓地烧纸上香的祭奠方式已成为大多数国人的选择,人们对此似乎也已习以为常,视为理所当然之事。然而在古代,祭奠方式却并非如此单一。许多古人、尤其是古代文人并非选择前往墓地烧纸上香的祭奠方式,而是以写诗作文来抒发心中对逝者的哀悼思念之情,遥祭安葬于远方的亲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苏东坡这首《江城子》,就是在无法前往“千里孤坟”的情形下写就的广为传诵的哀悼亡妻王弗的诗词。在诗中,苏东坡淋漓尽致的抒发了自己对于爱妻的痛彻心肺的思念。据记载,王弗十六岁时嫁给苏东坡,之后两人情深意笃、形影难离。然而,王弗却因病不幸早逝,使苏东坡的精神受到沉重打击。十年之后,历尽仕途坎坷的苏东坡依然对亡妻梦牵魂绕。满腹思念和悲凉发而为诗,成就了这首千古名篇。

  与苏东坡同朝代的另一位高产诗人陆游,不但写出许多激扬慷慨的抗金诗篇,还留下许多悱恻哀婉的祭奠诗。陆游与其表妹唐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两人的婚姻却因婆婆干涉而最终离散,给陆游留下了终身的伤痛。

  梦断香消四十年,

  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

  犹吊遗踪一泫然。

  陆游在75岁高龄时再次来到当年与唐琬一起嬉戏的沈园,触景生情,写下了这首悲怆悱恻的祭奠前妻的诗篇。

  事实上,古人不但留下大量祭奠诗词,而且还留下很多祭奠散文,欧阳修的《祭石曼卿文》、王安石的《祭欧阳文忠公文》,就是其中的名篇佳作。然而,最为感人至深的,当属韩愈的《祭十二郎文》。

  十二郎是韩愈的亲侄子,两人从小相依为命,承担着韩家一脉单传的接续香火职责。然而,十二郎却意外病逝。噩耗使韩愈肝肠寸断,他怀着无限悲伤写就了这篇如泣如诉的祭奠文章。

  “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吾实为之,其又何尤!彼苍者天,曷其有极!自今已往,吾其无意于人世矣!当求数顷之田于伊颍之上,以待余年,教吾子与汝子,幸其成;长吾女与汝女,待其嫁,如此而已”。

  韩愈在文章中没有用骈四俪六的华丽词句铺排逝者的生平事迹,而是用行云流水般的质朴语言向逝者倾诉了自己痛不欲生的情感。韩愈不愧是文章大家,其炉火纯青的表达,使读者深受感染、悲从中来。

  尽管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现在有了汽车、高铁、飞机等交通工具,人们可以快捷到达千里之外的陵园墓地烧纸上香。然而我认为,祭奠逝者的方式依然应当多种多样。学学古人们的做法,用诗文表达一下对逝去的亲朋好友的哀悼与思念,也许对于发扬逝者的优良品德来说比烧纸上香更有意义。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