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清明时节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4-05 10:09:40

  何俊

  又到清明时节,我那吹唢呐的爷爷!

  您就这样永远地离去了吗?我那吹唢呐的爷爷。今天,我却怎么愈来愈感觉到您的真实存在呢?

  听奶奶说:新中国成立以前,爷爷靠一把唢呐解救了全家的饥饿。那把唢呐吹走了乡村凄凄惨惨的岁月,吹走了乡村尸布一样悲凉的生活。

  哦,爷爷。乡村是一曲激昂的乐曲,而您是乐曲上的一个跳动的音符。是呀,乡村的男女老幼哪个不记得您吹唢呐时,那张绷得很紧的胡子拉茬的小红脸呢?

  有一年,乡里推荐爷爷去县城参加农民艺术节。在偌大的舞台上,爷爷把食指按在唢呐孔上后,闭着眼睛,运足力气,鼓着腮帮,把一双眯缝的小眼鼓得溜圆。他一边摇头晃脑地吹着,一边跟着动情的曲调扭动着自己的身子。仅一会儿,爷爷的脸就变得通红,像一个像烧红了的煤球。霎时,从爷爷的唢呐声中,一个个跳跃的音符在空中穿梭起来,那凄婉绵长的声音震撼着装饰一新的剧院,震撼着人们的心灵,震撼着古老的小城。未等爷爷吹完《毛哥相亲》这段乐曲,人们便报以热烈的掌声……”

  爷爷名声大振了!爷爷这个吹唢呐的绝艺成了“县宝”。爷爷还因此当上了县政协委员。从此,全县每次有什么重要的活动,都少不了爷爷和他的那把唢呐作为保留节目。

  爷爷就这样成了县里大红人后,乡里和村里“招商引资”或者有其他什么重大活动,乡亲们谁家有红白喜事等,总是忘不了邀请爷爷到他家“撑门面”和“凑热闹”。爷爷性格直率,为人坦诚,办事公道,忠厚正派,方圆十里内村民家庭及邻里之间发生了一些解决不了的大小矛盾,都接爷爷这个“公众人物”到现场“判调结合”“调解优先”和“快审快结”后“判后答疑”,使当事人心服口服,以和为贵,定分止争,以求“案结事了人和”。

  然而,爷爷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有生以来却遭到了一次莫大的奚落。

  那是村里一家“体面”人家办喜事,爷爷被请去“凑热闹”,但这次“演出”中居然没有他吹唢呐的节目。

  我好奇地踮起脚尖在人缝里看热闹。只见几只大小不等的铜号金光逼人,奏出的乐声如土雷炸响。一位分不出男女的“披肩发”扭着屁股,摇晃着脑袋,用手指指地又嗲声嗲气不知在唱还是在骂着什么……

  我环顾一下四周,始终没有看见爷爷。

  于是,我一阵小跑回到家后,看见爷爷正背靠着墙角,伤心地抚弄着那把唢呐。透过他那凄迷苍老的眼神,几滴浑黄的泪珠滴在他捧着的唢呐上。爷爷摸索着用衣袖胡乱地在唢呐上揩了一把。这支唢呐的铜皮已经黑糊糊的了,岁月不老唢呐声不老而爷爷却老了。

  爷爷独自一个人耷拉着头在喃喃自语着……

  过了好一会,爷爷一眼瞥见了我。蓦然,他像一位受委屈的孩子,用颤抖不停的手一把将我搂进怀中,用那双粗糙的手抚摸我的脸颊。我从他那模糊的雨帘里看出:他好像要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从此,爷爷再也没有吹过唢呐了。

  哦,多少个月圆的夜晚,爷爷摸弄着唢呐,如摸弄着岁月的苦涩。偶尔,他流着泪痴痴地发呆。啊,爷爷把一切都浸透在唢呐声里了,可如今,唢呐声断了……

  爷爷辞世的那天,给儿孙们留下了临终遗言:“那狗日的‘洋枪队’,可千万别为我吹打呀!”

  于是,那把孤独的唢呐,静静地躺在爷爷的身边;喧闹的乡村,将爷爷和他的唢呐声一同埋葬。

  我那吹唢呐的爷爷,又到清明时节!

  (作者单位:湖南省安乡县法院)

(责任编辑:奚天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