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如何治理公款消费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4-13 10:30:12

  刘峰

  “三公消费”(因公出差出国、公务用车、公务接待)一直是群众意见比较大的问题,据说,“三公消费”的规模已经逼近万亿。随着《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和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中央显示了治理三公消费的巨大决心和力度。在本文中,我们来看看古代的公款消费以及古代的政府是如何治理这一“老大难”问题的。

  著名诗人王维的名作《送元二使安西》几乎是童叟皆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个“元二”,就是在兄弟中排行老二的元姓人士,是王维的朋友、同僚,当时因公出差,目的地是安西都护府,位于今天的新疆地区。王维在渭水边上给朋友送行,当时的天气也很应景,刚刚下过一场晨雨,用来迎来送往的政府宾馆前的杨柳青翠欲滴,空气清新,令人心旷神怡。大诗人触景生情,诗兴大发,一个劲儿地劝酒,“哥们儿,再来一杯,等出了阳关,可就没这些老朋友陪你喝酒了”。这首《送元二使安西》就是王维的劝酒词,相当于现在酒桌上常说的“感情深,一口闷”。

  讨论古代的公款消费,为什么扯到王维身上来了?其实,诗中呈现的就是古代公务招待、公款吃喝的一个场景。元老二因公出差,同事们送行,是人之常情,也是官场上的礼节,这种钱肯定不用自己掏腰包,单位给报销的。员工给老板跑腿,而且一跑就是几千里,大老板,也就是皇帝不表示一下,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早在唐代以前的南北朝时期,公务招待就已经形成制度了。当时有一种“迎新送故”的制度,就是说新官上任和前任离职,都要搞个欢送会,费用由地方财政负担。而且,为了表示对前任的尊重,在他离职后的三年之内,以前任职的地方政府年年都要给他送点礼物,拜拜年,聊表寸心。这种做法还是比较有人情味的,不是人一走茶就凉,要凉那也得三年后了,大家都过了心理适应期。当时的地方政府还有专人负责这件事儿,职位就叫“送故主簿”。

  到了隋唐时期,公务招待的制度就更健全了。招待所、政府宾馆就不用说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搞起了内部食堂,最讲究的当然是中央国家机关的食堂。当时,每当举行朝会的时候,也就是皇帝接见地方的重要干部,主持召开中央国家机关干部大会,或者接见外国使节,就举办宴会,招待自己的员工和管理人员吃一顿,叫做“朝食”。能吃上这种朝食的,都是有一定级别的干部,级别不一样,待遇也不一样。像首相、部长这些正国级、副国级、省部级干部,到专门的高级餐厅去吃,称为“堂食”,后来的食堂大概就是从这来的;级别低一些的干部则吃普通的工作餐。在唐代,这种公务招待有财政专项资金支持,叫做“公廨钱”。

  古代公务招待的名目非常多,比如升官了要招待,称之为“烧尾宴”;从虚职转入实职要请客,叫做“开印宴”;参加科举考试考中了也要喝酒庆祝,叫做“琼林宴”。一开始,这种宴会都是考生们自己凑钱办的,后来为了显示皇帝的恩宠,就由政府出钱,变成公款吃喝了。在宋代,为新科进士们举办的宴会规模盛大,皇帝也会出席,地点就在皇宫御花园中的“琼林苑”,所以称之为“琼林宴”。

  其他诸如官员出差,下基层视察、调研,公务招待都是难免的。通常是由政府的宾馆(“馆”)或者招待所(“驿”)来具体承担招待任务。从古至今,公款消费之所以居高不下,愈演愈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地方干部为了巴结上级,迎来送往,招待规格层层加码,礼品馈赠节节攀升,造成公务招待的费用不断膨胀,国家财政不堪重负。明代嘉靖年间的一位国防部长兼监察部部长叫翟銮,他代表皇帝去慰问边防部队官兵,这一圈转下来,收的礼物竟然装了一千辆车。

  古代的当权者也认识到了公款消费恶性膨胀造成的危害,不但让国家财政收入大量流失,被官员们挥霍浪费、中饱私囊,而且地方官把负担转嫁到老百姓头上,搞得民怨沸腾,威胁到了政权的稳定。汉景帝就曾经颁布禁令,严打下基层的官员接受宴请、公款吃喝的行为。如果发现了,马上撤职。大家觉得这种处罚太重了,到了地方,跟同僚们一起吃个饭,是人之常情,因为这点事儿就撤职,那太不近人情了。于是,汉景帝出台了新的规定,想吃可以,但吃完了要自己出餐费,赔偿国家财政的损失。

  在汉代,对于政府的招待所和宾馆,也出台了严格的管理措施,杜绝超标准接待和铺张浪费的问题。因公出差的时候,要到驿站食宿,必须有介绍信,按照级别高低享受不同的待遇,级别高的,吃饭的时候可以有酒有肉;级别低的肉减量,酒没有。

  宋代的时候,因公出差的人员食宿有统一的标准,吃饭要拿就餐券,叫做“券食”,按照规定的标准用餐。超过了标准,或者私自接受地方政府的宴请,那是要依法治罪的。对于那些公款吃喝,又找三陪的,更是严惩不贷。就算是私人宴请,找了三陪,也要“杖八十”。台州知州唐仲友就因为宴请自己的亲属,包括老丈人、小舅子之类的,宴会持续了一个月,花一个铜板都要报销,还招妓、嫖娼,被大学者朱熹给举报了。

  草根皇帝朱元璋是铁腕反腐的,对于公务招待这块卡得也很严。如果不是办理军国大事的人,各地政府招待所是不能招待的。至于公车,也就是驿站的马匹、船只,也不能随便动用,必须符合驿站使用条例(《应合给驿条例》)的规定。不过,再严格的制度还是要靠人来执行,只要领导人的决心、魄力足够大,手段足够硬,铺张浪费的歪风邪气还是能刹住的。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