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法律人家族的春节记忆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17-02-06 09:40:55
  

图为沈宗汉(中)及其女婿叶勇伟(右)、外孙叶沈翔(左)。

  

图为薛夷风(左)及其丈夫周东平(右)和女儿周苇航(中)。

  

图为陆立才(右)和陆波(左)。

  法制日报记者 尹丽

  作为国人心目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往往带有浓重的家族印记。家人团聚、拜访亲戚是人们关于这个节日的共同记忆。对于法律人而言,自然也是如此。

  在我国,三代人以上从事法律工作的家族并不多见。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因为法律工作难得的代际传承,令一些法律人家族的春节有了别样味道。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寻访三个法律人家族,为读者朋友讲述他们的春节记忆。

  三代人乐做法律咨询17年

  在不少家庭,贴春联的习俗已被忽略。但在叶勇伟家中,贴春联仍然作为一项传统保留下来。不仅如此,近两年,叶勇伟还在小区挥毫泼墨,为邻居书写春联。

  小区居民大都知道,叶勇伟不仅字写得漂亮,还热心于用法律知识助人。49岁时,叶勇伟受岳父沈宗汉影响,开始攻读法律,之后就职于上海某律师事务所。

  沈宗汉是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参与了我国民事诉讼法起草工作。2000年,退休后的沈宗汉在上海南星居委会办起了法律咨询工作室,向附近居民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服务。17年过去了,这个工作室仍在运转。除沈宗汉外,工作室的常驻法律专家还包括叶勇伟和他的儿子叶沈翔。同外祖父一样,叶沈翔也是一名法官。

  一家三代法律人义务提供咨询,很早就传为美谈。叶勇伟告诉记者,即便是春节期间,法律咨询服务依然不间断,“随时待命”。曾有人在小年夜登门拜访,想要咨询自家房产纠纷事宜,得到了热情接待。

  “不是简单地告诉对方,怎么办法律手续,而是要通过咨询服务达到最好的效果。”叶勇伟举例道,一位女士前来咨询离婚事宜,他耐心询问后,发现问题出在夫妻双方缺乏沟通上,于是给出了如何更好相处的建议。最终,这个家庭重归和睦。

  因为声名在外,小小的工作室常常吸引远道而来的咨询者,其中还有九十多岁的老太太。春节时,得到帮助的人们要么上门拜年,要么通过电话、短信等送来祝福。但他们送来的礼物、礼金——哪怕是一袋红枣,都被退了回去。叶勇伟说,这是沈老对后辈的要求。

  在叶沈翔眼中,自家春节与别家并无多大不同。只不过聚餐时,一家人难免在饭桌上讨论案件,“比如,聊聊新的司法解释是如何规定的”。而不管讨论什么问题,一家人都“特别讲民主”。家庭法律氛围之浓厚,让叶沈翔年幼的儿子有时也会拿起塑料小锤在桌上敲打,口中念念有词:“开庭!你们都不要说话啦!”

  三种春节折射时代变迁

  在厦门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薛夷风的记忆中,自己亲历了“三种春节”——从基本没有春节概念、甚至把春节形容为“噩梦”,到直起腰板过春节,再到一家三口在淡淡的书香中享受宁静的春节。

  薛夷风之所以有这样的经历,与其家族成员、时代变迁有着密切的关联。

  薛夷风的祖父薛仲春早年在福建法政学校、南京司法官训练所学习,毕业后担任福建省高等法院推事、第一庭庭长等职。父亲薛人也是法学专业出身,在厦门大学文法学院攻读法学,先后在福建省公安厅、民政厅工作。上世纪80年代,薛人做过一段时间的刑事辩护律师。

  这样的书香门第可谓令人羡慕,但在知识分子不受重视甚至被歧视的特殊年代,却恰恰相反。“文革”期间,薛夷风的祖父去世,其珍藏的书信、字画和书籍也被付之一炬。也因为祖父的身份与遭遇,一家人抬不起头来。“都是爷爷害的”,薛夷风曾心生埋怨。后来,薛人带着一家人在闽北生活,年节时,别家热热闹闹,薛家格外冷清。

  改革开放后,随着知识分子地位的提高,薛人一家的境遇有了很大改善。一个细节是,“母亲在被人欺负时,会吵架了。”薛夷风回忆。渐渐地,祖父薛仲春也不再是家中闭口不谈的人,他时常出现在讲给后辈的故事中,是位饱经风霜、令人尊敬的老人。

  对于国家走上法治之路,薛人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中国一定会富强起来,他对女儿说。他希望,女儿能沿着前两代人没有走完的法学之路继续向前。

  1987年,薛夷风实现了父亲的心愿,成为了家族中又一位进入厦大法学院就读的成员。她回忆自己刚入大学时,收到父亲的来信:My only daughter(我唯一的女儿),根据中国法律,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可以谈恋爱了,如果你拍张与男朋友的合影寄过来,我会给你一笔恋爱费……

  1991年,薛人去世,未及见到1994年出生的外孙女周苇航。如若老先生天堂有知,他或许会因外孙女的选择而分外高兴——周苇航放弃了保送重点大学外语专业的机会,考入厦大法学院,延续了家族的法学情缘。

  在进入法学院后,周苇航对国际法产生了浓厚兴趣,立志从事法学研究工作。薛夷风告诉记者,女儿很努力,春节也在读书。近年来,一家三口通常在厦门过年,平凡、清静却也乐在其中。

  为了更多人更好地团圆

  “我的印象中,春节期间家人没聚齐过。”陆波说。作为江苏省常州市拘留所的一名二级警员,他极少尝到阖家团聚的滋味。

  陆波的祖父陆凤翔是常州监狱的一名离休干部,父亲陆立才生前在江苏省常州市拘留所工作。在一次媒体采访中,陆波得知祖父对父亲的教导:“我们家里,要坦坦荡荡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对孙辈,陆凤翔亦有叮嘱:警察职业虽然稳定,但是和其他职业比,会有收入、工作条件等方面的落差,要耐得住寂寞。

  十余年带病坚持监管工作,2013年,陆立才最终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但这位公安英模的精神仍以“陆立才工作室”的形式存在并延续着。只是,在陆凤翔面前——尤其是春节期间,因为怕老人伤心,全家人都不敢提起他。陆波至今也还在遗憾,竟没有与父亲拍下一张两人身着警服的合影。

  春节期间,陆波的看押任务较往常更多。刚参加工作的头几年,大年三十晚上他都是坚守岗位,只能打个视频电话给家人拜年。看到微信朋友圈里别人家的团圆饭照片,他说:“我就安心地当个观众吧。”

  受警察家庭氛围的影响,陆波自幼便产生了对警察职业的向往。考上警校那年,陆立才送给儿子十个字:责任、忠诚、使命、信仰、牺牲,并未过多解释,只要他自己体会。

  “从工作中,我已经体会到了父亲话中的深意。”陆波说,“虽然那么多个春节我不能和家人聚在一起,但这是为了让更多人更好地团圆。”

相关文章